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不良帝姬:天才御兽师 第1章血脉尽诛

时间:2018-07-10作者:木芙蓉

    “君上有令,解氏血脉——尽诛!”

    黑铠将军一声令下,弓兵队射出漫天剑雨,淹没了晨光公主府邸。一轮剑雨之后,三百黑甲兵冲进府内,杀死他们发现的每一个活口。

    半个时辰之后,有兵来报,不见了晨光公主以及她的女儿。

    冬月初雪之夜,伸手不见五指的山岭里,踉跄奔逃着一个身形单薄的女子。女子的怀里,绑着一个周岁女婴。

    星辰没想到,自己的周岁生日,会迎来一场灭门屠杀。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这并非一场灭门屠杀,而是一场彻彻底底的血脉清洗。

    她心知,敌人很快会追来,她和这一世的母亲,多半会命绝于山岭。但总不能明知道会死,就躺在地上等死吧?这不是她的作风。

    纷扬的初雪,遮盖了地上的痕迹。

    残月如钩时分,寒风送来了人的呼喝声。????他们追来了。星辰微微侧一侧头,细耳倾听半晌,前世的精神力种子,在这一世的身体里扎根发芽,成为她现在的保命手段。

    判断一下距离,她对母亲道:“阿娘,妖怪追来啦。”

    晨光公主身体微微一颤,安抚着女儿的背道:“不怕不怕。妞妞,阿娘会保护你,不会让妖怪抓走你的!”

    星辰知道,在初雪的寒夜里,奔逃了好几个时辰的母亲,体力和精神早已消耗殆尽,如今支撑着她的,不过是一股心劲。

    她眼眶一红,心酸地落下泪来。想她前世可是暗世纪中洲生存基地的十八刀锋统御之一,最年轻的刀锋统御,最厉害的御兽师,诛杀异兽,保卫基地,何成弱成这样?连自己重要的人都护不住!

    甚至成为拖累!

    这一刻,星辰不由对把自己母女赶净杀绝的幕后黑手,恨绝到骨子里。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安然度过这一关。她的额头隐隐作痛,这是精神力濒临告竭的征兆。

    这一路没有猛兽的袭击,是因为猛兽被她的精神威压恐吓走了。

    她只有一击之力了。

    可恨她对地形不熟,一路逃来,都没能找到一个适合藏身的地方。

    她仰起头,冲母亲天真一笑,又一遍提醒暗示母亲:“阿娘,我不怕。躲猫猫!和妖怪躲猫猫嘛!”

    看着女儿的笑容,晨光公主恍了恍神。女儿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充满了富有生机的希望;女儿的眼睛是那么美丽,一瞬间她仿佛看见有无数星子落在那双眼睛里。

    她不觉抬起头,瞧一瞧天空。

    黎明将至,残月消隐,一颗星子亮在东方天空。她不仅产生一种错觉,似乎夜里的漫天星辰,都退却到了女儿的眼底。

    她的女儿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

    晨光公主擦一擦眼泪,神情坚毅,心中狠狠地道:没人能伤害到我的女儿,除非我死!

    低头温柔地哄女儿道:“好,叫你阿耶抓妖怪。”

    话刚说完,母女俩就听到,身后的敌人,追到近前了。

    一队十人的黑甲兵,飞射一波弩箭,快速包抄过来。慌不择路之间,晨光公主逃错了路,选择了一条通向悬崖峭壁的绝路。

    无路可逃了。

    黑甲兵呼喝着冲上悬崖平地,把三面团团围住,星辰被母亲抱着,眼看着母亲在逼迫下,一步步退到悬崖边沿。

    几名黑甲兵为抢夺功劳,争先恐后地举刀冲过来,却听后面一阵喧嚷呼喝,只见数百黑甲兵从中分开一条路,一个身穿黑铠的将军慢慢走上前。抢功的黑甲兵,见长官来了,纷纷表示退让。

    星辰冷冷地看着这张脸,将他深深刻在脑海里。

    这是她今生的第一个仇人。

    却感觉母亲,身躯猛得僵硬。她抬起头,看见母亲一脸震惊和不可置信的表情。

    熟人?是背叛啊。星辰心中已经有了结论。关于背叛,她前世见的多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看开了。恰恰相反,她永远不会饶恕背叛者!

    晨光公主愤怒地指责道:“马奉尉,你虽是我夫君的仆人,我夫君却从不曾亏待于你,待你亲厚如手足,你怎么忍心背叛他?!”

    黑铠将军刘立,嗤地笑了一声:“解氏,我不姓马,马云不过是个假名。我是刘立,大楚帝国忠臣名将刘云之后。你的夫君,我的主君,是大楚帝国微宗陛下之嫡孙,他也不叫甚么龙玉,他的姓氏,乃是大楚的帝姓——凤!我从未背叛过君上。”

    晨光公主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你说谎。我的夫君,他是落魄世族之子,不是甚么大楚陛下嫡孙。他姓龙,不姓凤。大楚帝国,早在二十年前,就覆灭了。”

    星辰冷冷一笑,却是一点也不相信刘立的话。

    她今世的父亲,虽然是个心思深沉的,但还不至于狠毒到,为了权利和地位,杀妻杀子的地步。她的精神力,这点敏锐度还是有的。若父亲真有那个心思,绝对瞒不过她!

    但刘立也不像在说谎。

    刘立呵呵一笑:“如今大楚已经复国了。解氏一族,如今只剩下你们母女俩,我便行行好,送你们一脉团圆。”

    星辰身体一震,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敢!解氏一族,五服之内,足有数百人!

    她正欲怒吼,母亲却率先失控了。

    晨光公主瘫在地上,崩溃哭泣道:“你凭甚么这么做?你为甚么要这么做!灭掉大楚的人,是昭国的君主!是他抢了大楚末帝的帝位啊!我阿耶是反抗昭国君主暴政的义军,一心等着大楚明主,匡扶大楚河山,你们为甚么要这么做?!”

    刘立冷笑道:“你这话,不该对我说,该问君上去。不过,你不会有这个机会了。”说着不耐烦耽搁时间,示意兵卒下手。

    数个黑甲兵如狼似虎走上前。

    然而忽地,那几个黑甲兵,仿佛见了鬼一般,脚步踌躇地停在原地。

    刘立也似有些发怵。

    星辰正在一点一点地暗暗积攒精神力,不曾稍放警惕之心,见他们如此,心觉不妙,抬头一瞧,只见母亲的眼睛里,流出两行刺目的血泪。

    她不由心中大恸,失声恸哭道:“阿娘!”

    晨光公主慢慢地站起来,崖风扯得她身体摇摇欲坠。她用一种轻到飘忽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是在说谎,我不会相信的。我不会信的。”她紧紧抱着女儿,转身毅然投入崖底。

    星辰回过头,冷冷瞥了一眼刘立。

    哪怕她尚有一丝余力,也会毫不犹豫地先收取一些利息,而现在,她只能诅咒这个男人多活十年!

    十年后,她会亲手摘下他的头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