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二十六章 修练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又一年冬,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北风呼啸,发出尖锐的嘶吼,卷起雪花漫天飞舞。

    五岳山,顶峰。

    巨大的方石之上,盘坐着一个被雪覆盖的人形,似若神游天外,不为旁物所影响。

    他沐浴于风雪之中,满头黑发上结起细长晶洁的冰凌,在四周雪的映衬下,折射美丽的光芒。

    许久,北风更加凌冽。

    人影终于睁开了眼,眼睫毛上的雪粒子抖落到了衣衫上。

    他费力地控制僵硬的脸庞,挤出一个欣喜的表情来。

    沉思半晌,他缓缓举起右手,上面厚厚的一层积雪纹丝不动,并未有雪压青松的意味。

    他目似剑光,紧盯着手掌心,不时闪过期待、紧张和自信满满的神色。

    十息。

    又十息。

    ……

    一炷香之后,终于有了变化。

    一股强烈的北风袭来,吹掉了他身上大半的雪,整个手掌心变得干干净净。

    他颇有些失落地挠了挠头,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冰凌碰撞声。

    “火呢,明明感觉快出来了。”

    他有些气急败坏,又自语道:“莫非修练了半年的灵力,还释放不出来一个火球术。这个鬼世界,果然不太一样。”

    惆怅难解,他站起身子,任凭满身积雪飞落,已经轻盈地跃起,在凸石和老树上借力,起伏间走进了一处院墙内。

    其身后,一阵劲风打破了雪花飘落间的规律,卷起柔美的漩涡。

    院里没有屋舍,中间空地上盘坐着一个苍老瘦小的人,庞眉皓发,正微闭双目,枯枝般的胳膊放在膝盖上,双手捏着奇怪的指诀。

    头顶便是灰白无际的天空,鹅毛般的雪花自云层上飘落,到了院里,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影响,只落在以他为中心的三丈之外。

    那裸露着褐色土层的圆圈,与周围的白雪皑皑格格不入,却又显得无比神奇。

    这老人满脸的皱纹,如同老树皮一般,但面色红润,活力旺盛,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融身于天地之间的气息。

    但很快,这片仙尘净土就被打破。

    “李明杰,你教我的功法是不是没有用啊?”

    清脆的声音响起,夹带而来的还有呼啸的风雪。

    老人仍是一动不动,只是微微开口,便有声音响彻整个院子,压下了一切喧杂。

    “冷言,我早就跟你说过,即便不愿叫我师傅,也不能这么直接呼喊名字吧?”

    冷言上前几步,走到空地上坐下,运起浑厚的内力。身上积雪与冰凌逐渐消融,化为浓郁的水雾,将他笼罩在里面。

    白蒙蒙的一片雾气在弥漫,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我也早跟你说过,我已经有师傅了。再说,你肯定也不喜欢遇见高手就跪地磕头叫师傅的人,那副小人模样,想想都觉得恶心。”

    李明杰不再言语,大概也是觉得冷言说的话有道理。

    冷言从水雾里伸出头,凑到李明杰身前,闷声说道:“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火球还是点不起来。”

    李明杰仍是闭着眼睛,淡然说道:“就你那点灵力,还想施放火球术,再练几年吧。”

    “那你不是说,火球术是最简单的法术,几天就可以施放了吗?”冷言皱着眉头,问道。

    李明杰嘴角流出一抹嘲讽,冷声说道:“有灵根三五天,无灵根三五年,再说这个世界灵力匮乏,你修练十年能施放出来就不错了。”

    寒冬腊月,温度低到滴水成冰,但对于山顶上的两人来说,没有丝毫影响。

    而此时,冷言心里却冰凉刺骨。

    他沉默片刻,又问道:“提升实力,基本没希望的?”

    李明杰胡须动了动,没有说话,其含义不言而喻。

    冷言低下头,怅然若失。

    人生中最可怕的不是遇到挫折,而是看不到希望。

    自从李明杰被说服,愿意教冷言修练,这半年来,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争分夺秒的打坐吐纳。

    修练不仅靠天赋、灵根,更需要持之以恒的毅力。这点冷言深刻懂得,他知道自己早已拉下了不知多少功课,只能拼命追赶了。

    没想到,辛勤半年,他体内的灵力,连最低级的火球术都施放不出来。而他自身懂得的那些法术,更是难以使用。

    据李明杰介绍,修道者实力划分,具体为聚气、凝元、化灵、固神四个境界,到了固神境,就距离成为仙人只有一步之遥了。

    而冷言自己,连门槛都还没迈进去。

    他按照李明杰传授的修练方法,每日盘坐于巨石之上,用意识寻找身边无处不在的灵力,并尝试吸收它们到体内。

    这方面冷言自然熟悉,头几天,修练很顺利,他很快就感受到了身体里多出来的一股暖流,虽无比弱小,却蕴含着难以描述的力量。

    因为,那是天地灵气,只有吸收它们,才能真正成为一名修道者。

    再之后,冷言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那就是无论怎么打坐,体内的那股暖流始终没有变化,不会有丝毫的增长壮大。但如果停歇几天,就会慢慢散去,不复存在。

    用李明杰的话来说,连灵气都储存不了的身体,基本就是废材。

    即便这个世界灵力不足,但也不至于难成效果,归根到底,灵根决定了很大的作用。

    许久,一老一少没有说话,整个小院再次寂静下来。

    风雪交加,将天地间的一切染成了单调的色彩,包括黑夜。

    再一次天亮时,山顶上的积雪更厚了几分。

    小院中的圆圈内,那片地面,依然是不变的黑褐色。

    李明杰终于睁开了眼,他看着眼前虽心情低落,却仍在专注修练的少年,面上浮现出莫名的神色。

    似感慨、又像是不忍。

    他的一双眼睛平淡无常,在灵力的作用下,逐渐变得如星光一般明亮。

    冷言的身体,在那道光中,变得透明。

    他周身毛孔就像无数张嘴,不停地呼吸,将肉眼难见的一些光斑吸收进去,再反吐出浑浊的杂质来。

    那些光斑,就是灵气,只是稀少得可怜。

    他体内经脉,由内力淬炼多年,虽已打通夯实,却也粗糙不堪。那些更加细微,如同无物的天地灵气,就从无数难以看到的孔缝中泄露了出来,几乎十不存一。

    如果他体内有灵根存在,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所有进入体内的灵气,都会被灵根吸收,逐渐积累壮大。

    李明杰心如明镜,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那道光已经不见了,他的瞳孔依然是苍老的浑浊。

    “冷言。”

    冷言睁开眼,看到面带微笑的李明杰,心中无比苦涩。

    无论怎么尝试,接引天地灵气入体依然缓慢得如同老龟行路。

    他体内的内力浑厚得如大河一般壮阔,虽可以直接转换为灵气,却不是最好的方法。

    原本冷言计划,等体内灵气吸收得足够了,再将内力转换,必将可以直接冲击聚气一层,正式成为修道者。

    即便,是最低级的。

    可就目前情景来看,单是符合足够的条件,就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

    他不是嫌麻烦,只是怕自己耽搁不起时间,人生百年而已,转眼间就飞逝耗尽了。

    李明杰脸上带着莫名的神色,轻声说道:“努力有些时候并没有什么用处。”

    冷言叹息一声,想起了前世某句经典的话。

    “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做什么。”

    他看了李明杰一眼,苦涩地说道:“努力还有点机会,不努力就什么都没有了。”

    李明杰抚须不语,心中对冷言的态度极为认可。他之所以愿意教冷言,并非真的对他抱有期待,只是因为在这个少年身上,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他伸出胳膊,从身旁捡起一根枯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冷言愕然,认真地低头看。

    一下,又一下。

    地上多了两道线。

    一长,一短。

    冷言略有所思,随即说道:“修练没有捷径?”

    李明杰赞许地笑了笑。

    他拿着枯枝,在短的那道线上画了一下。

    两道,一样长了。

    冷言目中明亮,抬头看着李明杰,迟疑地说道:“有可以弥补的方法?”

    李明杰站起身,背着手走进雪地里,踩出一行黑色的脚印。

    看着那个老天拔地的身影,冷言咬了咬牙,站起身也冲进了风雪中。

    一老一少,安静地走在山顶上,任凭北风夹带着雪花从耳边嘶吼而过。

    脚印很深,整齐地印在雪地里,却又很快消迹不见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方石光滑难攀,冷言先爬了上去,才反过身伸出一只手,将没有多少重量的李明杰拉了上去。

    天地一色灰白,苍穹压下,登顶的两个人渺小的如同蚂蚁。

    “神州大地很大。”李明杰的声音刚出口,就被猛烈的北方吹走了。

    冷言神色淡然,他自然不会觉得李明杰就为了抒发感慨。

    “我看过地图,很大很壮观。”冷言说道。

    “这么大的世界,怎么可能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李明杰笑道。他看了冷言一眼,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以交换为代价,实现一些需要,也不是不无可能。”

    冷言伸手捉到一片雪花,轻轻地放进嘴里,感受着它化为了一股冰凉的水,才说道:“比如呢。”

    李明杰嘴角流出一抹笑意,悠然说道:“到那个世界,修练起来就没这么困难了。”

    冷言眼中猛地一缩,锋利的目光刺向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似乎想看出不一样的东西来。

    他脑袋中突然跳出了“偷渡”两个字,随即心中扑通扑通地快速跳动了起来。

    一切的可能,都值得尝试。

    感受到冷言火热的眼神,李明杰心中感慨万千。

    年轻,真的很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