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6章唤我阿兄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太叔夜高深莫测地看着她,星辰寸步不让地怼视回去。

    太叔夜面无表情地拿起她的答卷:“你最好有认真作答,否则若过不了我的初选……”

    星辰好笑地问:“便怎的?”再怎么说拜师也是她自己的事,他却比她这个主角本人还重视,他以为他是她的谁?

    太叔夜容色淡淡的样子还真有点唬人,他瞥一眼星辰,也不把话说完,垂下眼眸看答卷,瞧完上面的内容,他的唇便不由轻轻翘起一丝满意的弧度。

    先生的十道问题是八个字,她的十个回答,每句十二字。跟针锋对麦芒似的,虽是简洁新奇,却也算囫囵周全。

    他收起答卷,转身看她道:“算你过了。”

    星辰挑眉问道:“我倒很好奇,若是我达不到你的要求,面临的将是甚么。”

    “想知道?”太叔夜含笑反问。????“有点兴趣。”

    太叔夜示意她凑近一些,在她耳边轻轻地道:“呵,不告诉你。”

    他的吐息轻轻吹拂在星辰的耳朵尖,撩得星辰的小心肝轻轻一颤。星辰冷不丁地一下窜出好远,知道自己的缺点已不知甚么时候被他看透。她的耳朵特别敏感!

    她揉着耳朵抱怨道:“夜兄,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太叔夜一派光风霁月,眉峰轻轻一扬:“还要多谢星辰担心哥哥床第之间学识不够,不过为兄想这种事情够用即可,很不必沉迷其中,星辰你说是不是?”

    星辰不可思议地道:“就因为这个?你居然这么小心眼!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她有心怼他几句,却又担心他小肚鸡肠的记在心里,不知道甚么时候又抽冷子戏弄她一下。

    她的耳朵超敏感,比猫耳朵更要命,真心受不了这个!

    太叔夜叹息道:“在星辰看来只是一件玩笑小事,但在为兄看来却代表了为兄的无能。”

    这并非是太叔夜的推搪之词。

    从他重生的那一刻起,从他知道此生多出一个破命星主的时候起,他就发誓一定要用尽手段把破命星主掌握在手里。

    他对破命星主有过种种推测,但从未料到星主会是这样一个年幼的小孩。大概谁都不曾料到这一点吧。毕竟破命星出现在十年前,经历过死中回生的九个日夜,十年前他才出生多久?

    大家便是因为这一点,才认定破命星至少是一个,已经拥有了最起码的自保能力的人。

    他从未想到破命星主会是这样一个小孩,一个像猫之精魅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戒备、警惕和不信任,却拥有一双星辰般的眼睛,这样一个心地柔软的小孩。从看见星辰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自己夜夜伏案思虑出的所有方案,都变成一堆无用之物。

    他无法把那些脏污的手段用在星辰身上。

    《异妖志》中有载:星海有精魅,名为九尾狐猫,如猫似狐,花耳九尾,通识人性,擅学人言,饮朝露,食月华,能化为人,不喜拘束,其行从心,居善地,行善言,见之忘忧。

    看见树中星辰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见到了精魅。

    太叔夜更想用另一种手段,牢牢地笼住星辰的心,他认为自己应该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兄长。猫性好奇,但这世上并非所有东西都是好的,他会履行一个好兄长的责任,教导星辰学会如何甄别它们。

    想到此,太叔夜容色淡淡地道:“好孩子不该学那些。”

    瞧他不容反驳的模样,星辰忍不住吐槽道:“夜兄如此风华月貌,性子却如此古板,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相貌!”

    太叔夜淡淡地道:“我字冰镜。你可以唤我阿兄。”

    星辰直觉忽略后一句,挑眉道:“冰镜啊,那不就是月亮?倒是挺有缘份,一般都是星星。不过你比我大,比我近,也比我亮。”

    她也曾想叫月亮,可惜当年出生晚,轮到她时就只剩星星了。

    暗世纪时物种都已经异化,女性的卵子和男性的精子都受到极大影响,两者并不能很好的结合。后来科学家在胚胎里面导入一些,异化动物的基因,打破了这种生殖隔离。不过后来,人类逐渐适应了进化,自然繁衍的小孩逐年增多。

    她自培养器皿中出生,融合的是异猫的基因。等她打破培养皿出来,和她同一批的小孩早就出来了。

    怕自己又禁不住嘴瞎开玩笑,到时太叔夜又给自己记黑账。星辰起身告辞道:“既然考完了,那我就走了。甚么时候能知道结果?”

    太叔夜听星辰前面那番话说的蹊跷,有心问一问,但见星辰迫不及待地想走,便告诉自己不要急,若无其事般说道:“先生不知甚么时候回来,你给我一个地址,回头给你送过去。”

    他却不知自己暗沉下去的精神波已经出卖了自己。

    星辰心中暗道,妖孽贼心不死,想套姐的地址!面上却装作不知道,说道:“县里有个草婆茶馆,那是我婆婆经营的。你把信交给她就行了。”

    说完她便从窗里窜出去。

    太叔夜无奈地揉一揉额头,这都是甚么习惯?不是在树上蹲着,就是爱窜窗户,又不是真的精魅。也难怪星辰没能发现弘安子弟做的龌蹉事,照他这么个走法,两边根本打不上照面。

    星辰和同来的村妇,一起返回县里。到了县里,和她们道别,进了草婆茶馆。星辰掀开草帘子,大声道:“草婆婆,我回来了!”

    草婆婆就是当年照顾她的老人家,她的家人在战乱中去世,早年星辰和她的阿兄骆魁,时常被托付给老人照料。

    老人从里屋走出来,瞪着眼睛道:“婆婆的耳朵没聋,喊那么大声作甚?”

    “我饿了!”

    “谁个叫你这晚回来?饿死你最好!”

    虽然这么说,老人却从柜里端出早已准备好的几样点心和热茶。

    “婆婆,阿兄还没回来?”

    “没有喽,你阿兄事业大,哪像你整日得闲?星辰你嘴巴这么甜,替你阿兄誑一个媳妇回来撒。”

    “那誑回来后,到底算我的还是算他的?”

    “你个死崽,大嫂的便宜也想占,婆婆我打死你哟!”

    星辰一边和婆婆玩笑,逗老人开心,一边分神关注四周动静。她的耳朵轻微抖动,方圆百米内的动静,全部清晰落在耳中。

    屋顶有一个人。不一会,屋顶的人离开,依次去了茶馆临近的几户人家打听,她甚至连对方编造的借口都听得一清二楚。每家借口都不一样,换了几次装束,行事倒是很小心。

    是时候离开青梅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