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8章兄长骆魁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骆魁气道:“你送信说要闯荡江湖,我怎么可能放心得下,这不是连夜赶回来了吗!”他都已经做好追不上人的打算,没想到老天爷这次如此给力。

    星辰这才想起来,噫,好像确实有这么一码事。她总不能说自己要出门取一个老仇人的头颅吧,于是在信里说向往阿耶潇洒自由的冒险生活,要追随阿耶闯荡江湖的脚步。

    如果按照原定流程,她早就包袱款款地离开了,哪里会这么悲惨地被逮到?

    骆魁弯腰把星辰拎到马背上面,像老妈子一样碎碎念道:“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要带着草婆婆一起去闯荡江湖?骆星辰,你这是要上天,和太阳一起肩并肩啊!会个三招两式,打得过我,是不是就认为自己很厉害很能耐?”

    星辰听到这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的碎碎念,一脸的生无可恋。每到这种时候她总是很后悔,平时说话没顾忌,言谈间蹦出太多嘲讽,结果最后都用到自己身上。

    “我告诉你骆星辰,就你这三招两式,你也就打得赢我,没甚么好得意的,外面比你厉害的人,多得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我若不来寻你,你就由流星变成陨石,砸在地里死翘翘了!”

    骆魁也是气自己,连自个妹子都打不过,兄长的威严一直在摇摇欲坠的边缘。

    趁着他换气的空档,星辰赶紧说:“阿兄,婆婆睡着呢,要不咱们明天再说?”????骆魁冷笑道:“她睡得沉着呢!”

    老人家觉轻,怎么可能还睡得着?但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星辰暗道一声老奸巨猾,大声冷哼一声。

    草婆婆感受到那无言的威胁讯号,一骨碌坐起来:“魁子,我跟你讲,星辰她作孽哦,调戏一个好人家的娘子,结果踢到铁板,搞到连夜逃命哦!”

    骆魁不瞎,一眼瞧出,草婆婆在替星辰推脱。他的额头青筋一跳一跳:“草婆婆,你不要跟着捣乱,你明知道星辰是个女孩子!”

    草婆婆一脸无辜:“天地良心哦,那也要人家小娘子信的哦!你看她那风流模样,哪里像个小娘子?还没有你像咧!”

    骆魁被一箭暴击,血槽清空,白色魂魄从嘴巴里跑出来升天。

    星辰挑起阿兄的下巴,冲他眨一眨眼,她生的剑眉星目,也就是现在年纪还小,眼睛带着些杏仁圆,等再大几年长开了,这副作态摆出来,活脱脱是个调戏良家的登徒子。与她相反,骆魁虽然有个魁梧的名字,但论起相貌,却当得起美貌如花四个字。

    #我家兄长貌美如花系列#

    #我家妹子男友力max系列#

    世界恢复宁静,草婆婆心满意足地咂一咂嘴,瞬间秒睡。听着老人均匀的呼吸声,骆魁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略微艰难地问:“星辰,你是不是想去都城找你父亲?”

    星辰懵逼脸。那种人渣,要他何用?她忍不住问:“阿兄,是甚么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骆魁心酸酸地道:“你休想瞒我,你一直都在打听都城的消息不是吗?”

    他和父亲是知道星辰的身世的,当初宣威将军刘立没有找到星辰的尸体,大张旗鼓地翻遍了烛渊崖,也就是星辰和她母亲当年跳崖的地方。

    青梅县距离烛渊崖只隔数个山头。但凡临近烛渊崖的山村,全部被犁地三尺地翻了个遍。他和父亲住在山里,又有草婆婆遮掩,才瞒过了前来搜村的衙役。一直到如今,在青梅县人的认知里,星辰还是一个男孩。

    星辰望天翻个白眼:“我回去才是自找死路呢。解氏血脉都被他杀绝了,他又怎么会留下我?赶着杀我还来不及。要是哪天他大张旗鼓的说要迎回我,那绝对有大阴谋。”

    骆魁想了一回,觉得这个理由靠谱,却依旧不放松警惕:“那你真是想闯荡江湖?”

    “嗯哪,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骆魁冷酷地给她一个爆栗:“请求驳回!无监护人不得私自出行。”

    星辰一呆:“哥,你超神了,你甚么时候学会的监护人这个词?”

    骆魁从小吃星辰的亏,吃得够够的,对她的套路简直太了解了。她能一本正经地跟你掰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等把你弄晕头转向忘记前事,她转身拍拍屁股该干嘛干嘛。

    他冷笑:“少跟我顾左右而言其他,从现在起,你不得离开我视线之外。”

    “那我上茅厕呢?”

    “你是有小鸟的人。”

    “哥你之前跟草婆婆可不是这么说的!”

    “显然她是对的。”

    星辰意识到骆魁是铁了心,她想了想,刘立还不值得她那么慎重对待,多带兄长一人也并非护不住,而且破命星主的帽子如今被扣到她头上,那么兄长或许该多知道一些事情了。

    而且,她是不是可以趁机给自己争取一点福利?

    她奸笑道:“阿兄,你很清楚自己是看不住我的。”

    骆魁立刻冷笑着怼回去:“有本事你当着我的面走啊。”

    星辰噎了一噎。她确实不能那么做,如果在没有说服骆魁的情况下,偷偷跑掉或者大张旗鼓的靠轻功溜掉,骆魁能千里追妹的一头扎到江湖里去。

    江湖武林的水那么深,死个把人,连个涟漪都惊不起来。

    但是被这么怼了一句,星辰表示她身为妹妹的权威受到了挑衅,必须对兄长的霸权主义予以残酷无情的打击。

    她道:“阿兄如果非要去,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陶城是陶城郡的郡治,六街三市,生意热闹,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南门附近的茶楼上,二楼靠街的雅间里,黑衣劲装青年正在向太叔夜禀报。

    他道:“骆魁接到书信后连夜离开,有人看到他往青梅县的方向去,但没人看到他进入青梅县,如今不知所踪。附近城镇都没有看见疑似骆家祖孙两人或者三人成行的人。”

    太叔夜手抚竹简,凝眉沉思。带着一个老人,星辰会跑到哪里去?太叔夜的目光转向楼下,看着城门里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

    他的眼睛忽然一凝,吩咐道:“排查身边带着小娘子的老婆婆。”

    他的人手遍布镇城,却一直找不到蛛丝马迹,如果星辰扮作女童的话,倒有可能被手下忽略过去。可惜发现得有些晚,或许星辰早已溜了。

    一路晓行夜宿,几日后,到了陶城之外。城外三十里的一个小李村,这天来了一家三口妇孺,是个老婆子带着两个孙女,投奔亲戚来了。

    安顿好草婆婆,三人眼泪盈盈地道别。道了别,人走到门口。

    草婆婆在背后哽咽地道:“崽啊,婆婆等着你回来摔盆呢!”

    星辰扬起笑容一回头,草婆婆啪一下关上门,险些拍平星辰的鼻梁,把她一腔不舍的酸涩之情,拍成两个大写的卧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