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5章十道试题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如果一切希望都挂在一个人身上,那么前世为了生存而牺牲的人们又算甚么?!她倒希望她是星主呢,这样就可以结束前世那个见鬼的世纪,也可以救回母亲,然而她不是。

    星辰闭上眼睛,平息心中翻涌的怒气。

    太叔夜见她如此,用一副清清冷冷的眼神看着她:“不是怀疑,是确信。”看见她的第一眼,他便知道她是破命星主,就是十年来自己一直在找的人。

    星辰冷冷道:“你真会给人找麻烦!”

    照他而言,所谓的破命星,是起死回生的破局之星,可以扭转任何事物的既定命运,那么谁身为破命星主,简直是比唐僧肉还倒霉的存在!单是试想一下,都够她毛骨悚然。

    太叔夜再次递出手中的小轴:“所以你需要一个靠山,这世上只有先生一人有此资格。”

    星辰这次没再拒绝,她自认不是星主,却挡不住别人这么想。白赚一个靠山,听起来似乎很好?她却担心这个靠山不稳当啊。

    她接过卷轴道:“你不怕柏青先生知道后驱逐你这孽徒?”????“我并非他门下弟子,我阿耶才是。”太叔夜解释道。

    自己儿子把自己师父的喜好泄露给陌生人,严重一点讲,和出卖师父没甚么差别。星辰忍不住道:“有你这么一个坑爹的儿子,令尊也不知造了几辈子孽。”

    太叔夜神色自如:“他会习惯的。”

    也就是说他以后还会继续这么坑他老子?星辰忍不住为太叔夜的父亲点蜡。噫!他父亲不会是当朝少师太叔澜吧?

    她展开卷轴,一瞧内容,脸顿时僵住了。

    上面写的根本不是柏青先生的性格爱好!

    这时,太叔夜语气悠悠地道:“我有告诉过你,我给你的是柏青先生的喜好吗?这是柏青先生所出的考题。有心拜入他门下的人,只要回答出上面的问题,都可以得到面见柏青先生的机会。”

    被耍了!

    这家伙是在报复吧?她甚么时候得罪过他?但不得不说,星辰心里却松了一口气。在尊师重道的古代,一个能够出卖至亲的人,绝对是不可信的。

    心里对太叔夜的提防稍稍放下一些。她表情沉重地责备道:“夜兄,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太叔夜从她手里拿回试题,悠然反问:“哦,那你考是不考?”

    “考!”

    “半柱香内答完交卷,逾时者视为弃权。僧堂请吧。”

    来到僧堂侧间,里面摆着几排案几,上面预备着笔和墨。原来他们竟早把考场准备好了,只可惜因为弘安世族子弟阻拦,没人能平安到达这里。案几上面的笔墨砚台明显没用过。

    星辰是第一个。

    随便找一副案几坐下。

    太叔夜把考题丢给她,转身燃起一柱香:“从接到考题开始,计时就已经开始,注意安排答题时间。”

    星辰略扫一眼题目。十道题,二十问,句句短小,意意精悍。

    第一道:天之何极?地之何厚?

    第二道:海从何来?尽头何处?

    第三道:风从何来?雨从何生?

    第四道:日何东升?月何西落?

    第五道:人从何来?魂归何处?

    第六道:人何以老?又何以病?

    第七问:男何以尊?女何以卑?

    第八道:情自何起?恨自何生?

    第九道:桃源何在?兵戈何休?

    第十道:山川不老?亘古不灭?

    结尾落款八个字:从心而答,不可欺瞒。

    星辰原本担心自己学识浅薄,恐怕够不上大儒的标准,但一看题目如此清奇,不由开始思考柏青先生的目的。

    以目前的科技水平,题目根本得不到解答,再过一千年还差不多。那么在没有标准答案的情况下,柏青先生想要考察的究竟是什么方面?他又想从答案里看出什么?

    从心而答,不可欺瞒吗?

    星辰的目光落在八字结语上,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她的答案可是会暴露许多东西呢,即便是大儒想要知道,也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见星辰迟迟不动笔,太叔夜以为她被难住,便道:“提醒你注意时间,半柱檀香已过三分之一。”

    星辰往砚台里倒些清水,执起墨条一圈圈碾动:“柏青先生真是细心又周全,准备的墨块和毛笔都是青梅县最好的。”

    太叔夜含笑道:“多谢夸奖。”

    星辰知他的意了,是他准备的。她翻个白眼:“败家子,崽卖爷田不心疼!”

    “为兄不差钱,星辰不用为为兄担心。”

    太叔夜手握一卷竹简,靠窗倚在案几前,白皙修长的手指与古朴的竹简,共谱一曲公子风华,无论从哪个角度瞧,都是一副让人大饱眼福的好风景。

    没有人能够360度无死角完美,这家伙简直把『作』刻在了骨子里!

    太叔夜的嘴巴比蚌壳还硬,星辰掏不出更多的消息,便不再纠缠于此,皮笑肉不笑地道:“夜兄考虑如此周全细致,不知有没有考虑过另外一个问题呢?这个问题,十分关键,非常重要。”

    太叔夜放下竹简,好脾气地问:“甚么问题?”

    星辰一脸镇定:“我只识字,却不会写。”

    太叔夜愕然半晌,撑着额头,闷声发笑。越看越觉得星辰一脸镇定的表情实在好玩极了,他仰天大笑起来。

    饶是星辰自忖多活一世,久经各种考验,心理素质过硬,当下也忍不住老脸一红。想当年她可是十八个刀锋统御里最有文化素养的人,手底下那帮兔崽子,也都是文质彬彬的衣冠禽兽,怎料如今混成一个半文盲!

    往事不堪回首。

    星辰抱起胳膊,冷笑道:“很好笑吗?警告你收敛点,得罪我的后果很严重,我可是——”

    ——破命星主!

    “隔墙有耳!”

    太叔夜打断她的话,笑声说停就停。他蹙眉道:“先前是我有失考虑,从今日起,除非是面见柏青先生,否则此事不必再提。”

    然而他和她都知道,并非是他有失考虑。

    当时那种情况下,要突破星辰的心房,获得她初步的信任,采取不隐瞒、坦然相告的手段,才是唯一明智的决定。

    否则一旦失去星辰的信任,以星辰的身手和警惕,若是有心躲避,想要再次见到她几乎不可能。虽然星辰表现的像个离经叛道、天资出众的小孩,但他们都心知肚明事实并非如此。

    太叔夜的担忧不似作假,星辰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自然从善如流地答应。

    太叔夜无奈叹道:“我代你写吧。”

    星辰掏出随身携带的自制铅笔:“那倒不用。我的毛笔字虽见不得人,却可以用炭笔作答。”

    太叔夜好奇地看一眼炭笔,示意她注意时间,谁料他刚移开视线,尚未看完一条竹简,就听到星辰豪气的声音。

    “我答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