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七十五章 隐疾

时间:2018-07-12作者:一碗白菜

    他刚出洞口,举目望去,就见“障眼阵”产生的烟雾在不断翻腾,几道猩红色的光闪烁其中,将四周震动得碎石滚滚。

    阵的灵线浮现出来,忽明忽暗,摇晃欲破。

    落无尘瞧的清楚,看到里面瞪着血眸,却晕头转向,找不到路的十几头妖兽。

    它们身型高大,体格壮硕,凶煞之气满满,带着一股压迫心神的气息。

    落无尘瞳孔猛地一缩,皱起了眉头。

    “怎么来这么多……若一两头还困得住,这些个一起闯进来,哪里经得起折腾。”

    他忽而耳朵动了动,凝神听了一阵,眯起了眼睛。

    “你们还真看得起我……”

    仿佛万马奔腾的声音,顺着山路传过来,荡起烟尘滚滚。

    极寒的冬天,在这种氛围下,也变得火热起来。

    “障眼阵”困住的,只是速度较快、先赶过来的少数妖兽,后面那些密密麻麻,目露残忍凶光的妖兽群,才是大部队。

    落无尘站在石台上,已经能清晰地看见一大坨正在逐渐接近的黑影。

    “你们要是能晚半刻钟来,我今日就修练够了。”

    落无尘苦笑不已,抬手连画近百个指诀,一一打入阵中,将已经消散不少的烟雾又凝实了几分。

    果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他也考虑布置“聚灵阵”会有灵气波动,只是没想到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这又不是交配的季节,你们兴奋个什么劲……”

    落无尘幽幽怨道,知道是时候跑路了。

    他反身进了石洞,将“聚灵阵”撤掉,把还光泽晶莹的灵石收进了储物戒,才沿着一条小路迅速远去,身影很快融入了山壁的灰白色中。

    这些赶来的妖兽气息深沉,充满了压迫感,最起码也是能睥睨修道者凝元境界的强者,只是确定了眼神,落无尘就知道自己不是它们的对手。

    因此,他明智的选择暂避锋芒。

    “正好去采集一些草药,等我回来,它们也都散了。”

    落无尘打定了注意,脚步也轻快起来。

    ……

    修行之路,有几样必需品,缺之不可。

    丹药、法宝、功法……

    丹药是修道者成长的助推器,其价值在任何时候,都比灵石要珍贵的多。

    落无尘懂炼丹之法,但苦于无处施展,因此水平并不高深。毕竟在那个世界,资源已经相当匮乏,炼丹所需的天材地宝,根本难以寻到。

    在五岳山时,落无尘曾听李明杰讲过一些炼丹的知识,他听得似懂非懂,但也算对这个世界的炼丹之术有了初步的了解。

    而真正见到丹药,是在卧仙镇的集市上,各种瓶瓶罐罐摆满摊位,摊主便是修为不低的修道者。

    当时落无尘并未报以太多关注,只是粗略地瞥了一眼。

    但他记得很清楚,从摊主口中报出的价格,都是以五颗灵石起步的,只有更贵,没有最贵。

    物以稀为贵,丹药的高价值,不仅仅是作用大,也是因为炼制过程较为苛刻。

    沿着山路奔走,小小的影子在灰暗的天空下,并不显眼。

    从峡谷到河流,跨山坡穿密林,绕着附近群山奔走了半圈,落无尘也有些力竭。

    但他也有收获,储物戒里已装了十余株草药、七八束花,甚至还有半块灵芝……

    他持在手里的长青剑上,沾着丝丝血迹,顺着光滑的面流淌,渐渐在剑尖凝聚成珠,滴落在了雪地里。

    采灵芝时,一头黑毛猿猴陡然袭击,它实力很强,竟然懂得伪装,并趁落无尘警惕性最低的时候出手,险些将他的胳膊折断。

    黑猿皮糙肉厚,妖气裹身,爪爪锋利如刀。落无尘以长青剑施展“暴雨剑法”,也只能险险与它斗个平手。

    黑猿力大,但并不懂妖术,只会凭借蛮力攻击,因而让落无尘找到了弱点所在,趁它愈加暴躁乱了跟脚时,剑光斩出半月,从它后背上削下了一块块皮肉,又弹火球烧它黑毛。

    可这黑猿力量源源不竭,僵持了一阵,落无尘反而先吃不消了。

    最后他切换战法,凭借矫健的身姿,与它进行游斗,利用火符辅助,才将它的气势挫败下来。

    就这样,黑猿退走时,还是抢了半块灵芝。

    胜负未分,也算各不空手。

    只不过,落无尘本就褴褛的衣衫,此时更烂了一些,布条勉强凑在一起,不遮风雨、不挡寒,但能盖住肉,以不至于“春光大泄”。

    哪怕只是一株生长了几十年,蕴含灵气的草,也会有妖兽守在周围,它们懂得修行,并借着植物本身纯净的灵气洗涤自身妖躯。

    一路采集,一路争斗,收获的挺多,但落无尘握剑的手,却有些颤抖起来。

    自卧仙镇逃离自此,已经一年多过去,落无尘休养的也不差,但他却无奈地发现了一些症状。

    原本被击伤的身体,即便看起来完好无恙,但已然留下了隐疾。

    平时难以察觉,当他在战斗时,就明显地感觉到因胸闷、疼痛而造成的灵力运转不畅。

    特别是今日,连番战斗之下,痛感更为强烈。

    落无尘用灵识内视身体,发现有一点黑色的锈迹从后背渗透进了体内,即便他用灵力再三排斥,也无法逼出。

    灵力运转时,当经过那一点锈迹所在的经脉区域,便会无声无息地消散掉了。

    对于一名散修而言,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怎么会这样呢……”

    落无尘盘坐在地,再次从内视中回过神来,满脸无奈之色。

    他反复尝试,没有丝毫解决的办法。

    “正当房屋漏,偏逢连夜雨。”

    落无尘深深叹气。

    他原本因葫芦产生的一些喜悦之情,在此时消散得丁点不剩。

    “你不是寻常人,连脚上的铁锁,竟也充满邪异。只是没想到,我与你之间,竟结下了不解之缘……”

    落无尘取出戒指,拿在手中轻轻抚着,眸中闪过黯淡的神色。

    眼看天色,再次被夜幕笼罩,落无尘顾不上休息,捏出“潜息诀”,往着一个方向赶去。

    夜里的山脉,危险更多,充满了未知的因素,落无尘已经不敢再妄自判断了。

    谨慎小心,才是生存之道。

    脚步匆匆,逆风而行。

    在他头顶,飞鸟啼鸣,成群结队地返巢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