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14章九世天煞孤星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太叔夜说起奉承话也是一派淡定沉稳:“儿子从不怀疑这一点。但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要娘亲这般护着,如何在阿弟阿妹面前树立兄长的可靠形象呢?还请娘亲把这个机会让给儿子,就让儿子请手处理这件事吧。”

    花瑾从不怀疑自家儿子的本事,对自家儿子几乎是盲目信任。

    她不雅地翻个白眼:“你还不知道你阿弟阿妹有多崇拜你?他们才不会因为外面的一点胡乱造谣,就怀疑自己的亲生大兄是个大坏蛋!”

    “他们是不会。”

    太叔夜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花瑾嗔怪道:“哪有你这样夸自己的!怎么感觉你出去一趟,嘴巴也甜了,脸皮也厚了,难不成还能是柏青先生教你的?阿娘记得柏青先生可不是这样的性子。”

    太叔夜微微一怔:“有吗?”

    提起厚脸皮,他脑海中不由闪过星辰那张脸,真是嬉笑怒骂信手拈来,真真假假让人分不清楚。前世今生他见过的人中,单论脸皮的厚度,无人比得上那个小孩。????有人说谎,会带着恶意;有人说谎,会带着愧疚;有人说谎,会带着忐忑;有人说谎,比真诚更真;只有星辰,似乎不论说甚么干甚么,都是一派纯然的真实。但你若当真,就上当了。

    太叔夜总有办法转移母亲的注意力,三言两语便把人哄去厨房准备晚膳。

    换洗一身后,他来到父亲的书房。太叔澜早已等候多时。见儿子进来之后,行了父子之礼,便自顾自的沏药茶,还只沏了自己的那杯,让他这个做老子的,抻着脖子闻香干望着,便知儿子在生气。

    太叔澜闻着茶汤的香气,馋得口里生津。谁教他儿子有这么一个好手艺!

    他暗暗咽下唾液,维持着父亲的形象道:“怎么不说话,还在怪我因那点子流言就把你叫回来吗?”

    太叔夜一拂广袖,拾起杯,轻嗅袅袅茶香。他神态怡然地回答:“不至于。”他的所作所为完全不像自己嘴里说的那样。

    太叔澜挥挥手,让伺候的人都下去。他不好指责儿子说一码事,做一码事的可恶行径,毕竟他这个做父亲的,这次做的不太厚道。

    他哼了一声道:“我还不知道你?就你那点小心眼子。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可别再惦记这次的事。”

    太叔夜赏脸似地问:“哦,不知是甚么消息?”

    太叔澜气得绝倒,心里腹诽,这小子的气性必是随了他娘,好一会儿才平心静气下来,说:“你离开都城有些时日,不知风向变化。你师公在青梅县收徒的消息,自打泄露出去之后,这都城里就开始不消停。没两日,就出了月庙妖兽杀人案。”

    君子不言人是非。鉴于亡者是一名女子,事涉女子名声,能不提及亡者名字,就尽量的不提及。哪怕李五娘这个称呼不是闺名。

    太叔夜想不通关窍,蹙眉沉思:“怎会如此?”

    任何风波和冲突,或为情,或为利,总有个由头。按理来说,柏青师公收徒的消息就算传出去,太叔家也该是被求情的人踩破门槛才对,又怎会反倒成为了第一个要对付的目标?

    太叔澜没料到一向敏锐的儿子,这次反应居然这么慢。他隔空点一点太叔夜,无奈地提点道:“你啊你,事到临头犯糊涂。他们所虑者,仅一事尔。”

    他点到即止。

    太叔夜思忖片刻,理不出头绪,并没有舍不下脸面的少年人自觉,坦然地道:“还请父亲指点。”

    重新给茶壶续上水,给父亲烧了一壶茶汤。

    太叔澜反倒诧异了,开始怀疑儿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以至于影响到了智商。

    他用狐疑的眼神打量太叔夜半晌,见他气色还好,只略有一丝赶路后的疲惫,才道:“因为你呀!因为你跟着你师公,他们担心你改换门庭,拜入你师公门下。你师公虽说有教无类,但是对于收真传弟子有多严谨,你是知道的。他们更知道!”

    太叔夜顿时恍然。

    他不由露出一丝苦笑,这个判断上的失误,是由于前世的经验造成的。前世他的命格人人皆知,九世天煞孤星,刑克父母亲友,不煞亲友,便煞己身,命中注定孤独一生,是天生的玄门道种。他五岁便拜入玄门,成为师父的真传弟子,那时从不曾有人,会有这个担心。

    九世天煞孤星,一世一死劫,二世两死劫,三世三死劫……前世是他的第九世,便有九次死劫。第一个死劫,便在他五岁那年。

    那一劫,母亲替他挡了半数,从此缠绵病榻。而今生,他于五岁那年重生,命格发生变化,九世天煞孤星之相,似满似缺,时真时幻,如今遇到星辰,更是完全化为一片混沌。世人不知,自然会担心。

    太叔夜很快恢复平静。

    他们的担心和提防虽然很没道理,却十分符合某些人的阴暗心思。

    现世不比古时,儒家地位颇高。

    周五百,崇礼学。春秋列国,百家争鸣,阴阳、儒、墨、法,纵横、名、杂、兵,诸家学说兴盛。秦千年,尚法家。律法大行天下。

    儒家一直不受重视,直到大楚帝国建立。

    楚尚儒,八百载。儒家被抬高到一个无与伦比的地位。其后因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事件,引起十二家学派联合反抗,导致大楚帝国在三十年前灭亡。如今西楚复国之后,虽然不再高调提出罢黜百家学说,甚至国君凤仪更不计前嫌,启用农、兵、法家等学派人才。

    但如今西楚儒道之昌盛,其他各家流派生存依旧艰难。道佛两家,离尘出世,遁入山林;其他流派也是如此,要么低人一等呆在西楚,要么前往北晟东昭寻找生存土壤。其中改换山门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这么一说,好像人家这样怀疑,好有道理,很可以理解的样子呢。

    但太叔夜是谁?他是那么能理解别人的人?是那么能够宽容别人错误的人吗?

    “我看起来像是会背叛师门的人吗?”他这样说道。

    面色看起来淡然极了。

    把太叔澜看得嘴角不停抽搐,忍不住暗暗为得罪太叔夜的人点蜡。父子俩正谈论着,忽然有仆人匆匆而来。

    仆人说:“老爷,内卫军统领田统领求见。”

    太叔澜这几日称病在家,虽不曾参加今日的大朝,却并不代表不知道朝上发生了甚么事。

    他回头对太叔夜笑道:“这个田游亮为人滑头得很,不敢不给当今杜少傅的面子,便自作聪明,死皮赖脸要把为父这个当今少师强拉去打擂台。走吧,看他这次使甚么把戏。”

    父子俩来到前院书房,却见房里不止田统领一人。

    还有一座煞神——宣威侯刘立!

    :备注:本章中提出的作品背景,诸如周五百年、秦一千年、楚八百年,纯属故事背景架空需要,小天使们不可照搬现实中的历史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