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三十章 绝情的路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苦修颇久,虽然有辟谷丹在,不必为生活琐事浪费时间,但食物的味道是无法替代的。

    两人就地坐下,王倩打开食盒,从里面拿出猪肘、酱牛肉、焖鸡等菜肴。

    这些食物居然还都冒着热气,散发着扑鼻香味。

    若在那些达官贵人眼里,这种吃食不过都是些劣等饭菜,但对于落无尘来讲,哪里会计较这点,即便他不缺钱。他本身也过惯了这种平淡生活,并不觉得清苦。

    落无尘从食盒上取下一张淡黄色的符箓,拿在手中把玩。只是一张普通的黄纸,上面画着简单的朱红色符号,正中间写着一个“力”字,符中带着微弱的灵力。

    王倩也就是依靠此符,才能如同无物地提着沉重的食盒攀上的五岳山。

    她的靴子上,也贴着两张符,模样大小一样,上面则写着“疾”字。

    注意到落无尘的目光,王倩递过来一双筷子,浅笑道:“你给我的这些符菉,都神奇得很,用起来也方便。对了,这也是李老伯教给你的吗?”

    落无尘笑而不语,点点头。

    实际落无尘第一次在山顶画符,引起天地灵气波动时,李明杰就发现了。他对落无尘独特的画符手法很感兴趣,专注地站在一边看,但之后取了几张试了效果就不屑一顾地走了。

    用他的话来讲,就是修道者还是要以提升自身实力为主,外物再厉害也始终是外物。

    当然,他没问落无尘为什么会懂这些,毕竟谁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王倩为落无尘斟了一杯酒,露出一个甜甜的酒窝,笑道:“李老伯真是厉害,什么都会呢。这才几年,就教会了你这么多的法术,让我也跟着沾了光。”

    她顿了一顿,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我都不敢想,我居然也会法术了。”

    “他是为了让你给他带吃的方便。”落无尘吃了几口菜,笑着说道。

    王倩撅起来小嘴,将白净的小脸放在膝盖上,认真地盯着落无尘吃饭,口中说道:“李老伯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坏,我还曾在镇上见到他为一些穷苦人家治病呢。”

    落无尘闻之筷子一停,面露古怪的神色。

    他心中暗自嘀咕道:“治病?不是女的我把盘子吃了。”

    ……

    秋水城,揽贤镇。

    距五岳山二十里,依山傍水,风景秀丽。

    正是中午,镇里集市上热闹非凡,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

    巷子里,走出来一位白须白眉的老人,虽苍老年迈,但衣衫整洁、气质硬朗,自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清奇模样。

    他左手持着一块方旗,上面写着“神医在世、妙手回春”八个大字,右肩挎着一个小巧精致的木药箱。

    若是落无尘见到,肯定会激动地走上前来,尊敬地问候一声:“呦,李老师。”

    这人,正是下山去买东西的李明杰。

    他四下观望一番,忽然眼睛一亮,走到一位身姿丰润的年轻妇人跟前,微微额首笑道:“可否打扰稍许。”

    妇人正躲在墙根阴凉处避暑,闻声撇过头去,见到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心有好感。又见其一身行头和那八个醒目的大字,好奇地问道:“请问您是?”

    李明杰并不答话,只是浅浅一笑,淡然道:“肝脾异火,常夜不能眠,食饭无味,偶尔会胸闷难耐。”

    妇人睁大了一双美眸,惊讶地道:“老神医,您一眼就给瞧出来了。还请……还请您救我。”

    李明杰露出一个神秘高深的笑,低声说道:“小事,小事。”

    妇人寻了多家医馆,服药多日,身体始终有恙,此时自是欣喜不已,上前搀住这位老神医枯瘦的胳膊,口中说道:“神医,您可方便去我家一趟?”

    李明杰亲切的笑容愈加浓郁,连声道:“甚好,甚好。”

    ……

    ……

    吃完饭,两人并肩而行,走出道院,于柔风中漫步山巅。

    没有太多的话,气氛就变得奇妙起来。

    正是时节,大片绿茸茸的山桃树上硕果累累,挂满了小巧的青红色桃子。

    落无尘见着心喜,伸手遥遥一抓,白光微闪,掌心就多了五六个果子,光泽鲜亮、玲珑可爱。

    这是隔空取物的本领,对于落无尘来讲,不过是随手拈来。他的灵识异于常人,对灵力的掌控已达到细致入微的地步。

    王倩伸手拿起一个,放在小嘴里一咬,顿时两只漂亮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线。

    “落无尘,呜呜……好酸。”

    “哈哈。”

    看到王倩有趣的表情,落无尘笑了起来。

    他最爱吃这些山里的果子,酸甜可口,天然干净,最重要的是……很酸很甜,刺激味蕾。

    落无尘也捏起一颗,放在嘴边轻轻一咬,就感到一股浓郁的酸甜汁水流进了口中,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唔,熟悉的味道。”

    “哇,落无尘你喜欢吃这个啊。”王倩捂着小嘴,柳眉凝在一起,美眸盯着落无尘问道。

    落无尘点点头,又捏起一颗塞进嘴里,笑着说道:“以前我们那里水果贵的很,我师傅想吃了,但是我买不起,就趁着去山里办事,摘满满一大袋扛回来。”

    王倩听得有些心疼,用袖子为他擦去嘴角的残汁。

    落无尘跟她讲过,说自己有一个师傅,又老又瘦,可惜已经去世了。

    察觉到这种亲昵的动作,落无尘脸色稍僵,脚下迟缓,随即才释然开来。

    他目中异光流动,不知在思考什么。

    两人又闲走了一会,就到了方石一侧。

    落无尘想了想,以神识为引,传给王倩一套剑法和一门步法。

    都是较为简单,且威力不小的法术。

    剑法名为“落烟”,以灵力施展起来,四周会生起浓烈的彩色烟雾,朦朦胧胧、半遮半隐,美丽之下暗藏杀机,溃敌于无形之间。

    这是落无尘从一古墓中所得,因是女子剑法,就随便记在了脑海中。

    步法则名“疾风”,是落无尘从“疾风符”中摸索出来的。

    曾有一次他遭遇多头强大的鬼傀围杀,慌乱之下忘记用疾风符,危急关头心中迸现出一丝特别的明悟,灵力沿着某种线路使用,运自双腿后,居然达到了风一般的速度。

    只是消耗灵力太快,因此只能作以应急技能。

    落无尘站在方石上,看着十丈开外的王倩。

    她持着一柄木剑,正认真地施展“落烟”剑法。落无尘不仅将剑法招式以灵识传入了她的脑海,还亲自示范了一遍。

    她天资聪慧,练第一遍就能生出缕缕彩烟。

    烟雾萦绕她轻盈似雪的身体,在山巅之上纵情舞动。

    剑法如雨,或漂浮云间,或坠落天际。

    淅淅沥沥中组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帘布,在彩烟中撑起绽放。

    恍惚间,又变幻成为一把小小的油纸伞,在烟雨中沾染跳跃。

    一套剑法,亦是一幅画卷。

    烟消云散,薄衫点点,映出佳人脸。

    剑停,王倩呼出一口香气,用衣袖拭去脸上细汗。

    她一双美眸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落无尘的身影。

    “咦,落无尘呢。”王倩疑惑地自语道。她记得落无尘刚才一直站在方石上的,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她自衣兜里掏出一张符,贴在左肩上,身子轻飘飘地跃起,落在了方石顶上。

    王倩一双美眸搜寻着,仔仔细细。

    从这个最高的位置看,周围景象一览无遗。

    林中、小路、碎石堆,还有道院,空空如也。

    安静之下,风声,鸟鸣、落叶声都清晰了起来。

    她的耳边听到了无数的喧闹,心中如小鹿乱撞,就感到仿佛这个世界就剩下了自己。

    她有些慌张,更多的是无措。

    “落无尘,你在哪里。”

    “落无尘。”

    “呜呜……你去哪了。”

    她的心里有着不详的预感,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

    落无尘不会跟自己玩捉迷藏,他会去哪了呢。

    难道,是遇到了危险。

    还是,他有重要的事,只是不方便跟自己说。

    王倩悲伤难解,心中忧虑万千,不时地闪过各种想法。

    “哒、哒。”

    脚步声响起。

    王倩猛地抬起头,带着泪痕的脸上满是希翼的神色。

    她有些恍惚,看到落无尘含着笑向自己走来,欢喜地柔声呼道:“落无尘,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的。”

    王徒靖神色复杂,看着自己妹妹这幅模样,面露不忍。

    他身子跃起,落在方石上,低声道:“落无尘……他,已经走了。”

    王倩将头深深埋进双膝里,痛哭流涕,她哽咽道:“落无尘不会这样的,你在骗我。我不想看见你,你走……你走啊。”

    王徒靖长叹一声,背手站着,不再说话。

    他要在这里陪着王倩,直到她从悲伤中走出来。

    落无尘临走时的话还萦绕在他耳旁,敲打着他的心。

    “世上没有难以释怀的感情,更没有能轻易长久的人生。我们三个的命运都很悲惨,如果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过下去,自然可以。可是,你甘心吗?”

    落无尘说出这番话,并没有丝毫的潇洒,他浑身弥漫着缕缕伤感。

    他不是铁打的人,对于一个爱上自己的女人选择放手,也是对自己的无情挫伤,他的心也有不舍。

    可是落无尘没得选择,他不能平凡地度过此生,他有自己的抱负,或者说,是理想。

    王徒靖能理解,所以他在接到落无尘的“传信纸鹤”后,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落无尘在山脚下等到他,只说了这些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徒靖沉默许久,并没有对这个伤害自己妹妹感情的人,提起丝毫的恨意。

    “你甘心吗?”

    这句话一遍一遍地在他心中重复,许久,他嘴唇嚅动几下,无声地说道:“我不甘心。”

    ……

    揽贤镇外一土坡上,李明杰神清气爽地负手而立,一双老眼古怪地盯着走到近前来的落无尘。

    “这么无情,都不跟她道一声别吗?”

    落无尘无视他脖颈上的几个醒目的红印,淡然说道:“你不是经常跟我说,修道者要忘却凡尘吗。”

    李明杰挠了挠头,疑惑地道:“有这事?”

    落无尘盯着他认真的老脸,冷声说道:“我只是贪图她的美貌,并不是喜欢她。”

    “不喜欢她,呵呵,那你们两个相识十年,她还是完璧之身怎么解释?”李明杰咧着嘴笑,得意洋洋,显然对自己知道某些秘密沾沾自喜。

    看到落无尘神色如常,他觉得有些尴尬,眼珠子一转,低声说道:“难道,你那个……不行?”

    不想搭理这个一肚子坏水的老顽童,落无尘轻声说道:“她应该过上更好的生活,遇到更好的人,跟着我,只会颠肺流离。”

    他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又说道:“长痛,不如短痛。”

    李明杰闻之一愣,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出发吧。”落无尘道。

    “恩。”李明杰点点头。

    他的腰际挂着一个灰扑扑的袋子,看起来其貌不扬。

    他伸手在袋上拍了好些下,才有一抹霞光迸现,两人之间就多了一把阔面的剑,悬浮在空中。

    李明杰先站了上去,撇撇嘴说道:“你在哪捡的老古董,取个东西这般费劲。”

    落无尘站在他身后,掐着他的脖子道:“不要就还给我,我缺储物袋。”

    李明杰瞪眼道:“你稍微尊重我一点行不行?”

    落无尘道:“为老不尊。”

    李明杰再瞪眼:“你。”

    “嗖。”

    飞剑载着二人,掩着一朵朦朦胧胧的白云,化为一道流光,飞驰而出。

    顷刻间,跃过五岳山顶。

    李明杰不死心:“真不下去道个别?”

    落无尘目不斜视:“走吧。”

    李明杰唏嘘不已:“唉,你们年轻人真复杂。”

    ……

    王倩似心有所感,抬起头望向天空,一双美眸中含着泪水。

    “落无尘,我不怪你,我也会努力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