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六十九章 暴雨传剑

时间:2018-07-12作者:一碗白菜

    人影的剑被持在手里,随着他的动作或刺、或挑、或挽,不时借臂划弧,忽而又连点虚空某处。

    动作姿态,说不出的……笨搓。

    就像是一个刚会行路的婴孩,走都走不稳当,却偏偏迈腿去学奔跑,于是避免不了要摔跤。

    在落无尘眼中,那舞剑的人影便是如此。

    他的剑法暂且不提,但他的动与动之间,不仅不连贯,反而更显僵硬多一些。

    作为一个擅剑者,落无尘看着很难受,如果这人影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存在,那他肯定忍不住要上前指点几句。

    突然,人影的剑走出一招,只有一瞬,随即便收,却被落无尘的目光给清晰地捕捉到了。

    他眼前一亮,忍不住上前两步,想看得更仔细一些。

    刚才人影直刺一剑,本是轻飘飘地递出,却在手臂打平的恰当时候变化,这剑法变招来得那么忽然,却又如潺潺流水一般自然。

    落无尘长久使剑,因而清楚得很,当剑持在手里,手臂打平时,便是过了剑的最大威力范围。若想刺入对手的胸膛,就必需借助自己的腰腹力量,以求增加攻击力度。

    虽说修道者之间,所使武器往往都铸了阵法、禁制进去,可因自身实力高低当法器施展,但那到底还是借了法术的手段。

    以剑身本体的刃与锋伤敌,已经极不多见了。

    而若修成极致的剑客,往往自带剑势,单凭不可抵挡的“势”,便能破人心神,诛杀强敌。

    这是落无尘始终向往的。

    人影依旧在舞剑,动作依如先前,再无丝毫亮点可窥。但落无尘认真地看,目中更是精光闪闪,流出一丝慎重。

    天下剑法不穷,各有千秋,若能学到便是机遇。哪怕只有一招,若足够惊艳,也算不虚此行。

    落无尘自认为,刚才人影那一剑,他施展不出。

    以不动制万动,是剑者所长之处。

    站如松,脚下仿似扎根,手中持剑,任凭风雨袭来,衣衫不沾半滴水。

    能做到这点,凭借的便是剑的变招,眨眼间打出千变万化,实际肉眼所见的,只有平淡无奇的一剑。

    这样的一招,比在灵力施加下的华丽剑法,却要恐怖不知多少。

    人影剑如风,在这单调的世界里,刮起了一阵席卷心神的气流。

    他的脚下终于开始挪步,跟随剑的走势,连成如暴风雨般的剑法。这一场雨,在厚重黑帘中肆无忌惮,声势惊人。一把剑,准确的说是一道剑影,在雨幕中骤缓骤急,若隐若现,陡然间劈出一片灰色的长痕。

    落无尘瞧见,脸上露出震撼之色,身子已经忍不住轻颤起来。

    “能有幸窥见此等高深剑法,就是再困我一段时间也值得。”

    他瞪大了眼,不放过人影的任何动作细节,甚至其脚下挪动的步子,也尽量地记在心里。

    这人影的本体,绝对是一名绝世剑客。单这使剑的造诣,已达到虚演万物、法蕴大道的地步了。

    即便相隔不近,落无尘仍能感受到那种暴雨如瓢泼,雨珠冰凉,风雾朦胧的真实感。

    这就是剑法所创时,其人正处的环境,悟出属自己的剑道中蕴涵天地意境,才会演化一场让人身临其境的暴雨。

    落无尘眸中幽幽,手上双指作剑,也跟着人影的动作开始游动,尽力模仿。

    此时,他的动作与人影最开始舞剑的姿态很相似,剑法沉缓,或者说是粗笨,模样丑陋无比。

    他作旁观者还尚且觉得简单,但当真正持剑,沿着人影的剑法去动,才发现其中艰难之处。

    接连几个剑招使出,落无尘察觉到一种深深的后继无力感陡然生出,让他徒有其形的剑法,也因之戛然而止。

    “明明照葫芦画瓢,即便生不出剑势,也不至于接不上吧。”

    落无尘停歇下,依旧盯紧了远处人影,脑海里念头翻腾不已。

    他目光如炬,将人影所有动作尽收眼底,并在心中细细思量。

    很快,他就发现了端倪。

    那人影脚下踩着的步子,也带有某种奇特规律,与剑法并施,几乎天衣无缝。

    落无尘一直被人影手中剑所吸引,对于其他动作,也只是粗略一瞥,竟然忽略了同样至关重要的“步法”。

    毕竟,这人影单单一把剑在手,就蕴涵了无穷妙意,引得落无尘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哪里还顾得其他。

    “人同剑走,步法随心。”

    这句话,是落无尘曾在一本剑诀秘籍的扉页里看到的,也足以证明,步法与剑法的相辅效果极大。

    落无尘本身所通剑法不少,“疾风步”也练得足到火候,但还未曾在两者并施上动过心思。

    人影幻而难辨的动作姿态,在不住演练,似乎永远也不知道疲倦与累,他的身形单调而奇异,在落无尘的瞳孔中映出一抹闪动的光亮。

    那抹亮,宛如星光般耀眼,深深印刻在了落无尘的心里。

    他脸上流出笑容,眉头舒展,墨发张扬,浑身上下洋溢着见猎心喜的兴奋。

    “不知前辈为何人,但留下此等传承,让这暴雨剑法不至于深藏绝世,便是一种受人敬仰的精神所在,此乃人族幸事。晚辈落无尘,自当全力领悟,不负前辈所期。”

    落无尘收敛神色,躬身遥遥施了一礼,低声而语。

    他脑海中想起那个面目狰狞,肤色黑青的可怖僵尸,又记到它脚带铁锁,步伐蹒跚的样子,心底各种念头层出,最后只剩下深深的痛心怜惜。

    “能使出这种剑法的人,绝计不可能是凶恶之辈,却惨遭铁锁加身,身化僵尸,落了个凄惨下场。”

    “唉,日后若能寻得蛛丝马迹,我定全力帮你复仇。”

    落无尘神色冷峻,许下森森誓言。

    人影剑法愈加快速,那黑压压的暴雨中,也急骤得落地飞珠,与朦朦胧胧的水雾交融,引出惊雷滚滚。

    剑如龙,在云层中翻滚。

    乌云压顶,掩着一道若隐若现的剑光直势而下,夹带狂风暴雨,仿若要把这天地劈成两半。

    落无尘呆呆望着,再也按捺不住。他沉下情绪,竖指为剑,稍垂而下。

    这一刻,落无尘持着他自己的剑。

    “前辈,若风雨浇愁,那便一同而往吧。”

    他身形笔直,神色坚定无比,缓缓步入暴风雨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