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二十四章 疯老头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虽在山顶,也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辽阔,高大的山林从石缝里生长出来,一片片的覆盖在灰色的山壁上。

    落无尘吃了随身带的干粮,晚上便在山顶打坐入定。

    次日,破晓时分。

    落无尘睁开眼,深深吸一口清晨凉爽的空气,才站起身来。

    山顶破道观,疯癫老头。

    他面色冷峻,穿过山林,开始寻找起来。

    亲眼所见,是验证真理的唯一方式。

    ……

    一个时辰后,落无尘的脚步停住。

    在一块巨大方石的后面,一座古老的建筑映入落无尘的眼帘,它坐落于乱石中,似乎已经存在了无数岁月,满是历史的痕迹。

    果然如王徒靖所说的一样,破烂不堪。如果下起一场暴雨,恐怕就要坍塌成废墟了。

    走到近前,能清晰看到它的模样。

    红灰色的砖墙,上面遍布青苔,有着许多纵横交错的条条印印,像是哪个顽童用刻刀划出来的。

    没有门,落无尘直接迈步走了进去,在角落有一块腐蚀了大半的牌匾,上面隐约写着字。

    落无尘走到跟前蹲下,伸手擦去上面厚厚的一层灰泥。

    “道。”

    只有一个字,普普通通。

    落无尘心中略微波动,就很快平静下来。

    他专注地盯着牌匾看了半晌,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变化。天上没打雷,身边没起雾,就连脑海里也没有悟出什么功法。

    看来,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他颇有些失望地站起身,继续往里走去。

    走过台阶,到了院子里,落无尘四处看了一眼,貌似只有头顶碧蓝色的天空在发生变化。

    周围的一切,死气沉沉,都在证明着,这里确实荒无人烟。

    这处道观,虽不知是如何建起来的,但进了大门就只有院子了,连屋舍都没有,即便有人他能住在哪里呢。

    王徒靖不知是多少年前来的这里,说不定那老头现在已经老死了。落无尘走了几圈,心中想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万物寂静,似乎连空气也停止了流动。

    落无尘颇有些烦躁,干脆盘坐在地,运功修练。

    他打定主意,在此等待三日,若没任何发现,再下山去。

    ……

    第一日,风平浪静。

    第二日,依旧。

    第三日,落无尘等到傍晚,才睁开眼睛。

    他腹中饥渴难耐,却抵不过心中的大失所望。

    落无尘叹息一声,站起身,往出口走去。

    脚步很慢,很稳。

    上台阶,继续走。

    到门口……依然没有变化。

    落无尘幻想中的情况没有出现,身后也没传出某个仙风道骨的声音。“这位小友,脚下留步……”

    “好吧。”

    落无尘彻底死心了,大步流星迈出门去。

    “砰!”

    “哎呦。”

    一个从拐角突然出现的身影,显然没想到门口居然有人出来,力度之大,让他直接被撞得滚翻了出去。

    是一个瘦小的老头,像个皮球似的,滚出好远,才撞到一颗小树停了下来。

    老头躺在那里哼哼唧唧地呻吟,落无尘却并不为所动,他几乎快要热泪盈眶,在心中欣喜若狂地暗道:“上天,你果然还是眷顾我的。”

    他随即才反应过来,健步如飞冲到老头身边,露出一脸真诚的笑容说道:“老神仙,您果然法力高强,居然飞出这么远。厉害,厉害,晚辈很崇拜您啊……”

    落无尘心道,虽然第一印象没留好,但想必无论天上地下,马屁通吃的道理还是有用的。

    老头果然不是一般人,一个鲤鱼打滚站起身来,看起来毫发无伤,他满脸的老树皮挤在一起,眯着眼睛盯着落无尘笑道:“小伙子不错,马屁拍得很响啊。”

    落无尘心中猛地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那老头就伸出枯瘦的胳膊,狠狠一巴掌拍在了落无尘的屁股上。

    “卧槽?!”

    落无尘瞪大了眼睛,只来得及怒骂一声,身体就直接飞了出去,骨碌碌滚了一路,不知道压坏了多少花花草草。

    老头背手站着,看到“肉球”只是在五十步外力竭停住,才颇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的力度并不是很满意。

    落无尘晕头转向,只感到眼前无数颗星星在绕圈在闪烁,只让他恨不得将去年吃的烤野鸡肉也吐出来。

    不知多久,落无尘才终于缓过神来,只觉得浑身骨头都几乎要散架了,屁股更是剧烈的酸麻刺痛。

    他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看着满天美丽又壮观的繁星。然后,出现一张苍老的脸,把夜景挡住了。

    “嘿,小友,飞得挺远啊。”老头咧着嘴,露出稀疏的几颗老黄牙,笑眯眯地说道。

    落无尘气不打一处来,翻身就想爬起来,却不小心动到了屁股上的伤口,疼得他几乎要昏死过去。

    “呦,小友,你这是怎么了?”老头一脸关怀之意,搓着手问道。

    落无尘恨不得拿长青剑把老头捅个对眼穿,但他很有自知之明,闭着眼睛强忍住不再看那张老脸,咬着牙说道:“多谢前辈关怀,我没事。”

    老头唏嘘不已,摇着脑袋说道:“多好的小伙子啊,以后走路可一定要看道,万一下回不小心从山上跌下去可就惨喽。”

    他似乎已经想象到了那副血腥的画面,叹息道:“尸骨无存,血肉模糊啊。”

    落无尘浑身都在颤抖,极力忍住拔出长青剑跟老头拼命的冲动。

    “前辈何必再戏耍晚辈。”落无尘深深呼出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冷声说道。

    他哪里看不出,这老头明明早就知道自己上了山,却故意躲着装神秘,等人要走了再出来“碰瓷”,明显的故意找乐子。

    怪不得王徒靖要说是疯老头,果然疯癫。

    其实落无尘不知道,当初王徒靖上山时,被这老头揍得两天才爬起来。因此他非常肯定,这老头只是一个不涉世俗的武功高手而已。试问,哪可能会有这么无聊的仙人?

    老头听闻,眼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神色,咧着嘴笑道:“你来这里,是找仙人的?”

    落无尘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头,突然笑道:“本来是,现在不是了。”

    老头眼中一亮,大感有趣,伸出脏乎乎的手摸了摸落无尘的额头嘀咕道:“不会是撞石头上撞坏了脑子吧……”

    落无尘一脑门黑线,没好气地说道:“那你觉得,自己是不是仙人呢。”

    老头一听竟愣住了,他抚着自己花白的胡须,低着头原地走了几圈,口中嘀咕道:“对呀,我是不是仙人?”

    “嗯,肯定是,毕竟我这么厉害。”

    “不对,不对,还没到那个地步呢。”

    “这个问题很棘手啊……”

    他好像实在想不出来,又蹲到落无尘身边,探着脑袋问道:“你说说,我是不是仙人啊?”

    落无尘不说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老头挠了挠满头银发,眉头皱成一团,盯着落无尘苦思冥想,似乎在想着应该怎么证明自己。

    落无尘被看得浑身发毛,但又不敢动弹,生怕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头会脑子一抽把自己扔下山去。

    许久,让人窒息的沉默。

    落无尘实在无法忍受一个老头这么看着自己,他艰难地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小心翼翼地喊道:“前辈,前辈……”

    老头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对于落无尘打断自己的思考十分不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又站起身绕起圈来。

    看来,他并没有想明白。

    落无尘无语至极,苦笑不已。他连着好几日都没有好好休息,此时突然觉得非常乏困,竟然不知不觉就那么躺着睡着了。

    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停住了脚步,他浑浊的眼睛盯着熟睡中的落无尘,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

    ……

    火热的阳光晒到落无尘脸上时,他才睁开眼睛,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心中惬意无比。

    愣神间,他才想起,自己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他艰难地坐起身,忍受着屁股上针扎似的疼痛,眼睛四处搜寻那个苍老的身影。

    方形巨石顶上,老头盘腿坐着,风吹动他花白的胡须和灰色的衣衫,远远望去,颇有仙风道骨的气质。

    “前辈早。”落无尘呲牙咧嘴地打招呼。

    老头缓缓睁开眼,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深沉地仰望着天空。

    落无尘目瞪口呆,心道:“这老头难道要升天?”

    看这天色,连朵云都没有,也不是什么良辰吉日啊。

    他正胡乱猜测,老头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捧着肚子打起了滚,显然对于自己骗到落无尘非常开心。

    落无尘暗骂:“一脑残片治不好这病……”

    ……

    一个时辰后,一老一少两个人一起坐在巨石顶上,仰头望着天空。

    万里无云,那一望无际的色彩,如人的心情一般,灰冷暗淡。

    看着身旁老头枯瘦的身子和满是皱纹的脸,落无尘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自己的师傅,他叹息一声说道:“很无聊吧。”

    老头从鼻腔里发出声音:“恩。”

    “不能出去转转吗?”落无尘觉得很好奇。

    老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世界很大。”

    落无尘道:“恩。”

    老头伸手在胳肢窝搓了几下,撇撇嘴说道:“我为什么要去看看。”

    落无尘哑然失笑,轻声说道:“我有个师傅。”

    老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落无尘自顾自地讲道:“跟你一样的老,也跟你一样的瘦。”

    他从身后行囊中掏出一块肉饼,掰成两半,给老头递了过去。

    老头眼睛一亮,欣喜地接过,两只手抱着就啃吃起来。那肉饼很大,即便是半块也遮住了老头枯瘦的脸,看起来滑稽可爱。

    落无尘看着老头的吃相,心中流出一丝暖意,继续讲道:“我每天都去打猎,抓些野鸡啊野兔子什么的,都烤得香喷喷的给他吃。可是,他还是那么瘦……”

    老头显然对落无尘的故事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专注地啃吃肉饼,不一会就将他手里的那块吃干净,细致地舔完脏乎乎的手指头,他又渴望地盯着落无尘手里那半块。

    看着老头的模样,落无尘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他将手里那半块递过去,柔声说道:“慢点吃,还有。”

    落无尘行囊里空空如也时,老头终于吃饱了,他用小拇指从牙缝里挑出肉丝,再咀嚼几下咽下肚去,然后舒服地打了个嗝。

    他斜着眼睛瞄了一眼落无尘,咧着嘴说道:“还是这里好,很舒服。”

    落无尘听着他驴头不对马嘴的话,并搞不懂其中意思,不知道他是说这座山里好,还是说,这个世界好。

    不过这些并不是很重要,舒服才是最好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