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七十二章 他

时间:2018-07-12作者:一碗白菜

    白熊歪着头想了想,又说道:“他的剑法很不错,实力很强,可惜就是**太弱了,就像你一样弱小。”

    它打了个响鼻,喷出两道浓郁的白雾,蒸化了大片飞雪,顿时这林间变得朦朦胧胧起来。

    “百年前,他躲避仇人追杀,误闯进这万域山脉,凭借一把雨剑杀了不少各族强者。但他与你不同,那些嗜血之辈自然不会容忍一个人族进入万域山脉,更别提放任他一路杀过去。”

    伴随着雷鸣般的话语声落下,那双明亮的大眼中流出一丝回忆之色。

    它的一双深邃的眸子,似乎又看到了许多年的一些画面,透出一抹感慨、一点失落。

    落无尘听了这段戒指之主的过往经历,心里亦是波动不已。

    一个人单枪匹马,在被追杀的情况下,还能诛杀不少异族强者,那是何等实力。

    落无尘只是初窥山脉小小一角,就已见到了不少凶煞滔天的异族大能,谁知道在阴暗幽深的角落,会不会还藏着什么恐怖的存在。

    他稍有感慨,随即回神过来,想起白熊刚才讲过的话。

    “他与你不同……”

    落无尘陡然一惊,脑海里电光闪亮,浮现出几个念头。

    “我慌不择路地进了这万域山脉,却没有遭遇异族攻击,果然有问题在里面。”

    落无尘神色微动,情不自禁地摸了摸手上的储物戒,心里若有所思。

    他昂着头,瞅见白熊正懒洋洋地半眯着眼,已经快睡过去了,小心翼翼地问道:“前辈,追杀他的,也是人族吧?”

    白熊不知有没有听到,它眼睛突然眯成一条缝,高昂着脑袋,张开血盆大口……

    而后,打出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落无尘发觉不对,脸色突变,他只来得及伏下身子,紧紧贴着地面,随即就感到一股铺天盖地的腥风卷起,夹带摧枯拉朽之势从头顶犁过,声势震天,似乎要摧毁一切。

    一刻时后,落无尘从厚厚的一层黑泥中钻出来,蓬头垢面的模样映在白熊的眼里。

    它的眸子依旧眯着,一张合上的大嘴动了动,咧出一条清晰的弧线……

    落无尘耳边嗡嗡作响,他有些懵然地四处张望,发现头顶苍穹空了一片,数不清多少雪花和枯枝落叶被一股强劲的力量吹向了十余里之外。

    再看脚下,是一条呈三角形的真空地带,不仅茂密高大的树木都不见了,连泥土似乎都刮平了好几层。

    “嘶……”

    落无尘脸上阴晴不定,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白熊的一个哈欠,竟然比十级大风还要猛烈。

    落无尘的大脑一阵短路,同时为自己先前的幼稚想法感到可笑……

    “你们人族的**就是太弱了,虽然修行之资是各族中最完美的,但只修灵而不修体,何以成为真正的强者。就像之前的那人一样,任凭剑法再超群,也架不住外实内虚的事实,被拖住招式、压迫灵力,就只能任而宰割。”

    白熊嗡声而谈,目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话语中透着耐人寻味。

    雪再次落下,似乎永远不会停歇。

    遍地干燥的黑土,渐渐被覆满银装。

    落无尘被这一番话震撼到,他呆呆站立,心中惊起万丈波涛。

    “无灵根,一直是影响我心境的最大问题,终日思索修行,却总是差人一步,又怎能耐住不失望、不气馁……我的目光终究还是太狭窄,怎地就单放在修练上,而不考虑别的路子。”

    徒劳的坚持,只是在为自己的懒惰作掩饰。

    落无尘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欧阳战的身影,他手持战刀,威风凛凛,与妖兽拼杀在一起。那种战斗方式,完全是不计伤势,不顾后果,一切以一方死亡为结束的。

    修体者,往往都是天资缺乏之辈,他们领悟各种功法比较慢,所以修行之路也更为坎坷。因而,就有一些选择了修体,以自身**为“武器”,练到极致,同样可成为一方强者。

    只是,身体修炼,境界一样不可搁下,等于要用比常人更多的时间修灵炼体。其中辛苦,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的。

    “修行之路,越往后越艰难,只这短短一段时日,我就遇到各种凶险情况,以后要想保全性命,就得将实力尽快提升起来。”

    “就像石头,只要足够硬,别人就捏不碎。”

    落无尘目中幽幽,接连思索。

    他的拳头,紧紧握起,透着其复杂的念头波动。

    这白熊的话,对落无尘起到了提醒的作用。他入修道界时间不长,波折却不少,各种危险层出不尽、伴随周身,真正让他体会到了修道路的崎岖难行。

    “以后有机会,要寻一本修体功法。”

    落无尘皱着眉头,打定主意。

    他还清楚地记得,在卧仙镇时,路过集市曾见到有不少修道者在摆摊,卖的就有各种修行功法。

    再抬起头,落无尘已经敛去了所有情绪,脸上无波无动。

    他看着似乎已经睡着的白熊,盯着它的大脑袋,恭敬地问道:“前辈,后来呢,是被这万域山脉中的大能杀了吗?”

    白熊似若未闻,良久才稍微动了动身子,压得背靠的几棵古树发出不堪重负的欲折声。

    它拾起眼皮,瞥着身前那个小小的人影,见其虽浑身狼藉,却依旧身姿挺拔地站着,稍微有点满意。

    “他的神念太强,那些各族强者即便能携手打败他,也只能灭了他的**,却对神念无可奈何。本来狂暴猿王是要生吃了他的,再由鬼族囚禁神念,毕竟他杀了这两族不少高手。”

    白熊说完,用一只蒲扇大掌托着脑袋,继续说道:“但不知那些追杀过来的人族许了什么好处,将他从万域山脉带走了。”

    落无尘猛地一惊,目光冷冽起来。

    “前辈,那是多少年前?”

    白熊歪着头想了一会,有些惆怅,忽而抬头望天。

    它明亮的眸子看透层层飞雪,宛如沉迷于某种追忆之中,久久沉默后,它身上流出一丝伤感。

    这种伤感的情绪,来得太快,太猛烈,又是那么沉重,让从九天之上落下来的飞絮雪花,在临近地面的时候,变得缓慢起来。

    白熊的声音,掺合着冬雪寒意,一并顺着耳朵,钻进了落无尘的心里。

    “这样的雪,已经下了一千两百三十一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