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七十三章 抱了谁的大腿

时间:2018-07-12作者:一碗白菜

    一代人族剑者,实力之强,让异族也无可奈何,却终究逃不脱泯灭于同族手中的宿命。

    落无尘记起,那个已沦为僵尸之身,依旧脚带枷锁,步法蹒跚的身影。

    他最终,也没能躲过劫难……

    落无尘沉默片刻,幽幽一叹。

    人如剑,坚硬笔直,不可弯曲,不可折。

    或斩破一切,或傲骨蔑生。

    “如果我到了这种地步,我想……我会深藏起来,卧薪藏胆,再伺机复仇。”

    落无尘摇头苦笑,他的思想理念,就是活着才有一切。

    再抬头,落无尘惊奇地发现,这身躯庞大的大妖白熊,竟然沉浸于感伤之中,似乎也为那人的陨落而大为悲啼。

    许久,落无尘静静地候着,见它终于收敛了情绪,才试探地问道:“前辈与那人相识?”

    白熊闷声叹息,震起雷声滚滚。

    “既相熟,也不熟。”

    它目光微冷地看了落无尘一眼,继续说道:“如果他本人此时在我身前,我会与他搏杀一番,论个胜负出来。”

    落无尘听得暗暗咋舌,心道:“不愧是妖兽,到底还是压不住好斗的天性。”

    也许是觉得没了什么趣味,白熊双掌撑地,缓缓地拔动身子,与人般直立起来。

    这一刻,落无尘再看它的面部表情,就需要将头昂成极限了。

    这白熊的体型,比寻常的小山还高大。

    它再也不看落无尘一眼,转身将之前背靠的,几棵足有它膝盖高的古树踩碎在脚下,便欲要离去。

    落无尘神情纠结,再三犹豫,还是出声喊道:“晚辈想知道,为何熊前辈要为一个人族而伤感。”

    白熊闻言驻足,高大的身影遮蔽了一片冷灰色的天空,它回首瞥了落无尘一眼,竟然已十分冷漠。

    落无尘被看得通体冰凉,血液几乎静止,甚至呼吸不畅。

    只这一瞬,它再次让落无尘知道,他面对的是一头实力滔天的凶兽。

    但落无尘很想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人与异族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存在。

    熊声响起,顺着冷冽的北风在四周传荡,听着清晰无比。

    “很多年前,万域山脉中有十大强者,我排在最末位。他来了之后,杀了前九个……”

    落无尘目瞪口呆,在心里消化着这句话,越来越觉得难以置信。

    “躲避追杀而来的人族强者,都能顺道将异族遍地的万域山脉中的十大强者干掉九个?”

    他呆立着,白熊却大步流星,一路地动山摇地远去。

    落无尘回神过来,只看到一个黑点在天际边。

    他连忙运起灵光,在储物戒上连拍,将那个神秘的葫芦取出来,托在掌心。

    落无尘运气到胸腔,放声大喊:“熊前辈,此物为何?”

    可惜,那个黑点只是定了一瞬,随即闪烁数下就消失不见了。

    天地间,风雪交加,恍如白昼。

    不知不觉,居然已是深夜。

    落无尘手捧葫芦,久久沉思。

    过了一阵,他目中流出精光,将葫芦收进储物戒,才踏着雪地往来路赶去。

    “从白熊的只言片语中,可以推断出,我能在山脉中不受异族攻击,缘由应该在这葫芦身上,毕竟小人属于异族之类。如此来看,小人来历果然不简单。”

    落无尘一边悠然行路,脑海里各种念头翻腾不停。

    他一想到葫芦是用一只再普通不过的纸鹤换的,便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没想到,我也有运气好的时候。”

    落无尘摸了摸鼻梁,哑然失笑。

    他与小人相识的过程,再来回想,反而更感有趣。

    一个是看上了妖珠,宁死不松口,即便拼个鱼死网破,也要收入囊中。

    另一个则是懵懂无知,对一切充满新鲜感,如孩童一般。

    当真是不知者头硬,如果让现在的落无尘重新经历一遭,打死他也不敢跟一个妖族大能都卖面子的小家伙谈条件。

    “不过,既然有葫芦在,可保安全的话,倒也可以辅以阵法,提升修练效率。”

    落无尘这么一想,心里便有些急迫起来。

    提升实力,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首要目标。

    之前他修练几日,只敢偷偷布置一个聚灵效果甚微的“小型聚灵阵”,生怕动静太大,招来凶兽袭击……

    “小家伙,若以后有机会再见,我一定折只更大的纸鹤给你。”

    落无尘口中喃喃低语,明亮的眸子如雪夜点星。

    有小人的无形帮助,终于能让落无尘沉甸甸的肩膀轻松了一些,最起码他可以心无旁骛地游走于万域山脉,给自己收集更多的资源。

    不知是不是出于白熊的影响,原本盘旋在四周的各种野兽都不见了踪迹,落无尘绕着山脚寻了几遍,连根毛都没发现。

    他当机立断,施展“影步”,往着山脉深处又走了百里地,才终于再闻百兽吼叫声。

    这时,落无尘也发现,不是所有凶兽都视他为无物。

    当他从潜息的状态走出来,少说也有就近的十余头饿狼猛虎扑杀过来,企图将这个陡然现行的人给吞进腹中。

    “葫芦上留有某种气息,只有修练到一定地步的异族才能感受到?”

    落无尘眼神沉静,默默思索。

    “这样已经很好了,虽说有不少凶兽的实力很强,但只要那些大能不出手,我就不畏惧它们。只是,此地妖族众多,却为何不见其他异族……”

    落无尘心中揣测,难得结果,只能作罢。

    他取出长青剑,伸手一抹剑背,迸出一道墨黑色的锋刃,借着夜色掩饰,将一头蓝眸凶狼斩杀在地。

    “少了战斗的过程,还如何迎接崭新的黎明。”

    落无尘轻声而语,脚下斜跨几步,避开一头猛虎的利爪,手腕忽地翻转,冰冷的长青剑已顺势刺入它的胸腔。

    拔剑,切开夜幕,在雪的荧光下,绽放出一朵夺命的剑花。

    反复出剑,在手和腰的力量下,划过各种角度。脚步如风、似骤雨,落地无声,淅淅沥沥的血珠子连成线,灌进了浅浅的脚印里。

    雪很冷,温热的血,也渐渐凉了。

    不多时,十多头妖兽躺尸遍地,颜色各异的血止不住地流,将洁白的雪染得斑斑点点,格外醒目。

    仅剩的几头,终于被击溃了最后一丝渴望,它们眸中的疯狂被恐惧替代,在落无尘冰冷的目光中再也不敢停留,哀鸣一声消失在了夜幕中。

    妖气弥漫着,与让人作呕的气味掺合在一起,顺着北风,往远处去了。

    不一会,这个夜了起来。

    “嗷呜!”

    “嗷呜!”

    兴奋的兽吼声连绵不绝,并逐渐靠近。

    落无尘似若未闻,倒拖着一只狼尸,缓缓往山腰上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