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9章坊主夏池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小李村外的山坡上,被村民用扫把赶出来的太叔夜一行,站在风里颇有几分凄凉。

    “属下等无能,请公子责罚!”

    玄一单膝跪地,自请领罪。

    自从玄卫被公子创立以来,这次真是被狠狠打脸了,居然被一个年仅11岁的小孩耍得团团转。错把一家三口妇孺,当做男扮女装的星辰公子一行,害得公子被村民误以为是登徒子,丢了好大的脸面!

    一想到刚才的场景,伟岸英明的公子居然被人扫地而出,玄一的心里就愧疚的无以复加。

    太叔夜却不恼反喜,能用这么促狭的方式对付他,说明星辰并没有真的生气,说明星辰一切的行为只是出于小兽自保的本能和警惕。并没有对他产生恶感。

    他轻笑道:“罚是该罚,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暂且押后。”

    他能用十年的时间,把星辰从周天星辰的隐匿之中推算出来,那么就能再用十年,赢得星辰的信任!????太叔夜翻身上马,勒马掉头道:“玄一,你亲自去寻找通明灵猴。”通明灵猴擅千里追踪,有了它,找到星辰并不是问题。之前没有找到星辰,通明灵猴便不着急,眼下却最好尽快找到。

    玄一领喏而去。

    “回都城!”

    太叔夜一声令下,黑衣玄卫齐声称喏,驭马如风离去。

    西楚国都——夏城,东门设有并排四个入城口,一个君王专用,一个专供贵族,剩余两座大小规模最次的城门,用于普通百姓通行。

    骆魁把车帘挑开一条缝,从窄窄的缝隙里,窥探右侧宏伟高大的城门。他冷笑道:“连个城门也非得分出个三六九等,才做了几年君上,屁股底下的位置稳当了吗?三国三盟未灭,就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享受君王的威严,还说复国大楚呢,我看他做梦比较快。”

    “阿兄,心里想想就行,别说出口叫人听见。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一块石头一颗草都长着眼睛耳朵呢。咱们在人家矮檐下,就得记得把头低一低。”

    星辰把玩着腕上的镯子。这只宽约一寸的墨色手镯,表面浮雕着流云水纹,看起来只是起个装饰作用,其实是一柄锋利柔韧的软剑。

    在科技如此低下的古代,居然能有如此高超的制剑工艺,甚至连前世她那个时代也没有这样的工艺水准,包括阿兄收到的袖箭,其锻造工艺也让人叹服。星辰不由有些好奇草婆婆的身份,若非这次收到临别礼物,只怕她和兄长还一直被草婆婆瞒在鼓里呢。

    骆魁听到阿兄两个字,手指头一抖,连忙把帘子放下。即使心里气得不行,这时倒记得把声音压得低低的。

    他气道:“你怎的又叫我阿兄?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是甚么装扮!”他现在可是一个明眸善睐的女子扮相啊,若是教人发现他男扮女装,他就不用见人了!

    星辰抬起头,冲骆魁无辜地眨一眨眼:“哦,我不小心忘记了。”

    骆魁横眉冷脸道:“我若信你,除非我的脑子被狗吃了!你就作吧,回头暴露了,咱俩都得横尸街头。还说草婆婆作天作地,祸害遗千年,我看你才是最作的那个!你看我脑袋上的包,临出门还被你祸害的,被草婆婆砸了一下,到现在还肿着呢。”

    提起这个,骆魁就气。

    一个说,崽啊活回来给我摔盆啊!

    一个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您老这么作天作地,我得等到什么时候哇!

    结果把草婆婆给气坏了,把临别礼物当成板砖,狠狠砸在两人头上。那一老一小,一个赛一个作,好好的道别,愣给整成斗殴,殃及到他这条池鱼,他招谁惹谁了?

    即便也收到了临别礼物,骆魁也表示他就是冤死了!

    贵族通道今日行得特别慢,磨磨蹭蹭地总有意外,守门官兵挑人找茬,看碟下菜,时不时招惹一个世家,好似一点也不怕踢到铁板。

    终于到了星辰这辆车。

    车夫递上路引。守门官兵瞧一眼路引,看见上面的世家专用花章,脸色顿时一变,跟同僚暗暗打个眼色,都肃起脸,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非要检查车里是甚么人。

    好么,这是被当成了软柿子那一波了。

    车夫暗暗塞给一块银子,好声好气地道:“是我们家大娘子和小郎君,因老爷新有所悟闭关了,替老爷来都城走亲戚的。”

    守门兵卒呵斥道:“你说是就是吗?揭开来给官爷看看!”

    说着伸手便去掀车帘。

    车里面星辰早听个一清二楚,骆魁噌地想拔剑,却被星辰抬起一只皓腕轻轻按住。她的耳朵微微一动,听到了大街上狂奔的马蹄声,便唇角弯弯地坐在车厢里等着。

    车帘子眼看被一点点挑起,马蹄声好像在跟兵卒的手赛跑,一声快过一声,一鞭响过一鞭,大街上的行人疯狂躲避,官兵们在竭力呼喝,但这一切都阻止不了,那个在城门前疾驰的青年。

    他驾驭马匹,越过兵卒,闯进城门,手持一条墨鞭,策得出神入化,神挡杀神,佛挡灭佛。

    掀车帘子的兵卒,听到动静回过头。就听一道破空声划破耳膜,就见一道黑影掠过眼前,掀起车帘的那只手,猛地一痛,被墨鞭紧缚,连手腕带手臂,扯地整个人飞起,像扔垃圾一样,被狠狠甩到一边。

    青年的眼睛犹如饿狼一样,阴郁狠戾地扫视过官兵。他的视线扫到哪个官兵,哪个官兵的身体便轻轻一抖。

    人流如织的城门口,一下子仿佛陷入了死寂。

    墨鞭青年的目光最终落在守门将官的身上:“是你想阻拦我的家人进城吗?”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每一丝声线里都涌动着浓郁的血腥气,挑动着人的每一个神经都在无声呐喊:危险危险!快离这个人远一点!

    守门将官冒汗如雨,一边摇头一边隐隐后退道:“不不不,夏坊主,这是个误会!这是个误会!”

    墨鞭青年轻声反问:“误会?”

    “对对对!”

    守门将官重重点头,以示自己的诚恳。天可怜见,他是真不知道,眼前这辆平平无奇的马车里,乘坐的居然是夏池的家人!不是说夏池已经跟家族断绝关系了吗?这莫名其妙的家人,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夏池似乎并不打算轻易相信这个理由,眼看气氛越绷越紧,就在守门将官几乎要忍不住拔出佩剑,先下手为强的时候,车帘子从里头挑起一角,钻出一张羞涩的小脸。

    小郎君星辰手里拽着车帘子,半遮半掩的小脸上,表情天真又惭愧:“姐夫,我跟阿姐离家出走投奔你来啦!”

    所有人皆是一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