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3章那个少年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时值多事之秋。

    破命星横空出世,闪耀西楚境地,引天下人士密切关注。无论是各国君主首领,还是各家族长长老,都派遣人手潜入西楚境内。

    破命星持续闪耀九夜之后,隐遁到周天星辰之中。

    星辰从昏迷中醒来,看见一个脏兮兮的男孩。见星辰醒来,男孩喊道:“草婆婆,宝宝醒了!”

    旁边老人咕哝道:“你看着她,别教她哭,我打会盹儿。自打你阿耶捡回了她,晚上总有妖猫哭叫,害我夜夜睡不好,莫不是个化猫崽子吧?”

    耳边是老人嘟嚷的声音,星辰望着茅草屋顶,眼泪纷涌不绝,母亲的音容笑貌,在记忆殿堂里,清晰到可怕。

    春去秋来,一晃十年。

    转眼星辰十一岁。仲春二月十九日,观音诞辰,星辰和村中妇人一起来到县里。县外有座灵山,山上有个寺庙。????她听到一则传闻,想来确认一下虚实。

    过了藏书阁尽头的甬道,就是寺里供香客休憩的客舍。星辰从藏书阁边经过,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在高声说话。

    那是一个少年声音,正处在变声期,开口就是一把公鸭嗓,语气十分傲慢。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赶紧滚!知道我是谁吗?我,弘安杜氏大房嫡子,杜氏一族族长是我父亲,当今少傅大人是我嫡亲叔叔。知道差距了吗?你赶紧从哪儿来滚哪儿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星辰本不打算多管闲事,但是一听见公鸭嗓的身份,顿时改变主意。杜氏如今有西楚第一儒家的势头,但是十年前,杜氏也不过是普通的儒家世族之一。

    她窜上一株大叶榕,蹲在上面往下瞧。前方五十米处,八个人分两波对峙,一波形单影只,一波人多势众。

    人多势众者有七人,衣着华丽奢靡,宽衣广袖,看着就累赘。大的二十一二,小的十五六七,腰里都佩着装饰作用居多的华剑。

    形单影只者仅一人,穿一身简朴的素衣,气场却十分有逼格。星辰惊异地看着树下的素衣少年,他身上散发着一种深邃的成熟,完全不像一个少年人,但他的身量和骨骼形态,却又分明只有十六七岁!

    俊美无俦,冷峻如剑。

    星辰正打量着,却不想那少年忽地往这边瞥了一眼,视线交织在一起,星辰顿时暗吸一口凉气。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重新回到了前世那个暗无天日的暗世纪!那个磁极倒转引发磁屏大面积消失,太阳风肆虐大地导致地震火山频发物种异化,世界被黑暗笼罩,人类几近灭绝的世界!

    素衣少年失神地望着星辰。公鸭嗓叫道:“小爷在跟你说话!你眼睛看哪里呢?!”

    少年恍然惊醒,收回视线,冷冷一眼瞥过去:“这里是陶城郡,要撒野滚回弘安。”

    公鸭嗓闻言笑了,似乎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他一笑,他的跟班们也跟着笑,行动甚是整齐:“陶城郡世家算甚、么、东、西!看你蠢得可怜,我便让你见一见世面,瞧瞧我杜家的十问剑法!给他一把剑。”

    少年道:“你不值得我用剑。”

    公鸭嗓气得拔剑。

    剑刃从剑鞘里露出来,带出一泓寒凉秋水。

    星辰挑一挑眉,心里评价道:剑倒是好剑,就是剑鞘有点多余。

    公鸭嗓骤然发力,一剑刺出。素衣少年扭身一躲,揉身到公鸭嗓怀里,空手夺下了剑。

    只一招。

    公鸭嗓转眼失了剑,眼珠子都红了,盯着少年,一字一顿地问:“你叫甚么?”那股子恨劲,都发泄在牙齿上。

    “无名之辈,不值一提。”

    素衣少年清清冷冷地道。

    不报姓名家门,就是不交朋友,不与人深交的意思。

    公鸭嗓一看就是在家受宠的,众星拱月般长大的人,大概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给他面子的人。顿时骂道:“贱民,给脸不要脸!”

    素衣少年眼神一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脚步一错,上前就是两巴掌。

    公鸭嗓捂着发红的脸颊,迁怒于跟班:“你们都是干甚么吃的?就看着我挨打?还不给我上,给我抓住他,要活的!小爷要叫他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几个跟班正在待上前,其中一个犹豫地道:“这里离客舍太近,柏青先生修为高深,我们的做为肯定逃不过他的感应,倘若他知道这事,还会收我们做学生吗?”

    星辰心中不由一动,真的是柏青先生?天下第一儒道高手的柏青先生?也不知此人是不是名副其实,她现在就急缺个师父!

    六个跟班脚下沾了胶水似的,神色迟疑地站在原地不动。

    公鸭嗓大怒道:“我来拜师是给他面子,他敢不答应?要不是看在他还有点名头,当我稀罕大老远跑来吗?而且我已经封路,除了我,他能收到屁的学生!”

    竟然还有这码事?星辰牙疼地想,杜少年,你这是在逼我出手啊。反正她的问题,问素衣少年可能更好,她想知道柏青先生的喜好,拜师自然要投其所好,而杜少年这种智商,想必问他他也不知道。

    一个人是真的有底气,还是虚张声势,精神波动是有很大差别的。

    星辰故意噗哧笑出声:“说得好!我就喜欢你这股子自信!”

    在场几人听到声音从上方传来,都把头抬起头一看,见是个年纪不大的男童,穿一件褪色的及膝短外褂。

    公鸭嗓听不懂好赖,还以为自己被夸奖了:“小子,算你有眼光。看你也是个可造之才,不如跟着小爷做个随从。”

    他看着星辰身上的衣服,毫不掩饰眼里的嫌弃和鄙夷。

    星辰从树上跳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不行啦,我家就我一根独苗,指着我传宗接代呢。郎君你不同。你出身西楚第一儒家杜氏,若勤修苦练,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他日必会成为杜少傅那样的人,教所有曾看不起你的人都对你刮目相看!”

    公鸭嗓眼睛迷茫一瞬,很快恢复如常。喃喃道:“勤修苦练,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让他们对我刮目相看……对,你说的对!”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跟班们面面相觑,连忙追随离去。

    素衣少年目光紧紧盯着星辰,星辰怀疑他看穿自己用了催眠术,好整以暇等着他开口,却见他拱手道谢:“多谢小兄弟援手。”

    “别自作多情,我没在帮你。”

    星辰从树上跳下来,仿佛落叶一样御风而下。

    杜氏被称作西楚第一儒家,门下追随者众,族中子弟从不拜入别人名下。那杜小子与其说是来拜师的,不如说是来找茬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