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4章原是同类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杜小子想拜师,恐怕也是一时冲动。杜氏家规森严。他挑衅族规的行为,若被族中长辈得知,还不知要怎么受罚。想必他也心中有数,不然只凭一个初步精神暗示,怎么可能让他走得那么干脆?

    再说了,帮也是帮她未来师父。

    星辰不接受他的示好。

    她的精神力好似照妖镜,一照便知他是个妖孽!

    他的精神力静若渊海,那种厚度和广度,远不是一个少年人能具备的,其波动频率更像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人。少年人的波动会更加激烈尖锐,这属于是阅历问题。一个人不可能生来成熟,即便是拥有种族传承记忆的异兽,也不可能生来成熟。

    只有一种人会有这种表现——带有前世记忆的穿越重生者。

    比如她自己。

    少年浅浅一笑,面露赞赏:“好漂亮的身法。在下太叔夜,暂住于寺。不论小兄弟是出于什么目的出手,直接受益之人都是我。”????星辰挑一挑眉,道破他的身份:“千川太叔氏?夜兄方才应该报出大名才是。太低调不好,容易吓到人。”

    噫,居然是条大鱼。

    星辰在心里评估这个同类——他对她的善意很值得考究。

    千川太叔氏也是儒学世家名门,地位不比弘安杜氏低,只是名声没那么响亮。三孤之一的少师大人,就是出身千川太叔氏。是柏青先生亲传弟子。

    一国贵子,对一个山野之子青睐有加,怎么想都很奇怪吧?不过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她也正想用一用他。

    互相利用呗,但看谁棋高一招。

    星辰略打趣一句,便立刻道歉:“开个玩笑,夜兄别介意。我叫骆星辰,青梅县本地人氏。叫我星辰就好。我厚颜占个便宜,夜兄不介意吧?”

    太叔夜的笑容翩翩君子,却当即把便宜占回去:“星辰弟弟,随意就好。”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这就叫上弟弟了?人家是不是跟你客气,你一个高门贵子心里会没点b数?

    星辰假笑道:“夜兄笑容仿佛三月春花,使春回大地,使寒冬退却,使人心中暖意融融啊。难怪之前一直冷着脸,想必平日没少被女郎追着跑吧?生的太好,就是容易有这种苦恼,贤弟我很能理解。”

    太叔夜微微一哽,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盯住星辰好一会儿,才道:“你想太多了。”

    嗤,这是说她年纪小吧?星辰兴致勃勃地道:“噫!可见夜兄不懂风情,办事不一定非要工具,可以有很多种玩法哦,改天我带夜兄到陶城见识见识。”

    陶城,是陶城郡的郡治。

    太叔夜明智结束这个话题,意味深长地道:“星辰,你此来可是为拜柏青先生为师?”

    一语击中要害。

    星辰惊讶地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自信不会连这种程度的伪装都做不到位,心中揣测太叔夜是不是会读心术之类的异能。

    太叔夜淡淡一笑:“今天我已遇到好几波想要遣入客舍的人,运气好的被寺僧架出去,运气差的被杜家豪奴打断胳膊腿。藏书阁再往前就是客舍,若只为上香,你不会走到这里。”

    运气真特么差!计划还没有实施,已被人一语道破,这种感觉太特么蛋碎。星辰在心中叹道:我就吃亏在脸皮太薄!

    她捏一捏耳朵,自我反省道:“我就不该凑热闹,围观你们这帮不良少年打群架。看看遭报应了吧?”

    太叔夜的目光在她耳朵上一凝,莞尔一笑:“就算你不围观,也见不到先生。自从行踪泄露,每日总有访客,先生难以清静,时而出门避一避。况且若非如此,你我也不得相识,又怎能说是遭报应呢?”

    太叔夜笑得春暖花开,倘若给他一把扇子摇两下,他能自带花瓣纷飞的装逼特效。跟之前冷峻到没朋友的人设,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星辰忍不住吐槽:“夜兄你好歹收敛点这份骚包劲儿,连我这个十一岁小孩都不放过,你也太丧心病狂!话说回来,先生既嫌弃麻烦,怎么还停留青梅县?青梅县区区一个小县,要甚么没甚么。”

    太叔夜的笑容在脸上微微僵硬一瞬,很快,良好的修养使他迅速调整了这份失态,浅笑地反问:“那你是想他留下?还是想他离开?”

    星辰竖起大拇指:“夜兄此问够犀利!小弟当然希望柏青先生留下别走。在此小弟特有一事相求。”

    “哦,相求啊?”

    太叔夜含笑挑眉,把意味深长的声音,拖出一副长长的腔调,抱起胳膊,作足拿捏的姿态。

    星辰唱戏一般,拜身作大揖:“还请夜兄透露一下先生的喜好,这样小弟才能够投先生之所好,从而拜入先生门下,从而能与夜兄共续兄弟情谊啊!”

    一番话,念得唱作俱佳。

    太叔夜看她半晌,长叹一声道:“罢了,你不过是打量我一定会答应你。”他唉声叹气地掏出一幅小轴,以袖掩面递到星辰面前。

    小轴宽约一尺,红木作轴,装裱流云纹。

    太叔夜没说错,星辰知他别有用意,所以故意这般试探。但他此举也太过坦率,坦率得让她不敢轻率。

    瞧着精致的外型,说他没准备谁信?今天这事透着一股子诡异。星辰也不接,看着他,笑里带着审视:“夜兄的东西,小弟哪敢随便接。”

    太叔夜放下衣袖,忖度半响,手指藏在袖中暗掐法决,屏蔽来自星星的窥视,才沉吟地道:“星辰可听说过破命星?”

    星辰微微一愣:“有所耳闻。”

    她心中有了一个十分厌恶的猜测。

    太叔夜眸色微微一沉,道:“十年前冬月,破命星入主西楚国境,那时西楚立国不足一月,三国三盟十三家纷纷派人潜入,稍微平稳的局势眼看就要陷入混乱。但谁也没有料到,西楚国君见机如此之快。”

    “他连夜召集大臣,制定出一副破命星主名单,将名单上的所有人全部接到都城。当今三孤之二的杜少傅和太叔少师,便是疑似破命星主。”

    星辰早听说过破命星,听说就在解氏灭族的那一年,各国为了争夺破命星主,简直是阴招损招尽出。她却从来不信这个,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把自身的命运寄托在一颗星星上。现在糟糕的是,这个见鬼的星星,被砸在了她的头上。

    她意味深长地道:“破命星啊,听名字挺有用的。”

    太叔夜道:“破命星乃异星,是死中回生的破局之星。万年不遇。若不能及时找出星主,便会错过易命破局的时机。而这一丝变机,倘若错过,便是错过,再不会有。因为它已由你的变机,成为别人的变机。”

    星辰呵呵一笑,讥讽道:“尽数变机都在一人身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可笑的说法。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其一,可不是这个遁法!你怀疑我是星主。”

    她话中的最后一句,几乎一字一顿,声音更是冷峻到极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