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12章刘立心魔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残月如血。

    又是冬月,又是寒岭。

    刀剑林立的崖岭上,到处是一片锋利寒冷的银白世界。

    刘立在冰冷刺骨的雪地里逃窜,身后有个巨大的黑影在追逐,它充满残酷杀意的吼声里,隐藏着锐利的刀锋剑刃,随风的呼啸一起攻击落下。

    刘立走投无路转身回头,扬起手中的虎翼刀,想发出最后拼死一击,然而转身的瞬间,他却看到一张近在眼前的悚然猫脸。

    那张毛茸茸的猫脸上,冷酷眼瞳似人类又似野兽,正用充满杀意的眼神凌迟着自己。它蓦地发出一声大吼:“喵嗷——”

    我来了——

    刘立大叫一声从梦魇中惊醒。????他大口喘息几下,狠狠一捶床面:“可恶!”

    又是这个梦。

    而且梦境越来越恶化,他听到了迫近眼前的宣战号角声。那叫声所代表的含义,在强势宣告复仇的逼近,仿佛山谷回音般在他耳边不停回荡。

    这时,屋外隐隐传来几声细软胆怯的猫叫声。

    刘立霎时扭头看过去,隔着紧闭的门窗格子,能隐约看见有个黑影蹲在外面。他一脸狰狞地抄起放在枕边、即使睡觉也不离身的爱刀虎翼,伴随怒呵一刀砍过去。

    “我说过府里不准养猫!”

    火焰般的刚猛刀气,横扫千军般刮过房间,摧枯拉朽地破坏了卧室里的一切,木制家具、金银摆件、青铜酒器、陶瓷茶具等所有物品。刘立站在焦黑的废墟上,瞪着那双可怕铜铃怒目,审视着主院里的每一个人。

    他眼睛里的每一根红血丝,都浸透着嗜血的杀意:“是、谁、在、养、猫?!”

    管家和一干守夜的军士,齐刷刷跪在庭院里,他们一个个都说身躯魁梧的大汉,此刻却都颤抖得好似秋天里的落叶。

    管家颤声道:“侯爷,府中无人养猫啊。”

    刘立大踏步地走上前,怒声挥舞着爱刀:“放他娘的屁!我耳朵没聋!”

    管家胆颤地道:“猫是没有,人却有一个。”他的视线一转,落在刘立的脚边。刘立顺着管家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自己的侧后方,倒着半扇焦黑的房门架子。

    透过零星剩下的碳化格棱子,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具焦尸。

    那是一名跪在房门外面的女婢。当时顷刻被炎烈的罡气笼罩,只来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哀声,便在转眼间被炽烤成一具焦尸。

    管家道:“今日侯爷要上大朝,眼见时候到了,侯爷您还没起,我便让这婢女来叫您,本想着侯爷觉沉,声音小了,怕唤您不醒,便想着她的嗓门大,还算得用,没想到到了侯爷面前,这女婢居然胆小如鼠,说话的声音比不得奶猫子大,倒害侯爷听差了!”

    刘立盛怒中一脚踹过去:“这满院子的军士守着,还用你另外跑去叫个不中用的娘们?”管家被一脚踹得飞起,撞到游廊的廊柱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半晌挣扎不起身。满院军士无一人敢大喘气。

    不中用的娘们。刘立心里咬牙发恨。他居然被个连娘们都不是的女婴给唬住了,还一唬就是这么多年,遗祸成心魔,害他止步于武侯,甚至隐有武道跌落的迹象!

    不能再耽搁了,必须找出那丫头,务必除之后快!

    而眼下就有一个送上门的机会。刘立冷静下来道:“伺候本侯更衣上朝!”

    西楚国每隔旬日设有大朝,鼓楼九响之后,三孤九卿文武大臣静立在文华殿中,西楚国君凤仪乘坐五爪龙辇上朝。

    随侍止步于玉阶之下,凤仪独自一人走向国君宝座,他身着华贵的银蓝色冕服,头戴九旒君王冠冕,长长的晶珠微微晃动,奏出一曲清脆悦耳的君王风颂。

    凤仪坐在君座上,威严地审视阶下的臣卿,沉声道:“孤听闻,都城里近日发生了一件奇案,引得城中百姓人心惶惶,可有此事?”

    刘立心中顿时一轻,就是此案,只要君上在意就好。

    都城内卫军统领出列道:“回禀君上,确有此事。前日二月十九观音诞辰,李司寇的千金横死月庙,此案案情离奇,乃妖兽作案,又牵连甚广,卑下还在调查中,已略有发现。”

    凤仪的语气不咸不淡:“你说的发现,与太叔夜有何关联?”

    国都夏城乃是天子脚下,没有甚么是能瞒过凤仪的眼目。李司寇之女离奇死亡,涉事的几位郎君和小娘子,出身都非同一般,他们所在的家族在西楚举足轻重。阴谋者顺水推舟,把事情越扯越大。

    凤仪不满内卫军统领的推脱与无能,居然还闲不够事大,把漩涡外的太叔家也一并扯下水,逼着太叔澜把儿子连夜召回。凤仪倒不是护着太叔家,只是觉得内卫军首领不思为君分忧,食君俸禄,却行尸位素餐之举。

    内卫军统领听出不满,脸冒冷汗道:“李五娘生前十分爱慕太叔公子,她离奇出现在月庙,应是去见甚么人,婢女证言五娘子曾收到一封书信,当晚十分欢天喜地。那书信的笔迹却是太叔公子的,是以叫太叔公子回来自证清白。”

    内卫军统领心知自己必须给出一个能令君上满意的说法。因为太叔夜那时留在青梅县,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太叔夜有极大可能是被陷害的。

    凤仪瞥一眼装聋作哑的不置可否地道:“限期三日,找出凶手,否则这内卫军统领一职你也别坐了,让给有能者吧。”

    议事完毕,退朝之后,刘立求见凤仪。

    凤仪在侧殿宣见。刘立参礼后道:“君上,此案恐怕不简单。”

    “哦,你想到了甚么?”凤仪示意刘立坐下说话。

    刘立跪在案几后的软垫上。他身为凤仪心腹,暗地为凤仪做了许多不可对外言的事,比别人更明白凤仪的心思,所以他心知,凤仪在朝堂上的言行,已足够说明对此事的在意。

    这个案子就是他除去心魔的机会!

    刘立沉声道:“李五娘死于妖兽之手。至于杀死她的是甚么妖兽,目前还没有定论,有说是猫类妖兽,有说是犬类妖兽,也有说别的。臣觉得是甚么妖兽其实并不重要。夏城乃我西楚国都,是天下脚下,文气鼎盛,儒道兴昌,等闲妖兽根本不敢靠近!”

    “小小妖兽缘何胆敢出现在人族胜地?”

    他只要把此案与解氏余孽扯上关系就足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