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六十六章 长梦难醒

时间:2018-07-12作者:一碗白菜

    又一会,随着更多的荧光符号融入网型禁制,原本的涟漪逐渐变成了巨浪,波涛汹涌、声势惊天。

    就连被夜色渗透的石室,也忽地在黑暗中亮起了一抹星芒。

    星芒吞噬荧光符号,愈发明亮,四周闪烁着幽寂的光,或明或暗,甚是奇异。

    落无尘原本被夜幕包裹的身形经这道光的映衬,又渐渐地清晰起来,在石壁上拉出一条又细又长的影子。

    他的脸颊显露着,在光的照耀下一览无遗。双目微闭,眉头紧锁,嘴唇撇成浅浅的一条上弧线。

    这些个神情姿态,暴露出了落无尘此时的心理波动。

    翻涌的禁制之网,为打入法咒增添了难度,也让落无尘不得不投入十二分的精力,来凝聚心神,校准每一个法咒的落点。

    不多时,他再次感受到了极限的感觉,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其中滋味了。

    借着光,可以看到,落无尘的脸上开始透出一抹病态的红色,表情也带着痛苦。

    “再坚持一会,马上……马上就破开了!!”

    他的心底,有一股劲头在支撑,让他将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落无尘的额头,一根青筋突突地跳动,似乎不受控制要挣断了。

    他的识海内动荡不堪,浑浊无比,只剩下一丝的本能在往外输放灵识,支撑着破开禁制的最后一波冲锋。

    施展法咒,消耗灵力并不快,因此落无尘还能坚持,若是灵识和灵力都耗之一空,那这次破第二层禁制,就真的以失败告终了。

    “啊!啊!啊!给我破!!”

    落无尘竭斯底里的咆哮,奋声大吼。

    他手上打出最后一个荧光符号,控制着将其落在禁制上某个点,随即意念一动,双掌猛地握拳。

    灵识可见,网型禁制上每个十字交汇的点,在此刻都爆起一丝荧光,呈圆形往四周扩散,并很快与其他荧光交汇,而后融合在一起。

    眨眼间,约有七成禁制被荧光覆盖,密密麻麻,开始腐蚀起来。

    这种情景,就像是一杯清水中滴入了一点其他的东西,即便比例相差很大,但经过时间催化,清水也会逐渐地被污染掉的。

    落无尘塌着腰,乏力地垂着头,浑身肌肉都在不住地打颤抽动。他强打精神,半掀起眼皮,将最后一点灵识放出,关注着禁制的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落无尘只感觉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让他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直挺挺的躺倒在地,沉沉地睡死了过去。

    戒指上,原本牢不可破的网型禁制,在荧光符号的作用下,逐渐地暗淡变细,连韧性也缺失了不少,松垮垮地叠落着。

    可惜,随着时间推移,荧光符号却先一步耗尽了能量,逐一熄灭了。

    少了法咒的同化渗透,原本萎靡不振的禁制再苏活力,逐渐地恢复起来。

    石洞里,夜色如墨,趁着光明败退,肆无忌惮地笼罩了过来。石洞中的一切,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望无际孤独的黑。

    落无尘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看上一眼最终的破禁结果,但如果他看到,恐怕也会抡起长青剑,再去寻找戒指曾经的主人,狠狠地跟它理论一番。

    “人都死了,给活人留点活路不行吗……”

    可是,僵尸本就为死物,栽在落无尘的剑下,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也许,即便是僵尸生前,也没能料到,自己的储物戒会有一天落到一个低阶修道者的手里。

    而且,那名修道者虽实力不够,但却拥有独特的不存于这个世界的手段,他为了破开层层禁制拼尽全力,甚至剑走偏锋,最后险而成功。

    落无尘很累,他一直很累。

    从出生到长大,从活着到死去,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

    他的脚步,始终未停,甚至以后也不会有驻足歇息的可能。

    也许,这就是落无尘的路,注定奔波的命。

    他从未退缩,即便有时候也发牢骚,有时候也气馁失望,有时候甚至会感到厌恶人生。

    但他的脚步,却是从头到尾的坚定。

    包括初心,也从未改变。

    ……

    有些时候,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是世上最幸福的感觉。

    落无尘耗尽了精力,严重缺乏睡眠,他将一切的担子和压力都暂且搁下,给自己了一次畅快淋漓的休息。

    他的梦,很长很乱。

    他的呼吸,有时急促,有时平缓。

    他梦到了师傅,梦到了李明杰,还梦到了白风和王倩……形形色色的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如画卷铺卷,流水一般在他的梦里放映。

    “师傅年迈,不知以往服用的那些草药还好不好寻找,希望自己嘱咐的那些朋友,能照顾好他老人家……”

    “师傅,我以后再也不气你了,我保证。”

    “师傅,我想你了……”

    落无尘头枕碎石,以石地为床,沉沉入梦。

    他睡得香甜,还不时翻个身,嘴里吐出含糊不清的话来。

    这是他心底,最脆弱的存在,也是最深刻的记忆。

    遭坏人陷害,背负罪恶骂名,这一切都是落无尘选择自我了断的原因。

    作为一名为民除害的道家传人,他无法忍受万人指责的屈辱。即便事后,他诛杀元凶,使冤案昭雪,却因为某些缘故,没有洗清污垢的机会。

    而一些喜欢看热闹的人,还故意闭上了眼睛,用风言风语将锋利的刀剑劈砍在别人的身上。

    冤案所生,震惊世界,吸引了无数的目光,大多数人其实对谁是真正的凶手并不在意,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话题。

    一个普通人,怎么有能耐杀百人取心,在刻意的探究下,关于落无尘的所有,都最终公诸于世。

    自己如何都无碍,却在无形间从“守护者”变成了“大恶徒”,给师门蒙羞,这是落无尘无法忍受的。

    数不清有多少人,在围绕着“落无尘”这个名字进行谴责,即便里面也有他曾救过的人。

    他们的行为,是毁灭人心的最恐怖的武器。

    前世的落无尘,存活的意义,便是为了世人。这是从小到大,师傅始终教诲的。

    所以,当舆论和枷锁加身,落无尘始终茫然无措,不知如何逃避和解释,又无颜面见师傅,只能选择含恨而终。

    他放弃了生活,放弃了未来,甚至放弃了一切。

    他即便不舍、痛苦,却又无可奈何。

    这是一条绝望的路。

    ……

    石洞里,沉睡中的落无尘喃喃自语,不知又在说着什么梦话。

    他的眼角,几滴滚烫的泪珠顺着脸颊流淌,滴落进发梢里,打湿了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