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七十一章 白熊

时间:2018-07-12作者:一碗白菜

    光阴如箭,流逝无垠。

    当落无尘再次从石洞里走出来,天地间已飘满鹅毛大雪。

    地上积落厚厚一层,与远处山路连成一线,两旁几棵野桃树银装素裹,却不堪重负,被压弯了腰。

    感受冷冽的空气迎面而来,落无尘呼出一口气,将几片从发梢上滚落下来的雪花吹走。

    它们调皮着,争先恐后着变换了规律,与其他雪花碰撞在一起,又彼此旋转,在北风的呼啸下,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漩涡。

    漩涡打着转,愈引愈大,夹带着万千雪花,在雪地上盘旋飞舞,交织成一副美丽的冬景画卷。

    它们甚至卷起了枯叶、残枝,呜嚎着向落无尘而去。

    但他身形稳如磐石,屹立不动,任凭强风肆意。

    他静静看了一会,收回目光,迈步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往山下走。

    “大雪封山,也是捕猎的好时候。”

    声音落下,很快被寒风吹散了。

    大雪漫山,一里陡坡一里险。

    一侧是光滑的山壁,另一侧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落无尘脚步轻快,踏着步子,仿佛在雪地中滑行,几乎没有留下脚印。

    这是他学自禁制中人影的步法,结合自己的“疾风步”,速度更上一层楼。

    身形如风,轻盈似雪,一段山路走着,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脚不沾地。

    他在禁制空间中以灵识练过这步法,但用**施展,还是第一次,因而逐渐找到了感觉,并一发不可收拾,沉迷在这种飙速的快感中。

    路到底,有一片披着白冠的树林,乍看还是一点黑白色,呼吸间已经到了近前。

    落无尘下意识地减下速度,但还是有些控制不住,一溜烟冲了进去。

    他眼睛睁大,瞅准了身旁快速掠过的灰色树影,小心翼翼地一一避过,才终于在深入五六里后减缓下来。

    但有惯性驱使,让他仍不由自主地冲过林间空旷,向着一抹庞大的雪白撞去。

    没有异声响起,落无尘只感到触体柔软,一股反向的力将他又弹飞了出去,落在雪层覆盖的枯叶堆中。

    落无尘有些晕头转向地坐起身后,只瞅了一眼,就猛地瞪大了眼睛,脸色变得比雪还白。

    他昂着头,呆呆地盯着身前,吞下了一口唾沫,嘴唇微颤,双腿发软。

    他撞到的,居然是一头巨熊。

    它通体雪白,体型仿如一座小山丘,正坐在地上,背靠几颗高大粗壮的古树。它的两只宽厚的掌,犹如特大号蒲扇,随意地放在鼓鼓的肚子上。

    模样姿态,竟似人一般,说不出的惬意与慵懒。

    此时,它一双灯笼般大的漆黑眼眸,正投在落无尘身上,里面闪过一丝戏谑的神色。

    落无尘被这目光一视,只觉通体透明,再无任何**可藏。它不仅体型恐怖,本身实力也深不可测,明明是妖族高手,竟能控制浑身妖气无丝毫外泄。

    落无尘脸上一阵发紧,只是在心里念叨。

    “雪天路滑,要谨记慢行……”

    他这次真是长心了,虽说随行使用“潜息术”,一路上也没吸引到什么凶兽的注意,但这种自投罗网的行为,却真是实属运气差。

    一般有大型凶兽栖息的地方,往往会释放出强大的威压,以提醒其他凶兽,此处已为有主之地。

    落无尘一路疾奔,也是保持万分警惕,对感到危险的地域直接绕行,却没察觉到这片密林中居然藏着一头熊。

    熊是很可怕的凶兽,从中州大陆远古密林走出来时,落无尘见过不少。它们往往身躯庞大,皮糙肉厚,且生性残暴,没有什么敢轻易招惹它们。

    但这么大的熊,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落无尘手指打着颤,微微抬起,想摸几张符出来,但眯着眼思索一下,还是放弃了这种毫无用处的打算。

    人与妖相遇,向来都是以一方倒下为结束,相互之间沦为食物,更是极为正常的事。

    苍穹落尽万花开,白头终思不该来。

    落无尘僵硬地站着,不敢动弹,他的墨发渐渐被雪覆盖……

    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对视着,之间相距着白熊一伸手的长度。

    良久,有沉闷的声音响起,如惊雷炸耳。

    “人,你有事吗?”

    落无尘腿上一直埋着暗劲,做着趁机夺一丝生路的准备,乍一听这话,吓得险些跳起来。

    他随即反应过来,明白始终姿势未变的白熊是在给自己说话。感受到它态度颇为古怪,落无尘压下心中诧异,连忙说道:“拜见前辈,晚辈只是路过此地,无意冒犯,还请见谅。”

    落无尘说完话,微垂眼睑,悄悄盯着白熊滚圆的肚子,心里揣测着它有没有捕过食。

    “白熊为妖中强者,自然通了灵智,既然它照面没动手,我被它杀掉的可能就小了很多。只是它这耐人寻味的态度,让人实在提心吊胆。但若逃,比较难……”

    落无尘皱着眉头,再三思量。

    其实,也不是所有妖都喜欢吃人。

    而且妖修炼到了一定地步,本身兽性会蜕变不少,不似一些灵智未开的凶兽,满脑子都是捕食和交配。

    一番对话之后,又是让人压抑的沉默。

    “这就不聊了?”

    落无尘心里突突地跳,惊起数个念头。

    他又等一阵,见白熊还是懒懒地坐着,暗暗咬牙,下定决心要拔腿逃走。

    人的心思尚且猜不透,更何况妖兽的想法,还是尽快远离为妙。

    灵力从丹田悄悄运出,尽数灌入双腿,落无尘正想来一场绝命逃亡,却听惊雷声再起。

    “我想起来了,你的步法,我曾见过。那个人,他还在吗?”

    落无尘听闻,心中掀起波澜,他身形一拔,明亮的眸子对上了一双如皓月般的熊目,缓缓开口。

    “他……已经死了。”

    白熊察觉到落无尘话语中的低沉,用大掌摸了摸脑袋,抖下大片“簌簌”的雪。

    “哦……”

    它顿了一会,又开口。

    “用你们人族的关系来看,他是你师傅吗?”

    它的声音翻滚,其中透出一丝憨厚。

    落无尘神色有些复杂,沉吟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用我们人的话来讲,只要是教别人知识的人,都可以尊称为师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