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10章主仆相见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甚么样的女人有胆嫁给这个仿佛浸泡在鲜血里的男人啊摔?!#

    #我甚么时候有未婚妻了啊摔?!#

    这一刻,夏池的心声与众人的心声同频了。

    夏池内心纠结如麻,心情和神经却是习惯性的,一见到星辰就散发出,发自内心的放松和亲昵。这种情绪变化直接反应到他的身上,他面上的阴郁和狠戾不自觉地消散无踪。

    在场之人的心情也都跟着一松,有种性命得救的庆幸感慨,再看星辰的眼神,都跟看天使似的,好似星辰的脑袋上多了一个光圈。

    夏池声音柔和了许多:“累了吧?房间都准备好了。”

    他本想赶走车夫,自己去驾马车,却星辰的眼神暗暗阻止,于是委委屈屈地骑着马,踢踢踏踏地跟在马车边。

    等到星辰和夏池一行车马走远了,人群里才爆发起一阵阵热议。????“我的天啊,居然是疯子夏池!”

    “是谁这么作死把这位祖宗给招惹出来了?幸好他今天心情不错没有大开杀戒!听说他每次出门,走到哪里哪里就血流成河,咱们今天运气真不错!”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好奇夏池的未婚妻是谁吗?”

    不知情的人悄声向知情的人打听,眼前这个手持墨鞭,连皇城城门都敢闯的,叫做夏池的青年是何方神圣。

    便有知道的人科普道:“都说咱们西楚文风昌盛,特别是国都夏城,随便走在路上都会碰到一位大儒,但大儒爱惜羽毛名声,轻易不会祸害人的性命,然而别以为这都城里就是太平祥和之地,在这国都夏城过日子,须要知道甚么是三不惹九不沾。”

    有人心急地追问:“甚么叫做三不惹九不沾?”

    那人道:“三不惹与咱们平头百姓不相干,那是世族子弟在这都城行走的护身符,说的是这夏城里最最不能惹的五位贵人。金枝玉叶凤凰女,幽兰泠泠吐芬芳;玄中仙,天上月,东林西海大金鹏。”

    “九不沾说的是下九流的人。一流门皂二流巫,三流牙行四流戏,五流花婆六杂匠,七窝八贼九娼妇。诸位别以为这下九流,说的只是九个流道,其实不然,这里头还有细分。就算再三分个三九二十七,那也说不尽。”

    “是把世间七十二个流道,除去十三家以外的,三百六十诸行百业里的九成行当,都尽算在里面。九不沾说的就是这夏城里,三百六十行的九成行当,里面的九个魁首!刚才骑马闯城门的,就是这夏城里『人间四月天』的夏坊主夏池。他是戏、伎、赌、妓……”

    路渐渐有些远了,星辰收回精神力,抬头瞧一眼夏池。

    夏池骑在马上,心情依旧是懵逼的,小眼神时不时的飞一下,去瞟车窗里坐着的神秘蒙面女郎。蒙面女郎看他的眼神,好像带着冷飕飕的冰刀子。夏池回以森冷嗜血的危险笑容。

    把两人的眉眼官司都看在眼里,罪魁祸首星辰一点愧疚之心都木有。她趴在车窗边,一脸好奇地指着大街上的东西,东问西问,一副首次踏出家门不知世事的天真模样,好几次想要下车狂街玩耍,都被『阿姐』『温柔贤惠』地劝阻了。

    即便如此,半个时辰的路程,也被她拖延至两个时辰。

    人间四月天坊主夏池有个未婚妻和小舅子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夏城的地下势力里流传开。

    一回到人间四月天在都城的据点,进了院子,到了房间,骆魁便收起一身的『温柔贤惠』,一脸狰狞,伸手要拧星辰的耳朵。

    他的妹子真是要上天啊!居然一直在暗中跟他小时候的夺妹仇敌有联系!

    夏池二话不说,跟骆魁搏杀起来。

    一动起手来,夏池便从招式中认出,蒙面女郎是主人的阿兄骆魁,凭空多出个未婚妻的气顿时消散了,反倒有一丝丝同情倒霉的骆魁。

    两人都不动兵刃武器和内力,赤拳空手地你来我往,骆魁心里满腹怨气,不能冲宝贝妹子发火。即便发火也不会有用,最终受伤吐血的还会是他==。便把目标对准了夏池,每一拳每一脚都重得险些坏了桌椅。

    却都被夏池一桌一椅地抢救回来,免去他们前脚进门,后脚就传出家暴的流言蜚语,弄出厌恶未婚妻或者被未婚妻讨厌的传言,从而影响到星辰的计划。

    直到骆魁多少消了一些气,这场打斗才得以终结。

    骆魁面色不善地坐到一边。夏池这才有空和星辰打招呼。

    “恭迎馆主!”

    他单膝跪地,以手抚胸,昂着孤傲倔强的颈项,像是离群失散的孤狼终于回到自己的族群,激动地向狼王献上自己炽热的忠诚。

    骆魁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怎么回事?这是夏池想出来的,跟他抢妹妹的新招数吗?卧槽好不要脸!

    星辰满意地点头:“夏池,几年没见,你越来越帅了。起来说话!”

    “馆主,我还要在夏城呆多久?”夏池的身体像剑一样锐利笔直,说话也是直来直去,声音里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

    星辰笑眯眯地道:“我就是来接你的呀。这次取了刘立的性命,你这『人间四月天』夏坊主的身份就可以谢幕了。”

    夏池顿时精神了。

    骆魁闻言一惊,头皮发麻地问:“『人间四月天』是甚么?”这套路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好像是产业啊!可千万别落在他头上,他对这些没有一点兴趣,陶城那几家小产业就已经够他受得了!

    星辰不以为意地道:“男人消遣玩乐的地方。刘立如今位列宣威侯,是我那便宜老子凤仪的心腹,他一死,必会惊动凤仪。人间四月天太过显眼,谁爱要丢给谁,由他们争去。趁这次机会把内部清理清理,转到暗地里留作他用。”

    这是原因之一,之二,更有破命星主这一节的缘故。太叔夜那人比较邪门,刘立如今的身份今非昔比,这么大的事情,事后要瞒过太叔夜恐怕并不容易,只怕光凭零星的线索,他就能用脑子推出个七七八八。前世她就见过不少这种妖孽。

    她叹道:“人手还是太少了,到时还是交给春湖管理。这次也看看有没有顺眼的人,挑两个跟你们做做伴吧。”

    到了晚上一更时分,春湖来了。春湖长相清秀,身材颀长,他的气质不似东方人的内敛,倒有些西方血族的冷静理智执事风格。

    四个人在密室里,开了个小会。

    星辰坐在主位,支着下巴,懒洋洋地道:“这次会议的重点呢,有以下一二三四点。第一,『馆主』这名儿不能用了,草婆婆的茶馆关门了,从今儿起就叫我『庄主』吧;第二,刘立预计月内会死,该收的线收回来,别把咱们的人糟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