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五十章 窃珠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眼见密密麻麻的妖兽如潮水般消失,落无尘缩在角落,望着变得空荡荡的地下河道,有些惆怅、有些忧虑。闪舞小说网www

    “这些妖兽去攻卧仙镇,定然所图不小,不知那些修道者能否守得住。”

    在异族面前,其他的一些纠葛,就需暂且搁下。

    落无尘清楚,若是卧仙镇被妖族攻破,那自己唯一的栖息之地就没了。失去了环境的庇护,在这漫天野地里想要安心修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还有法宝、术法,甚至是稀少的丹药等什物,这些都需要一个完善的圈子,才能获取得到。

    落无尘稍微思索,心里打定主意,等下就潜回卧仙镇,杀些妖兽,也好尽几分微薄之力。

    “自己,好歹也是一名修道者……”

    但此时,还有件事要先处理掉。

    他从角落里走出,往河道边的石台靠近。

    虽说这些妖兽是倾巢出动,但落无尘依旧未解除潜行的状态,他身上贴着的多张符纸,相互间连成一种神秘的阵法,让他的身形变得若隐若现,难辨踪迹。

    距离兽首人身的六臂泥塑越近,落无尘越觉得心里跳得加快了几分,他仔细看去,将石台上下打量了两三遍,却又没发现别的不妥征兆。

    仿佛,它真的只是个用泥巴捏出来的塑像。

    但它手中托着的黑色妖珠,却始终都在散发着幽寂的光,一看就是非凡的宝物。

    走两步,停下。www

    再走两步,驻足……

    在距石台还有七步远的时候,落无尘彻底站定不动了。

    他用左手抚着下巴,似乎在考虑什么问题。

    过了半晌,他才终于有所动作。

    探手入怀,摸索几下,掏出。

    这是,一张比平常符纸大很多的黄纸。

    落无尘摊掌于身前,将黄纸放在上面,而后伸出另一只手,以指作笔,运起灵力画了起来。

    他画的很快,但符路繁琐,黄纸被密集的符号和符印填满,耗费了不少时间。

    但好歹还是画好了一张符。

    他捧起符,两只手一起忙活,十指翻飞,不大会就叠成了一样东西。

    振翅若飞,扬颈作鸣……俨然,又是一只纸鹤。

    唯一的区别是,这只鹤比较大,与家鸡体型差不多。

    落无尘拎着它的脊背,详端一番,对自己的手艺甚是满意。

    这种术法手段,前世落无尘用的多,因此娴熟得很。虽无大用处,但在某些特殊的时候,能有不错的奇效。

    落无尘抬了下眼皮,瞄了一眼离得不远的泥塑,嘴角噙出笑意。

    他不再耽搁,打了个响指,用暗劲逼出一滴血来,如点灯一般在纸鹤头上印出两个红痕。

    “呼。”

    一口气吐出,正喷在纸鹤身上。

    肉眼可见,纸鹤开始轻轻颤动身体,振翅而立,扭动长长的脖颈,似乎在四处张望。闪舞小说网www它被血点出的红痕,悄然间发生了变化,竟然变成了一双灵动的眸子,里面闪烁着莫名的幽光。

    落无尘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快去吧。”

    纸鹤扇起翅膀,亲昵地在落无尘手背上蹭了蹭,才盘旋而起,往石台飞去。

    落无尘脸上带着凝重的神色,抚了抚储物戒,掏出长青剑持在手中。他想了想,又取出两张符菉来,捏在另一只手里。

    “天下没有现成的馅饼,只有遍地的陷阱,至于如何取舍,方法很重要。”

    这一点,落无尘深刻领会。但他初踏修道界,可谓是“穷苦至极”,白手起家何其艰难,再加上存在资质差距,若再不走些特别的路,如何能有大作为。

    所以,落无尘不得不给自己施加压力,即便直觉一次次地警告自己,这座泥塑很不简单,但他依然选择了铤而走险。

    “希望纸鹤能争点气,别被它给发现了。”

    落无尘眼巴巴地盯着,手心里浸出汗。

    经过观察,他猜测这泥塑应该只有在触碰到才会生出变化,它体内的某种强大力量,并不是一直清醒的。

    不然,自己早就被发现了。

    所以,落无尘想到了用纸鹤窃取妖珠。

    纸鹤是术法的手段,需要的灵力极少,平时一般用以传信带话。通过特殊的手法折叠而成,与天地间存在的灵气并无区别,很难被发现。

    而大纸鹤的制作,则要繁琐很多,不仅要画符刻灵,还要辅以更为高深的手法和手印,才能让它具备携带物品的能力。

    纸鹤无脚,不能停卧,它飞得缓慢,十息才到泥塑身前,对着黑色妖珠降了下去。

    到了近处,纸鹤扑扇着翅膀,细长的脖颈扭动几下,它原本棱角分明的头上突然裂开一道宽大的缝来,极像是一张嘴。

    只是这嘴虽不大,似乎内有乾坤,随着纸鹤缓缓低首,那颗黑色妖珠就被它一口吞下了。

    落无尘望着,只觉得嘴唇有些发干,手中长青剑握得更紧了些。

    “成败……在此一举。”

    他腿上贴了十余张符菉,都是“疾风符”,显然早已准备充足。

    同样的符菉效果并不能叠加,但提前备好了,总比危急关头再使用强得多。

    落无尘战斗经验何其丰富,他知道一秒一息,在关键时刻都有可能会改变命运。

    纸鹤吞了妖珠入体,返回的速度更为缓慢,纸制的翅膀几乎两息才扇动一下,也不知道它凭借的什么力量在飞行。

    落无尘并未关注纸鹤,他只是将目光放在泥塑上,死死地盯着。他的额头上泌出汗珠,顺着脸颊流淌,滴落到了地上。

    他的双脚似有呼吸地上下起伏,这是灵力灌入腿上经脉,准备施展“疾风步”的缘故。

    气氛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沉闷压抑,让落无尘呼吸也变得加重了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纸鹤终于到了,它悠悠地落到了落无尘的掌心里。

    落无尘脸上警惕之色分毫未褪,他伸出手捏着指诀点在纸鹤腹部位置,上面就开了一个方形的洞,黑珠赫然躺在里面。

    “没想到,如此轻易就得手了。”

    落无尘呼出一口气,抚了抚储物戒,想把它收起来,却发现并无动静,知道这不是寻常的宝物,便只能作罢。

    他拆开纸鹤,用黄纸将黑珠包裹,塞进怀里,贴身放置。

    此时,落无尘在心中庆幸不已,自己冒险窃取神秘妖珠,还作了多种逃命的准备,竟没想到泥塑真的只是个死物。

    落无尘不禁自嘲,自己真是小心过头了。

    他最后瞥了一眼石台,正要迈步离开,却突然僵住了。

    “额……”

    落无尘浑身汗毛一霎间全部乍起,只觉得体内血液都倒流了起来,他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瞳孔缩成了一个点。

    “泥塑……怎么,不见了?”

    落无尘只觉得大脑有些迟钝,加上恐惧引起的战栗,让他的手也在不断颤动。

    “前一眼还在,后一眼就消失了。”

    落无尘咽了口唾沫,惊疑不已。他一直在关注石台的风吹草动,不可能让泥塑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

    这真是诡异的一幕,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难道……”

    落无尘心里咯噔一声,手中长青剑微微提起,灵力吞吐出锋利的剑芒。

    身后,吹起一阵风。

    又寒,又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