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13章太叔夜回府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凤仪也是这般想的。他颔首道:“区区一个女子死去,却使得都城风云暗涌,幕后有指使者是一定的,东昭贼狗觊觎大楚之心不死,他手下有一两个御兽师效命也不稀奇,怕只怕东昭与夷越三部有所勾结。”

    刘立因利趁便,借机引出下文:“君上圣明。夷越三部的苗伽族,与东胡联盟的格鲁吉亚部落,都擅于御兽,只恐他与东昭结盟。臣是个鲁莽武夫,倒没想到这个。”

    但他必然是想到甚么才会来求见。于是凤仪好奇地问:“你所虑者为何?”

    刘立便道:“君上可还记得十年前解金枝之女失踪一案?”

    凤仪闻言一怔,都多少年的事,他早已抛之脑后。当年他更名换姓,潜入解玉旗下做事,后来更是娶了解玉的女儿晨光公主解金枝,做了解玉的驸马,筹谋多年终于拿下解玉的地盘,以此恢复大楚河山。

    凤仪认为刘立的担忧可能性极小。

    解玉是弘安丰源人。弘安郡是解玉的发家之地,连当地的世族杜氏都被打残了,可见解玉对自己老巢的控制有多深。作为解党帝都的丰源县,更是被防守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若非他直接打入内部,想成功也是难如登天。

    那段时间若有其他势力出现,很容易引起他或者解玉的警觉,毕竟他正在图谋大事,正是警惕行事的时候,而解玉也不是蠢人。????退回一万步说。

    就算解金枝的女儿没死又如何?他如今已今非昔比,就凭解氏留下的小猫两三只,早已经奈何不了他。

    但凤仪知道刘立的心结。以刘立的功勋,封个公侯也是没问题的,然而当世封王论爵,不是单看功勋,还论个人武力。刘立从武道,修炼多年,也只是六品。六品便只能封侯。

    凤仪的脑中想着这些,也没耽误和刘立说话。他道:“孤记得。你当年怀疑妖猫叼走了孤的女儿,孤当年认为妖猫如何懂得养孩子,那孩子多半已是死了。怎么,你认为她还活着?”

    刘立道:“妖猫当然不懂养孩子,可是人会养啊!若是妖猫为人所御使,孩子自然会好吃好喝的长大。臣左思右想放不下,欲返回顺安县重查一番,望君上准行。”

    早在西楚立国之初,丰源县就改名作顺安了。

    凤仪起身在殿内走了两转,最近都城内风起云涌的,说实话教他有些安心不下,虽说刘立并非他手下武力最高的人,却是最忠心于他、用起来最顺手的人。如今刘立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倒让他有些舍不得放人。

    但是刘立的状态也确实越来越差。凤仪沉吟道:“回顺安未必有用,他们不可能在原地等你来抓。倒是可以查一查李五娘身死案,找出那个御兽师,看有没有其他线索。这世间御兽师难得一见,只有找到他们的同族,方或可问出一些内情。”

    正好他也想暗查一下,都城里的这股子邪风,到底是打哪儿刮起的,又是出自谁的手笔?虽然最初他是想派别人调查此事,但既然如今事赶事的碰上了,那就交给刘立得了,相信没人会比刘立更上心。

    有了决断,凤仪便道:“刘立,孤不信妖兽害人,只有人,才会处心积虑的害人!孤令你密领此事,给孤好生查一查,看看是谁在这都城里兴风作浪!”

    “喏!”

    刘立领命退下。

    太叔夜被父亲一连三道信函催促回家,及待回了少师府邸,连口茶水也没喝上,便被管家请到了后院。隔着大老远的距离,他身体深厚的真气,就促使他听见了母亲的河东狮吼。

    “太叔澜,人家这样冤枉你儿子,你也不说为自己儿子分辨两句,不相干的人遇到点麻烦,你倒热心得很,作得花团锦簇文章,为他们仗义执言,怎么到你儿子身上,你就成了哑巴,只知闭门谢客?”

    “阿瑾,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我可没看见甚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只看见我儿子的名声都被糟蹋的不成样子了!再说了,既是清者自清,我为何要闭门不出?那也该是那些混蛋造谣者羞愧得不敢露头!那个李五娘我也见过的,她如何堪配我家阿夜?还不知她从哪里弄到阿夜书信的呢!”

    一向能言善道的太叔澜,被妻子堵得哑口无言。

    他一向知道妻子的体贴和明理,往常听说别人的妻子如何离谱,他还甚是得意自己娶了一位贤妻,哪知今日才知道。再明理的女人,一旦生起气来,也可以这样不讲理。蛮不讲理和无理取闹,简直就像是她们骨子里的天赋,待到用时便可以信手拈来。

    太叔夜一路走来清静得很,连蚊子都没看见一只。主院的仆人都安静地侍立在院外,不敢像个木头人似的,杵在里面听主人吵嘴。

    看见太叔夜走过来,仆人都规矩的行礼道:“大郎君日安。”

    管家站在院外不走了。太叔夜一边迈退朝里走,一边容色淡淡地问:“阿墨和阿萱呢?”

    管家回答:“十七爷带出去玩了。这两日十七爷常来,总带小娘子和小郎君出门耍上半日。”剩下的半日,主母是不跟老爷吵的。

    太叔夜一听就明白了,十七叔大概是受父亲所托,带阿弟和阿妹出门避祸去了。家里闹到这样地步,可见父亲的日子不好过,但是他一点也不同情。

    因妖兽杀人案而引起的这点风波,相较于十年前的风起云涌而言,实在不是一个档次,父亲完全有能力解决,却故意借这个机会把他催促回家,若非他要回来查一些星辰的陈年往事,他才懒得回来替他解围。

    太叔夜刚进主院,太叔澜就发现了。

    他如同获救般,叫了一声:“哎呀,阿夜回来了!”

    花瑾顺着丈夫的视线望过去,顿时喜笑颜开,急忙提着衣摆迎出来,拉着宝贝儿子打量了又打量。眼泪盈盈,直道瘦了。

    冷不丁想起外头的流言蜚语,又后悔儿子不该回来受这趟气。她怀疑地看一眼丈夫,问儿子道:“你不是陪柏青先生去了吗?怎的突然回来了?”

    太叔澜瞥一眼儿子,在一旁捻胡须。太叔夜没有揭穿父亲,一派淡定地道:“听说都城有人借我的名声生事害人,便回来瞧瞧是怎么回事。”

    花瑾怒其不争地横一眼丈夫,护犊子地冷哼一声:“子虚乌有的事,阿娘我一人就能摆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