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16章吾乃解氏女,怎可缺席!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刘立本就是来找事的,又怎么可能会怕,他冷哼一声宣泄出炎之血煞罡气,不闪不避地对撞上去。

    两股文武之气登时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震动九霄的轰鸣声,整个前院瞬间夷为平地。那一瞬间,都城里的人隐隐听到两个声音。一个好似水龙吟,一个堪比恶鬼笑。

    当人们抬头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一股文气和一股罡气在天空里盘旋拼斗。

    文气清正浩大、澎湃宏盛,好似有一双无双妙手,把一江水墨在天空上挥毫,下笔如刀,刀刀不容情。

    罡气恶似血海、炽比融铁,仿佛烘炉里炼化的恶鬼,猖狂跑到人间做恶,在满怀恶意的狞笑声中,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人间四月天总部小楼,星辰睡得正香,感应到这两股气势,登时睁开眼睛,从榻上一跃而起,推开窗户折身蹿上房顶。

    盯着那股炎热血红的罡气,她支着下巴自言自语:“噫,瞧着好生眼熟啊。”翻一翻脑海,却又没有相关记忆。

    正百思不得其解,旁边传来夏池的声音。????夏池在她身边坐下:“不可能见过的,你大概记错了。刘立这十年虽出过几次手,但你往往不在都城,恰好回去了,不曾亲眼见过。”

    星辰猛一拍手,醒悟道:“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这股子蛮不讲理的血腥味儿,可不是跟刘立那个人一模一样么。啧啧,真是甚么人练甚么功夫。”

    都城重地,是禁武区,越是修为高绝者,出手越是谨慎。盖因为修士动起手来,破坏力超强,犹如台风过境一般,太容易造成灾难。要打架可以,出城往外深山老林您随意挑哪儿都可以,但是城里不行,打坏了东西,就算你愿意赔,重修也是一桩麻烦事。

    因为这个缘故,她基本没见过几次高手过招,关于刘立的就更别提了。而在深山老林里打架斗殴的高手们,她也没那个本事凑太近。

    搞清楚这一茬,星辰才有心思琢磨另一位。见那股文气浩然清正,由文气推及品性,她无可无不可地随口揣测:“这家伙人品好像还可以?”

    儒修的人品不能一概而论。儒家倡导入世治国,就算是奉行愚民政策的儒修,修炼出的文气也都是清正浩大模样。概因儒家惯会做表面文章,大多都是华而不实夸夸其谈的伪君子。嘴上说来一套一套的,做起来却不行不行的。

    再说了,搞政治的,都干净不了。

    而且西楚的儒家风气,对女性也不太友好。她私心认为儒家老头子们,很有必要向西方的衣冠禽兽们,学习一下何为对女性的绅士风度。

    夏池道:“那是太叔澜。”

    星辰心里顿时生出一种『这也太尼玛巧了』的卧槽心情。这位少师大人是不是天生就欠缺一点运气?生了一个天生坑爹的儿子不说,还阴差阳错地沦落成疯狗刘立的目标。

    这人都是甚么运气?

    文气在都城上空激荡,夏池看得气血激昂。他跃跃欲试地道:“你打算甚么时候给他下战贴?”

    夏池嘴里的他,指的自然是刘立。

    星辰锋利的眉梢一扬,笑道:“登场自然要万众瞩目才好。我睡觉之前,稍微问候了他一下,怎料他居然如此激动?”

    她的精神力能感觉到,刘立的罡煞之气有些失控。大概是被她送去的信息刺激到了。

    骆魁也窜到屋顶上来,在星辰的另一边坐下。他不可置信地追问:“你甚么时候去找的刘立,居然借口睡觉偷溜出去?!”

    “哈,我亲自上门去问候他?跌份不跌份?我的问候,是通过这个。”星辰竖起剑指,潇洒地比划一下自己的脑袋。

    骆魁执着的认为妹子又在胡诌,他抻脖子看夏池,怀疑夏池就是那个帮忙跑腿的狗腿子。他的想法简直写在脸上,教人一眼就能看明白。

    夏池高冷地道:“不是我。”

    骆魁不信地盯住他。

    星辰解释道:“这是我大脑里的一种力量,阿兄你没有的。”

    骆魁他曾经上当太多次,在那被妹妹压榨蹂躏的童年岁月里,他学会了审慎和警惕。一脸你接着胡诌,我看你能诌出个甚么来。

    硬要追根究底。

    “你倒说说,甚么力量是我没有的?”

    “智商和脑子。”

    夏池冷不丁地道。

    星辰正在想,该怎么形容精神力是一种怎样的力量,元神也不恰当,阳神阴神更不对,当世现有的百家学说里,并没有一个比较贴近的解释。猛不丁听到夏池给出这么一个神回答,她忍俊不禁蹦出半个笑声。

    ——要完!

    戳中大哥脆弱的玻璃心了。

    骆魁杀气狂彪:“夏池,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聊一聊!”

    夏池看别人打架早就看得心痒难耐,当即道:“正合我意!”

    两人默契地蹿走了。

    孤伶伶被留在屋顶上的星辰,自我反思了一秒。她明明就是很认真很负责的在解释,绝对没有想要捉弄调戏大哥的意思,怎么事情还是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呢?

    这绝对不是她的锅!

    人间四月天的首席楼主,得知自家坊主又发疯了,试探地来搬星辰这个救兵。

    星辰吭吭哧哧半晌,红着小脸道:“多谢妈妈关心,不过没事的。男女之间,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姐姐和姐夫交流感情呢,姐姐下手有分寸的。我阿姐说,姐夫的性子……呀,我跟您胡说这些做甚么!总之,妈妈用不担心。”

    做惯了老鸨的楼主,自然明白男女间那点事。她一脸了悟:也是,能看上他们坊主的人,又能是甚么正常人呢?

    星辰吩咐道:“让伺候的人别靠近,我到城里去玩玩。”

    隔绝了阿兄的消息来源,她拍拍屁股跑路了。溜溜达达出了门。到了街上,混进人群,甩掉缀在后面的人。星辰换了一身行头,站在瓦舍的屋顶上,看着东方天空里激荡的文气和罡气。

    旁观高手过招的机会,怎可轻易错过?

    刘立这么赏脸地回应,她怎好不给面子?

    她唇角含笑,足尖轻踩,御风飞驰在瓦舍的屋顶上。

    ——吾乃解氏女,怎可缺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