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15章强词夺理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刘立刚到少师府邸,和田统领前后脚。

    太叔澜面不改色地拱一供手:“刘侯爷。田将军。侯爷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失敬失敬。管家,上茶汤。”

    管家见主家来了,忍不住松口气,宣威侯刘立在都城声名赫赫,有着可使小儿止哭的偌大威名。他杀人不眨眼是出了名的。小儿怕他,大人更怕。

    见主人心知肚明,管家便没有多话,命婢女奉上滚滚的茶汤,带着仆人离开,守在书房外面。

    刘立一副武将的粗人做派,大马金刀屈起一条膝盖,盘坐在案几后面的软垫上。又不是和少师府多亲近的人家,他一点也没有上门做客的基本礼节。

    他神色冷酷地道:“少师大人,本侯知道你们儒家废话多,但本侯事忙,没闲工夫废话,咱们痛快说话,谁也不耽搁谁。本侯找你儿子有事相问。”

    “不知侯爷欲问犬子何事?”太叔澜面带微笑,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刘立对于凤仪的安排,内心是有些微不满的。一则月庙妖兽杀人案本就是个由头,方便他离开都城用的,这妖兽到底是不是受御兽师指使,还是一桩未定的悬案;二则就算是有御兽师指使,也不一定是当年那个御兽师。????但是眼下君命已出,他所能做的,便是在完成君命的基础上,把事情扯到解氏余孽上,给他制造一个出行的机会。

    本以为还需要废一些功夫,可谁教事情就是机缘凑巧,太叔夜他偏生就刚从青梅县回来!青梅县是甚么地方?就是当年烛渊崖的左近之地啊!

    于是刘立想也不想的来了。

    来是来了,但太叔澜这么一问,他却有些麻爪了。太叔夜并非他平日所杀的人,也并非他以往处理的人。前者地位不如他,命如草芥,想杀便杀;后者君命在身,不想死,也得死。对于太叔夜,以往的手段,是行不通的。

    还得有个恰当的理由。

    这些年替凤仪办事,他不光杀人去了,跟儒家酸儒们打得交道多了,脑袋和口舌也今非昔比了。

    他很快想到了一个自认为再恰当不过的借口:“李司寇家的小娘子,接到你儿子太叔夜的信约后,去了月庙死在那里。本侯问他几句。”

    太叔澜呵呵一笑:“此案已被君上交给田统领,却不知侯爷以甚么身份过问,可是君上另有吩咐?”

    田统领在一旁安静如鸡,仿佛没有听到自己被提及。

    刘立狰狞一笑,炽热的血煞之气顿时在书房里翻涌:“李司寇的女儿死不死,怎么找死的,都不关本侯的事,但是妖兽杀人,本侯便要过问一二。”

    宣威侯刘立厌恶一切猫类,是都城人人皆知的事。不管是普通猫也好,还是妖猫也罢,宣威侯见之则杀,闻之则杀,另可错杀三千,也不会放过一只,但凡养猫的人家,宁可绕行十里远路,也绝不愿跟宣威侯打照面。

    太叔夜开口道:“父亲,原也不是甚么大事,既然侯爷想问,但问无妨。”

    自家儿子一向有主意,不用人操心,太叔澜宣示了一下自己这个靠山的存在感,便把剩下的事直接交给儿子太叔夜处理。

    他含笑道:“犬子年轻气盛,还请侯爷多多包涵。”

    刘立诧异地看了一眼坐得稳如泰山的太叔夜。他的炎之血煞罡气,有多么霸道炽烈他很清楚,年轻一辈里能受住的屈指可数。而太叔夜不仅受住了,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他还道太叔夜的名声,都是小娘子们追捧出来的,没想到还有两分真才实学。

    刘立收起了心底的轻视,不客气地问:“李五娘死前收到的书信是你的吗?”

    太叔夜神色淡淡:“我从未给哪位女子写过书信。”

    刘立不信,嗤笑一声:“儒家尽是伪君子,你说没有就没有?也要拿出证据,让别人相信才行。也罢。信是不是你写不重要,李五娘认为是就行了。据我所知,她死于妖兽之手的那晚,你恰好出现在青梅县。那可是个妖兽横行的地方,这是不是太过巧合了一点?”

    太叔夜平静地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刘立暗地诧异他的心性之沉稳,想着该怎么设计太叔夜使之入局,面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

    他道:“太叔公子出身儒家世族,应该知道顺安县是个反地,当年本侯奉命诛灭解氏一族,便有异兆预示解氏的贼心不死,成群的妖猫袭击本侯的军队,导致一二余孽侥幸逃脱性命。”

    解氏一族诛灭案,一直是西楚上下不敢提及的禁忌。十年过去了,凤仪君位已稳,这些年也渐渐有人说起这桩旧事,却依旧不敢明目张胆。这还是第一次有当事人说及此事,而此人还是西楚国君的心腹,当年制造血案的刽子手。

    田统领擦一擦额头的冷汗,他不敢知道这种隐秘,谁知道甚么时候局势会变?君上的心思谁也说不准。

    太叔夜垂眸不语。成王败寇,仅此而已。翻开史书比比揭示,只看当权者做的干净不干净,漂亮不漂亮。看凤仪这些年的行事,并不像那种肚量狭窄眼界局限的君王,然而当年却连妻女也不放过,倒底是留下了一个怎么也无法辩解的污点。

    非儒家倡导的仁君所为。

    这也是大家一直讳莫如深的原因。

    若非这些年凤仪的执政手段一直十分宽和,恐怕西楚如今的局势又大为不同了。

    太叔夜的脑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这些念头,一边听刘立说话。刘立说道:“当年若非御兽师干涉,解氏余孽如何能逃脱得过?如今他们卷土重来,本侯这次绝不会放过他们!这天下能御兽之人不少,但御兽师却罕有。本侯必会揪出他们,一雪当年耻辱!”

    刘立眼神冷酷,盯着太叔夜:“青梅县与顺安县唇齿相依,是一山两地的兄弟关系。妖猫当年也曾袭击过青梅县的几个村庄。太叔公子一去青梅县,便有妖兽在都城杀害人命,实在是让本侯无法不产生这样的联想。”

    这般强词夺理给人定罪。

    “刘立,你欺人太甚!”太叔澜拍案而起,勃然大怒。体内的儒家沛然之气,如浩浩江水一般,澎湃倾泻到刘立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