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七十五章 虎狼争斗

时间:2018-07-12作者:一碗白菜

    时间流水般飞逝,匆匆忙忙。

    一天的好时光,还未及享受,便已从指尖溜走了。

    黎明与傍晚,相互间角逐着,追赶着,反复交替。

    落无尘光着膀子,跳进了山泉中,感受着冰凉刺骨的水拍打肩膀,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一身精壮泛红的肌肉,在冰泉的冷却下,恢复了最初的色泽,但在雪光的映照下,似乎多了一抹晶莹,仿如古玉。

    小半筒汤,就让他生龙活虎地打了一天的拳,精力是从未有过的旺盛,若再喝点,恐怕这个夜也不会安宁了。

    落无尘的身体亢奋,但他的精神上,却带着深深的疲倦。

    一边要外放灵识警惕四周,一边还要内视丹田严防意外,持久忙碌下来,耗费了他不少心神。

    百年灵芝的效果过于霸道,落无尘不仅要极力控制灵力在经脉中运转的速度,还要缓解灵气过量产生的压力,避免出现“漫溢”的情况。

    同时,刺激身体吸收药量,也需要对肌肉血液的掌控精细到极点,稍有不慎就会“补过头”,反受其害。

    因此,这一天下来,落无尘很累。

    稍坐一会,落无尘从泉水中走出,运起灵力蒸干身体。

    滋滋……

    雾霭朦胧中,他睁开一双眸子,里面明亮清澈,透着一丝落寂。

    他的瞳孔上,血丝明显。

    “积淀许久,终于达到聚气六层……”

    落无尘捉住一片雪花,送进嘴里,让那一丝冰凉的液体,滋润干涸的嘴唇。

    他脸上古波不惊,没有丁点喜悦。

    落无尘心里很清楚,从聚气五层到六层,自己用了多久时间,在灵气充裕的修道界还如此缓慢,已经无需用差劲来形容了。

    要知道,在修练初期时,一般稳扎稳打、吃苦耐劳的修道者,都能保证突破,很少有滞步不前的人。

    只有到了凝元境之后,修练起来才有压力,需要丹药和大量的灵石做助推。而再往高境,就要看天资与悟性了,并且越往后提升起来越艰难。

    修道,修的便是天地大道,想要突破种种限制与规则,就要逆行而往。

    条件好的,才能爬的更高、走的更远。

    落无尘右手轻轻一扬,地上衣服飞起,落在他身上。

    他眼神平静,踩着厚厚的一层雪,缓慢渡步到石台。

    脚下灰烬,山间小道,都覆了银白色,透出一股冷冽的氛围。

    落无尘拔起长青剑,持在手里,随即灵识沉入储物戒,取出一打黄纸。

    这些空白符纸,虽材质普通,却是他身上最后的存货了,还都是从中州大陆带过来的。

    落无尘搓了搓手指,约摸了下数目,塞进了怀里。

    他端起竹筒,吹掉上面落的一层薄雪,轻轻摇晃几下。

    油脂已凝固,盖着底下黑色的汤汁,看起来卖相极差。

    灵芝汤内的灵气早就消散干净了,但其中蕴含的药效,亦是滋补身体的好东西。

    落无尘将竹筒收了,驻足石台眺望一阵,踏着夜色寻路而去。

    北风呜嚎,仿如冰刀割脸。

    ……

    “簌簌。”

    一片半人高的灌木,被厚重的雪压弯了腰,随风轻轻晃动着。

    忽而,雪层猛地颠簸起来,成块的冰难以受力,顺着纤细的枝条滑下,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黑暗中,不知什么时候,浮起了十余双蓝色眸子。

    雪光晶莹,将夜幕层层穿透,透出冷灰色的亮。

    九头灰狼,身形高大,模样凶悍,从灌木丛中挤出来,对着一座土坡连连低吼。

    它们眸中幽光闪烁,带着警惕、畏惧,更多的是凶残与疯狂。

    不多时,土坡上也有吼声起。

    穿透、刺耳,仿如闷雷炸响。

    黑影出现,是一只水牛般大的猛虎,它悠闲地迈着步子,走到坡顶一侧驻足,居高临下地望着九头灰狼。

    它眸中森冷,透出浓浓的不屑。

    一虎九狼,在这寒气肆虐的雪夜里,成对峙场面。

    黑紫色的妖气,比天色还深,从半张的血口中流出,丝丝缕缕地盘旋飞舞,为锋利的爪牙,布上了一抹森森光泽。

    苍穹之下,嘈杂声不绝。

    气氛未经烘托,却在悄然冷寂,压得风雪都慢了下来。

    土坡一侧,一棵小小的单枝树生长着,翠绿的叶,红色的果,透着旺盛的生机,与这季节格格不入。

    一阵风袭来,吹得小树轻轻摇曳,吸引了十道火热的目光过去。

    “吼!吼!吼!”

    为了一颗不知名的果树,九头凶狼向丛林之王发动了悍不畏死的攻击。

    狼影如风,融于飞雪中,从多个角度扑向土坡。

    猛虎俯下身子,粗壮的四肢蓄力,猛地腾空掠出,和一头灰狼怼在一团。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灰狼哼也未哼,就倒飞着回去,沉重的身躯在雪地上连连翻滚,猩红的血液洒落如雨。

    这时,其余八头凶狼已冲上了土坡,与背道而驰的猛虎再次拉远了距离。

    “嗷呜……”

    狼群仰天怒吼,蜂蛹着再次杀来。

    猛虎一个强力扭身,庞大的身躯回折落地,卧下前肢成战斗姿势。

    它冰冷的眸中,带着幽寂的神色,稳静得可怕。

    它即便实力再强,也不敢同时被九头凶狼围困,因而果断地施以雷霆一击,诛杀了一头,并脱离了被缠住的局面。

    它的战法,是逐一消弱狼群力量。

    黑色的兽影反复重叠、交错,越来越少。

    ……

    当猛虎再次站在土坡上时,它的视线里,只剩下三头灰狼。其他的,都已经滚躺在雪窝里,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猛虎喘着气,眸中血光汹汹,它的后背上,被撕下了一大块皮肉,露出森白的骨。它的左前爪,无力地耷拉着,是被一头灰狼临死前咬断的。

    那三头灰狼,情况也不容乐观,基本都受伤不轻。

    虎势沉重,压得四方寂静。

    三头灰狼冷冷地对视一眼,目光在土坡小树上停留了一瞬,才悲痛地长嚎一声,转身钻进了灌木丛中。

    猛虎静静地望着,眸中平静如水,目送残狼远去。

    这一场争斗,它险胜半分。

    若赶尽杀绝,逼出灰狼凶性,它也活不到明天。

    猛虎抬起爪,用舌头轻轻舔舐伤口,额前的王字纹路挤在一起。

    伤势严重,它痛的很。

    当它的眸子投在小树上时,里面才流出几丝希翼的光。

    它清楚,只要吃了上面的果子,任何伤痛都会消失的。

    但当猛虎正要迈步走向小树时,却突然潜下了身子,虎视眈眈地盯着一个方向,口中发出警告的低吼声。

    它粗壮的尾巴,垂在雪地里,一动不动。

    它的直觉告诉它,有危机来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