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11章四人会议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第三,人间四月天预备丢手,大家各提名一个买家,争取热热闹闹地过渡,让他们高高兴兴地尽情投入;第四,准备大干一场吧。庄主我修炼遇到了瓶颈,预备向夏城的大儒们伸出求援之手,请他们慷慨解囊把家族秘藏借我一观,相信他们会乐于无偿相助的。”

    她痛心疾首地失去了当世第一高手风柏青这条线,只能退而求其次想其他方法描补一二。

    说完上述四个内容,星辰轻叩桌面总结陈词:“以上。有疑问的说,没疑问的过。”

    春湖推一推玳瑁单边镜片,一副冷静理智精英脸开口道:“我有个疑问,为甚么一定是庄主?馆主这一称呼,来源于草婆茶馆,庄主来源于哪里?我并不记得有批准通过关于山庄建设财务支出的文件。以及,提议将称呼改的更为霸气一点,比如改为殿下或者宫主。”

    每次提到称呼问题,春湖总要来这么一遭。星辰把额上的青筋用力摁下去,挤出满面菊花褶子似的笑容:“草婆婆如今住在蝴蝶谷的庄子里,我自然就是庄主了。称呼是什么并不重要,顺其自然就好。大家说呢?”

    夏池目光炽烈地道:“附议春湖提议。霸气的称呼才配得上主人!”

    “两票赞同。那么接下来是大郎君。”春湖锐利的目光偏移两寸,落在首次出席星辰集团会议的骆魁身上。

    看见次席上的骆魁,春湖的目光不由微微一滞,却见骆魁一副黄花大闺女惨遭蹂躏痛失清白的灵魂出窍表情。????他进来的时候,骆魁表情如此,现在依旧如此。春湖疑惑地看一眼夏池。夏池鄙视地瞥了一眼骆魁,嘴里轻嗤一声懒得解释。

    他的举止却刺激到了骆魁。骆魁和夏池从小看不对眼,生平最恨之事,便是夏池那充满轻视的嗤笑。夏池一嗤笑,骆魁登时一个激灵就醒神了。

    他条件反射地怼回去:“夏池,你这用嘴放屁的习惯甚么时候能改改!”

    夏池是个一点就炸的性子,便要拔刀动真格,春湖在桌底踹他一脚,对骆魁讲明前因后果,彬彬有礼地问道:“大郎君,您的意思呢?”

    骆魁的脑子纷乱如麻。会议开始之前,他刚和妹妹星辰有过一番恳切的交谈,问明了夏池的身份,以及人间四月天的主要营生。

    人间四月天是个快活林,服务目标主要针对男人,吃喝嫖赌,诸家百戏,各样玩乐,各般戏耍,可谓做到了行业里的极致。骆魁并不是一个甚么都不懂的无知小郎君,他掌管陶城几家客栈饭庄也有七八年,江湖里下九流经历过,武林中上九流也见识过。

    他很明白夏池和人间四月天在都城的份量,正因为明白,他才久久无法平静。他以为自己这些年,已经做到一个好哥哥,然而事实是,距离做个沉稳如山的可靠兄长这一目标,他不仅没有拉近距离,反而越来越远了。

    骆魁不仅苦笑了一下,但很快,用力抹一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星辰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做秦楼楚馆的幕后主人?若是被人知道了,世人会怎么说她?那些三姑六婆的嘴,那些刻薄酸儒的笔,到时会怎么编排她?骆魁简直不敢想。

    这个锅即使重如山岳,他也一定要试着抗起来!

    想是这般想,但一想到自家妹子如此胡来,骆魁心里也止不住一阵阵的暴躁,顿时泄愤般的,单纯只为反驳而反驳。他恶狠狠地咬牙道:“附议春湖的提议!大庄主这个称呼,根本体现不出我的英明睿智!”

    春湖立刻拍板道:“三票同意,一票反对。关于首领的称呼问题,『庄主』这个称呼,不通过。那么同意以『宫主』为称呼的举手投票。”

    “同意!”夏池第一个举手。

    公主?骆魁却打了寒噤,这不是自暴身份吗?心里一着急,他大声道:“不行!不能叫公主!”

    “反对的理由?”

    春湖见他如此激动,用手指推一推镜架。玳瑁镜片反射出一道冷冷的光。

    骆魁被那道冷光晃得心里一颤,除了面对生气的妹妹,他生平最怵的人,就是思维诡异的春湖。这都多少年了,这点心理阴影,原来一直还在。被春湖这么一吓,他的大脑顿时有点不在状态,这时平时饱受妹妹蹂躏的心灵,条件反射地替他圆场。

    他一本正经地振振有词:“公主那么娘们唧唧的称呼,怎么配得上我家妹子?!”他却不知自己这副表情,跟星辰平时忽悠人的表情有多像。

    春湖傲然鄙视脸:原来大郎君你也放弃治疗了吗?

    骆魁心里默默流泪,脸好疼,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在人生的错误道路上,已经无可挽回地越走越远了呢。

    夏池觉得骆魁说的有些道理,思忖片刻想不出甚么高大上的称呼,便问骆魁:“那你觉得叫甚么好?”

    骆魁哪知道该叫甚么才好,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便摆出一副深沉脸:“越是有底蕴的世家,越是低调,咱们在取称呼上,可以考虑到这一点。不如就叫『妖猫之主』?”

    他不经大脑地胡诌出一个。

    夏池断然反驳:“那还不如直接叫『主子』呢!”

    “宫主赛高!”春湖也坚持己见。

    三人争吵不下,逐渐发展成人参公鸡。

    星辰额角被摁下去的青筋,重新一根又一根地蹦出来。

    她一掌拍碎会议桌,骆魁三人顿时安静如鸡。

    环视三人一眼,她面无表情地道:“本庄主动用一票否决权。称呼属于私人问题,在无关大局的情况下,我有这个任性的权利。那么下一个议题——第三议案。按照杀死刘立与贩卖人间四月天两件事,把都城所有势力根据可利用性划分为四等。”

    春湖和夏池立刻拿出一叠厚厚的资料。资料用整齐干净的字体,抄写在光洁白净的青纸上。淡青色的纸张散发着一丝沁人心脾的草木芳香。

    资料被整理成四等份,传到在场四人的手中。骆魁看着手中的资料,不知所措地张了张嘴,但是看一眼早已开始埋头工作的妹妹和春湖夏池,他紧紧地闭上了嘴。

    不就是陶城的经历重演吗?干了!

    根据人间四月天目前所拥有的能量,能够辐射影响到哪些势力,再利用那些势力推动全局,从而达到多米诺骨牌效果或者滚雪球的效果。

    婴儿胳膊粗的明烛,燃烧得只剩短短一截时,详细的方案确定了;以及浑水摸鱼之时,对哪几个儒道世家出手,也排出了一份策划名单。

    星辰把资料扔到一边,活动两下胳膊腿,瞟一眼漏刻上的时辰,正是四更五刻钟点,是人最困乏睡意最沉的时候。

    她锋利的眉头冷峻地扬起,露出一个属于猎食者的兽性微笑。

    刘立,这十年,你的睡眠可好?

    我——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