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7章人去屋空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星辰早就准备离开青梅县。

    事实上若非意外得知柏青先生在此,她两天前的早上就该独自一人出发,去寻找刘立报仇。不过既然太叔夜能怀疑她是破命星主,迟早别人也会怀疑到她身上,如此她便不能一走了之,至少在走之前,要把草婆婆安顿好。

    她的身份太不经推敲,倘若被人追查,迟早会被人翻出,她是西楚国君当年那个想除却没能除掉的女儿。而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

    入夜之后,一个黑衣人唰地现身在寺庙的客舍里。

    黑衣人回禀道:“目标进了草婆茶馆,之后再没出来。那茶馆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婆子经营,人都唤她草婆婆。几家邻居说草婆婆有两个孙子,大的今年十八,叫骆魁,小的就是那个小孩,叫骆星辰,今年十一。兄弟俩有个父亲,长年在外。”

    太叔夜挥手道:“退下吧。”

    黑衣人退下之后不多久,院子里响起衣袂翻飞声。太叔夜在窗栏边看见来人,从容站起来行礼:“见过师公。”

    来人正是风柏青。????风柏青一身宽袖广衣,青丝挽起一半在脑后,用一片青布束起,两片长长的青布条和剩下的青丝一起,在夜里的冷风里翻飞。

    风柏青不悦地冷哼道:“小子,管管你的黑鸟,大半夜乱飞,小心被人猎去吃了!”他说的正是太叔夜飞来飞去的黑衣手下。

    太叔夜淡淡地道:“能得师公的指点,是他们的荣幸。”

    一副完全不管手下死活,任从师公调教的模样。风柏青还真不可能杀了他们,不至于为这点小事就拿一帮跑腿办事的出气,他的格调没那么低。

    太叔夜不理风柏青的臭脸,径直说道:“师公,我碰到您等的人了。”

    “你说甚么?”

    他这话一出,风柏青心中一惊。他可从未说过,他来这里是在等人。风柏青抬头去看太叔夜,却惊异地发现,太叔夜的面相发生了改变。

    本是一副活不过十八之年的绝命面相,如今却已经变成一片未知的混沌面相。

    风柏青愕然一瞬,恍然抚掌拍手道:“原来竟是如此!当真天意难测。”

    他不说看出了甚么,太叔夜也不问,两人对视一眼,都对此有志一同的保持了缄默。世有占星大能者,神威莫测,可通古往今五百年。

    保守一个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缄默。不出你口,不入我耳。

    太叔夜掏出星辰的答卷递过去道:“这是他的十问答卷。”

    风柏青倚靠在矮榻上,慵懒接过答卷。其实这种东西根本不重要,这不过是他弄出来折磨那些拜师士子的。这种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能不能通过,掌握权都在他手里。上面写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作答的人是谁。

    一看答卷,风柏青挑眉道:“这笔字倒是够锋利,他不会用毛笔吗?回答也好大口气,也不知是太过愚蠢,还是太过狂妄。”

    太叔夜淡淡道:“他自信亦有,天真亦在。”却把狂妄改作了自信,愚蠢改作了天真。

    “如今世道将乱,天真就等于愚蠢。”

    风柏青感叹地摇一摇头,漫不经心地看第二遍,他脸色一变,陡然起身道:“不好,他要跑!”

    太叔夜其实也一直隐隐有这种感觉,只是星辰表现的挺期待成为柏青先生的弟子,所以他也不是很确定,但此时听师公这么一说,他顿时便肯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连忙在前头带路,连夜赶往草婆茶馆,然而茶馆早已人去屋空。

    风柏青的心情很糟糕,但看太叔夜一脸沉凝的可怕表情,他还得安慰他:“机警是好事,总不会随随便便被人给吃了。”

    这次用了十年才找到他,下次又要多久?!太叔夜深吸一口气:“我只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够,不知师公从哪里看出他要跑?”

    风柏青把那纸答卷给他,太叔夜重新审视答卷内容。只见上面写着十句话:

    天高一千千米,地厚十七公里

    大海来自天上,头是尾尾是头

    雨风从来兄弟,都是气流相生

    地绕日年公转,月绕地月一周

    人由精卵相生,莫言死后世界

    细胞有尽坏日,疾病生死自来

    万物自来平等,终有报应来时

    情与恨由脑生,大脑决定感情

    桃源千年之后,纷争永世不绝

    山川几经覆灭,亘古如人亦消

    这十句话乍一看来,真是离奇古怪又匪夷所思,然而仔细想想,却又并非没有道理。这样的答案,不能说答题者没有尽心,恰恰相反是很用心用意在作答了。

    否则不会写出来的。太过离经叛道的人,通常会被人认作是疯子,有理智的人通常都不会这么做。星辰看似离经叛道,其实很理智很清醒,从夜兄这个称呼,从他小小年纪就风流倜傥的做派,以及他轻描淡写糊弄弘安子弟,都可以看出他很融入世俗。

    太叔夜很快就想明白,星辰正是反其道而行之。

    他很久不曾体会这种挫败感了,叹道:“我以为他至少对我有一点信任。”

    从房事的戏弄,到吐槽他坑爹,到那一脸镇定实则窘迫的炭笔书写,到十问答题的风卷流云之速,一步一步,小孩打消了他的警惕。

    摆脱他这个大麻烦,从从容容连夜离去。

    路上一辆小驴车哒哒走着。若路上有行人,便会瞧见,车夫是个小少年。小少年横躺在车辕上,惬意地翘着二郎腿。

    此人便是星辰。她只要一想到自己耍了太叔夜,只觉浑身上下骨头都是舒爽的。只可惜了那个大名鼎鼎的柏青先生,那位可是当世第一儒道高手,居然也会相信破命星之类的无稽之谈,跟那个不好惹的太叔夜沆瀣一气。

    她生来比人慢半拍,最佩服的是聪明人,最讨厌的还是聪明人。在刚不过人家的时候,避着一些才是正理。

    小驴车正一摇一晃地走着,星辰忽然警惕地坐直身体。她听到了马蹄声,来自迎面的路段。这大晚上的,谁会这么快马加鞭的赶路?

    她第一想到的,是太叔夜的人。一翻身躺到草婆婆身边,钻到毯子里,装成赶夜路回家的香客。

    一骑黄花马从小驴车边,一阵风般呼过去,很快又一阵风般呼回来。马上的青年驭马走在驴车旁,不可思议地叫道:“星辰,你要闯荡江湖也就罢了,怎么把草婆婆也拉下水?胡闹也要有个限度吧!”

    听到这熟悉的管家婆声音,星辰掀开被子,讪讪一笑:“阿兄,你怎么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