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三十一章 山海门异变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中州大地上的灵气逐渐稀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有些明显的征兆。

    比如江河中的碧水变得浑浊腥臭,鱼虾生存艰难,浮尸大片;翠绿高大的林木渐渐生机匮乏,无故干枯腐朽的树随处可见;又或者种出来的庄稼,穗扁杆黄,颗粒无收。

    多雨的江南也能连着数月的晴空万里,人只能躲到屋里,纳凉怨天。活泼的黄狗一并焉了下来,缩在角落伸着舌头。

    水源稀少的极北之地罕见的天气转暖,却连打水也变得更加艰难起来。

    街上玩耍的孩童,拖着鼻涕,梳着朝天辫,眼中缺乏了一抹子的机灵劲,说话思考中,都显得有些迟钝痴呆。

    这是被剥夺了灵气后的中州大地,数不清多少时间过去,伤口已被抚平。而她的喘息声却越来越沉重,就像是一位病入膏肓的老人,离闭上眼睛就差那么一口气了。

    可惜,这种让人绝望的变化,即便肉眼可见,也没有谁能轻易改变。

    李明杰既是如此,他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少年,最为感同身受。他痛苦也好,无奈也好,都不过是一些微弱无用的情绪而已。

    也许有一天,他也将如同一截枯木,被掩埋在荒草丛里,最后融入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

    他已经很老了,就像是一根快燃尽的蜡烛,虽然依然有光亮,也终逃不过被黑暗吞噬的命运。

    所以,他将渺茫的希望寄托在了落无尘身上。

    从相遇到相识,这个年轻人都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不仅仅是独特,甚至可以说是唯一。

    这个平凡世界里诞生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李明杰的直觉告诉自己,可以尝试一下。

    即便,要付出代价。

    他还记得落无尘说过的话。

    “只有坚强的人,才有资格品尝痛苦。”

    ……

    ……

    飞剑落无尘并不陌生,前世虽没有御剑飞天的机会,但他还是坐过几次飞机的。

    于是,存心想看落无尘出丑的李明杰再次失望了。

    他扭过头去,看着身后一脸若无其事欣赏脚下山川美景的人,几乎要怀疑这位是不是真的只是个小小聚气境。

    ……

    “你认识路吗?”落无尘突然开口问道。

    “恩?”

    李明杰下意识地应道,他随即想起来,自己貌似并不认路。

    “要不,下去问问?”李明杰很快想出了主意。

    身后的眼神让李明杰觉得后脑勺凉凉,他迟疑了一下连忙说道:“我有很多年没出来了,这个……变化太大。”

    “去燕国。”落无尘沉思片刻,开口说道。

    “好,燕国的路我认得。”李明杰轻抚胡须,神念一动,飞剑转了个头,往南面疾驰。

    他身后的落无尘挑了挑眉头,缓缓说道:“燕国……在北边。”

    ……

    ……

    燕国之北,京州。

    一抹流光遁来,速度极快,初看还在天际,眨眼间就到了近前,在云层中停住了。

    李明杰伸手搭在眉头上,凝神往下望去,只见一座平顶的山坐落在大地上,即便离得远,仍能观其雄伟。

    以他的目力,连山顶上行走着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包括表情神态。

    “来这找小情人?”李明杰有些好奇。

    落无尘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那……你不会闲着没事来抓妖吧?”李明杰挠了挠头。

    如果落无尘真是这个目的,那就有些头疼了,即便是顺路而为,也是一件比较无趣的事。

    落无尘目光平静,问道:“妖,很常见吗?”

    李明杰思考了一下,说道:“这些年,挺多的。”

    他顿了一顿,又说道:“妖喜欢魅惑一些位高权重的人,利用他们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落无尘闻之沉思起来,许久才又问道:“你知道捉妖猎人吗?”

    李明杰转过身来,在飞剑上盘腿坐下,对着落无尘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怎么,你对捉妖猎人感兴趣。”

    “他们的存在,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落无尘想了想,问道。

    他曾在赵国见过不少背着奇怪器具的捉妖猎人,游走于山林之间,将各种隐藏极深的小妖搜出来抓走,有反抗的就都被无情地杀死了。

    李明杰颇有些不屑地道:“能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一些可怜的人而已。不过有他们在,世间要稍微安宁一些。”

    落无尘觉得诧异,随即又问道:“我听说,妖族很强大,单凭捉妖猎人怎么抵抗得过?”

    李明杰咧咧嘴,没好气地道:“别整天这么多问题好不好,放心吧,慢慢你就都知道了。”

    落无尘点点头,也盘腿坐下,不再说话。

    ……

    ……

    蜿蜒的山道上,二十辆马车排成一条长龙,缓缓往顶峰驶去。

    马车并不华丽,上面也没有丝毫的雕花装饰,只是门窗皆是用厚布遮掩得死死的,显得颇为神秘。

    车队前面,十余名身着蓝色劲装的人骑着骏马带路,手中持着刀剑。

    领头的有两个人,衣着光鲜,显然地位不低。

    其中一个俊脸男子面色不佳,叹息一声说道:“咱们山海门的名声已经臭了。”

    另一个灰发男子点点头,哑声说道:“这是天怒人怨的事,没想到,我亲手干了。”

    俊脸男子神色复杂,低声说道:“大师兄,这不怪你,师命难违。”

    灰发男子昂首看着遥遥在望的山门,语气中露出一抹杀意:“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也是个好机会。”

    ……

    房间里,一人席地而坐,用一块布细致地擦拭他的剑。

    窗户开着一条缝,半缕阳光从中挤过来,斜斜地照在他的脸上。

    他长着一副眉清目秀的模样,此时貌似心情并不好,挂着冰冷的神色,浑身上下透出丝丝的冷意。

    许久,窗外有人叩门。

    “三师兄,大师兄他们回来了。”

    他终于停住了动作,站起身来,低垂的剑尖隐于黑暗中。

    “需要,一个交代了。”

    ……

    车队入了山门,沿着长而笔直的青砖路继续行进,一刻时就到了一座大殿前。

    一辆辆马车整齐地停住,在大殿前的广场上成数列排齐。

    灰发男子取出一柄柳叶刀,在一侧石阶上站立,神情自若,目光似剑,透出森森寒意。他的身后,是俊脸男子和十余名眼神凌厉的蓝衣男子。

    他们,在等待。

    十息后……

    “轰……”

    大殿沉重的门缓缓打开,从里涌出一片红艳的花朵儿来,跳跃旋转着走动,似含苞欲放,又像秋花凋零。

    离得近了,才能看清,原来并不是花朵儿,而是一群穿着大红长裙的貌美女子。她们脚步轻快,踏在石阶上无声无息,舞动着柔软的身姿,仿若沐浴在红霞里的仙女。

    顷刻间,她们到了马车旁,就四散开来。一朵朵的绽放,伸出洁白如玉的手臂,打开厚帘,从里面抱出了一个个的……孩子。

    仿佛有什么力量在吸引,红花很快又聚集到了一起,旋转着炫目的裙带,踩着石阶,往大殿里去了。

    石的白灰与裙的红艳交映在一起,又突兀地褪掉了色彩,显露出一抹子奇异的感觉,让人旁观起来,目不暇接,如赏墨画。

    那些被她们抱在怀里的孩子,都不过五六岁大,此时却仿佛熟睡了一般,紧闭着眼睛。

    灰发男子目送那一片红裙似潮水般退却,手中握着柳叶刀,沿着石阶往大殿走去。

    “一百个童男童女,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妖孽。”

    他的身后,十余名蓝衣男子也一起迈步跟了上去。

    大殿位处高地,石阶一层层铺下去,数不清有多少阶。

    不知当下是什么时段,整个山顶之上,寂静空旷,飞鸟绝鸣。

    不时有手持利刃的蓝衣男子从四面八方的建筑中钻出来,踏上石阶,跟在灰发男子的身后。

    不一会,灰发男子站在了巨大的殿门下。

    他回首望去,只见背后台阶上密密麻麻地站着不知道有多少山海门门众,蓝衣叠蓝衣,人头攒动,寒芒耀眼。

    他转过头来,昂首看着门上硕大的精致雕画,沉沉地运了一口气。

    “弟子赵明宇,恳请师尊出关。”

    “弟子恳请门主出关。”

    一声起,万声随,声声禀杀机。

    “轰……”

    殿门再次打开,只有一条缝,过一人绰绰有余。

    一名红衫女子走出来,对眼前黑压压的人群视若无睹,施然一笑,魅声道:“门主正在闭关,大师兄请回吧。”

    赵明宇嘴角噙着冷笑,寒声道:“师尊他老人家已经闭关三年,我这做徒弟的自然放心不下,今个完成任务特意前来探望。另外……我这大师兄,不是谁都有资格叫的。”

    他说着话,眼中透出凌厉杀意,几乎凝为实质。

    女子睁着一双美眸,丝毫不惧,小嘴一撇道:“大师兄舍得杀人家吗,嘻嘻,人家欢喜的很呢。”

    她话虽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丁点欢喜的意味,反而透出一股子讽刺味来。

    “锵。”

    刀芒霸道,划过一条光一般的弧线,向红衫女子劈去。

    他丹田内力喷涌而出,下手毫不留情,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女子躲闪不及,竟然被这犀利的一刀正正砍中,顿时香消玉损。

    分成两半的尸体摇晃着摔倒在地上,血水喷溅,顺着石壁流淌,浸湿了赵明宇的靴子。

    他轻松地杀了红衫女子,眼中反而流出一丝疑惑。

    “难道,不是妖?”

    他目光闪烁,挥了挥手,身后冲出二十余名蓝衣男子,运起内力,推动殿门。

    “轰……”

    这座幽寂了三年的大殿彻底敞开,山顶刮起凉风,掺和着血腥味往里头灌,发出“呜呜”的声音。

    赵明宇看了一眼俊脸男子,点点头,说道:“孙旭,开始吧。”

    孙旭抱拳行礼,而后从怀中掏出一根玉笛,放在嘴边。

    “嘟……”

    虽是玉笛,声音却悠长低沉。

    数千蓝衣人闻声而动,手持刀剑,飞一般往一片华丽建筑群奔去,杀气腾腾。

    那里,是山海门高层居住的地方。

    又有数千蓝衣人把持住了各个道路和出入口,不从者皆被诛杀。

    有妖,同时也是机遇。

    对于赵明宇来说,他本会安分守己地等着师尊老死,再理所当然地继承门主之位。

    可惜,近几年来,位高权重的门主老人家连着下达了多次命令,都是些天怒人怨的行为。

    种种迹象表明,是妖的存在,造就了这个局面。

    如若不是山海门势大,那些捉妖猎人早就闻风而来,替天行道了。

    他是江湖上有名的年轻高手,哪里容得外人来干预家事。

    “师尊,不管如何,覆水已难收。”

    赵明宇闭上双目,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迈步踏入殿中。

    “蹬、蹬。”

    他刚走进不过五六步,一抹凌厉的剑光斩来,眨眼间就到了跟前。

    赵明宇来不及提刀,身子后仰,单腿在地上一借力,斜斜地躲过了这夺命的一击。

    他惊魂未定地依着墙壁靠着,待看清身前人的容貌,惊怒出声。

    “老三,你要杀我不成?”

    白风亦是一脸愤怒,冰冷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大师兄,说道:“哼,有妖在为祸我山海门,师尊也生死未卜,你居然在这个时候添乱。”

    他说完话,看到殿外那大群的门众,更是怒不可耐,嘲讽地说道:“真不愧是大师兄,果然好魄力,一呼百应。”

    赵明宇脸上阴晴不定,半晌才说道:“就是因为师尊生死未卜,我才用此下策,也是为了山海门能重振雄风。你是不知道,最近外人怎么评价咱们……”

    “唉。”

    他话没说完,只觉得胸闷不已,叹息一声。

    白风闻之面色稍缓,说道:“刚才我跟踪那些红裙妖女,发现了她们的巢穴所在。如我所料不差,她们为了获得童男童女,一定不敢伤师尊性命。”

    赵明宇眯起了眼睛,问道:“怎么做?”

    白风盯着他的脸,说道:“只要灭了妖,我尊你为门主。”

    赵明宇不假思索地点点头,说道:”好。“

    他本身也是尊师重道之人,只是以为师尊已死,才想着谋大位的,若有白风支持,更是免去了很多麻烦。

    至于所谓的妖,他并不放在眼里。

    白风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真怕赵明宇一意孤行,那样的话,才真正是山海门的危机。

    赵明宇对着殿外的诸人一挥手,下令道:“将整座山围起来,不准进,更不准出,违者杀无论。”

    “是。”

    他双目中透出摄人心魄的杀气,拎着柳叶刀,向白风问道:“它们在哪,咱们赶紧杀过去。”

    白风点点头,将剑背于身后,已经先行带路。

    “就在殿后,有间密室,跟我来。”

    二人带着一群武功高强的门众,往殿后奔去。

    他们谁也没有发现,地上散落的女尸已不见了,只剩下猩红的血迹斑斑点点,透着诡异与恐怖的色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