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二十二章 桃花运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天色蒙蒙亮时,贫民窟内居住的人们发现,街上躺了许多具穿着黑衣的尸体,身上伤口森森,显然遭人所杀。

    天雍城迅速反应,一队队身披黑色铠甲的军士将那片区域戒备了起来。

    经过调查,共有七十六具尸体,其中四十六具为贫民窟的住民,被杀死在家中。另外三十具则被秘密运走了。

    对于一座有着百万人口的大城,死上几十个人,实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天雍城某座金碧辉煌的房间内,一个身材伟岸,气质威严的中年人听闻下人汇报,眼中闪烁几道利剑般的寒芒。

    “朝都有些人,手伸的太长了。”

    ……

    一辆马车“吱呀吱呀”地行驶在路上,这是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土道,又细又长,将田埂切开一条黑色的线。

    土层湿润,轮辋碾在地上,留下深深的痕印。

    车厢里躺着一个几乎被包成粽子的壮汉,他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显然因失血过多而昏迷不醒。

    驾车的是一个英俊少年,他手中持着鞭子,心不在焉地胡乱抽动。

    车辕另一边坐着一个俏丽女子,她用木梳将柔亮青丝理顺,随意束到身后,用一根布条扎了起来。

    这三人,正是趁天亮从天雍城逃出来的落无尘和王徒靖兄妹。

    ……

    昨晚,落无尘收集完战利品,运内力帮助女子梳理身体。

    尸体众多,他意识到天亮之后,天雍城定然会发现,并采取行动,便准备先赶往客栈。

    一是趁夜晚备好马车,另一个打算是换身干净的衣服,方便天亮混入人流出城。

    落无尘抗着昏迷的王徒靖正准备走,却见女子踌躇不决,面露难色,随即想到她肯定是担心那群孩子。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钱袋,递给女子,轻声说道:“自顾不暇,这些银子足以。”

    女子目露感激之色,提着裙子,小心翼翼地绕过地上的尸体,走到小院门前。

    这些贫民窟长大的孩子,从小就懂得了生存之道,因此如此喧闹的动静早已将她们惊醒,只是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而已。

    女子从门缝里瞅见一张张惶恐不安的小脸,她神色坚定下来,将那袋银子从底下塞了进去。

    “小桃红,趁着天黑,你带她们逃得越远越好。”

    女子说完话转身便走,当做没听到身后压抑的哽咽声。她懂得分寸,自顾不暇时,再儿女情长就是徒添麻烦。

    ……

    借着夜幕笼罩,三人绕过一队队巡城的守卫,终于回到了客栈周围。

    落无尘找一小巷,将王徒靖放在地上,看了女子一眼,往紧闭着门的客栈走去。

    翻过高墙,从后院进入。

    他不顾正趴在柜台上打瞌睡的掌柜,径直回到房间,轻轻扯动那根门后的木杆。

    落无尘识觉敏锐,隐约听到楼下的某个房间里,响起了清脆的铜铃声。

    ……

    “噔噔噔”

    细碎的脚步声。

    店小二睡眼惺忪地出现在门前,看着落无尘,眼中闪过无语之色,心道:“这位年少多金的俊公子,不会要在这个时候洗澡吧?”

    心里再三嘀咕,小二脸上还是习惯地挤出笑容,哈着腰问道:“客官,请问您有何事?”

    落无尘并不说话,伸手从怀中掏出一袋银子,丢进小二怀中。

    “我要一辆马车,里面备好吃食和治外伤的药。”

    小二手忙脚乱地接过银袋,听闻落无尘的话,面露惊骇之色。

    他心中玲珑剔透,一听这公子的意思,显然是杀了人要逃命啊。

    他脸上阴晴不定,手中紧紧抓着银袋,感受着里面的分量,神色渐渐坚定起来。

    “公子,一个时辰后,您去后院。”他说完话,扭头就往楼下跑去。

    ……

    天亮后,渐渐有衣着光鲜的人走进客栈,就着咸菜喝几碗香米粥,悠闲惬意。

    “李掌柜,听说城西生了命案,死了不少人呢,这事您知道吗。”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叟四下看了几眼,压低了声音问另一个大腹便便的油面胖商人。

    一旁正倚着柜台打盹的小二听闻,一瞬间清醒过来。他眯着眼,假装睡觉,耳朵高高竖起。

    “可不是吗,一大早我往西城分店里送米,就看到城卫把那片区域封了起来。”

    那胖商人说着,用蒲扇般的大手掩住嘴巴,小声说道:“得有几十具尸体啊,都穿着黑衣服。嘿,住在那一片的贫民也是可怜,还在梦里就被割了脑袋……”

    他说完话,却见那在一旁打瞌睡的小二居然贴到了近前来,入神地听自己讲话。顿时大眼一瞪,怒道:“你这小子也敢偷听,去去去。”

    小二咧嘴一笑,说道:“小的见爷的粥吃完了,过来再给您续一碗。”

    那胖商人一听眼瞪得更大了,没好气地说道:“再吃一碗不用给钱啊,你们店可不能强买强卖。”

    小二陪着笑退到一旁,心中惊骇万分。他知道那位公子杀了人,只是没想到居然闹得这么大。

    一寻思是涉及几十条人命的大案,他就觉得通体冰凉,手脚发软。

    想到那袋沉甸甸的银子,他心中才平静下来。富贵险中求,这次,不亏。

    那胖商人擦拭着满脸的热汗,还在悄悄地讲:“这次死的可不是一般人,连城主府的黑甲卫都出动了。”

    “真的假的?”老叟十分八卦地问道。

    胖商人露出一脸神秘的表情,却闭口不说了。

    老叟哪里不懂他的心思,抚着胡须笑道:“今晚满月楼,老朽做东。”

    胖商人喜出望外,抬起大屁股站起身,将脸放到桌子中间,口中小声说道:“我一个侄子在城卫里当差。”

    他警惕地瞄了一眼周围,继续说道:“据他讲啊,这次的事惹得城主大怒,但没有派人追查凶手……”

    ……

    嗅到身旁若有若无的清新体香,落无尘有些心神不宁,体内某种激素疯狂地分泌,让他坐立难安。

    “难道是这具身体太年轻了,为何这种久违的感觉如此强烈,几乎难以控制……”落无尘咬着牙,在心里嘀咕道。

    身旁佳人嘴角流出一抹笑,故意往中间又挪了一点。

    窄窄的车辕,拉近了两个人的身体距离。

    “咳,你叫什么名字?”落无尘调整坐着的姿势,用衣衬遮住某处明显的凸起,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他定力极佳,但身体某些部位,却是无奈的自然反应。

    “我叫王倩,你呢?”女子说完自己的名字,脸颊微红,反问道。

    “落无尘。”

    ……

    简单的对话,而后,便是迷一般的沉默。

    许久,王倩开口道:“昨日的事,不好意思。”

    落无尘并未接话,昂着头,看着从树冠中映出来的景色,口中喃喃地说道:“那些孩子很可爱,就像这片天空一样,蔚蓝美丽。”

    王倩侧过头,看到那张英俊的轮廓,眼中有些迷恋。

    美人都爱英雄,何况是救了自己命的英雄。

    “那些孩子都是孤儿,以乞讨为生,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我在街上遇到一个叫牛娃的小乞丐,就给他买了包子吃,他抱着我的腿叫娘,于是我就跟着他去了那座小院,在那里住了下来。”王倩说道,脸上带着追忆的神情。

    “我带的银钱不多,为了让她们填饱肚子,当掉了身上的金银首饰。可收养的孩子越来越多,生活逐渐清苦起来。”

    “半年前,我哥避难到天雍城,找到了我,给我带来一条噩耗。”

    王倩美眸通红,哽咽着说道:“那些恶人,杀了我爹我娘。”

    “我每天以泪洗面,不敢相信自己也成了孤儿。那些孩子见我哭,也都哭了起来,后来也是她们天天开导我,让我从悲伤中走出来。”

    “我们兄妹在天雍城没有根基,我哥留在城里的人也早已被杀光了,又没有挣钱的渠道。我便让他教我一些武功,想着去窃些银钱回来。”

    “我哥死活不肯,我就让他出去挣钱,结果他在外面待了两天也没有挣到一文钱回来。”

    “于是我就跟他商量,只偷那些富裕的坏人,他们的钱财来路不正,即便丢了也不敢声张……”

    她说着话,美眸偷偷地看了落无尘一眼,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俩假扮夫妻在街上寻了两日,一直没敢下手,直到遇见了你……”

    落无尘听闻,眉头狠狠跳动了几下。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像好人?

    他自己心里一琢磨,貌似身上的钱财,确实来路不明……

    实际上,王倩兄妹二人拿落无尘下手,只是因为他揣的银子太多了,走起道来浑身都在响,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他逛街那一路,不知道被多少双眼睛盯上,只是都没能得手而已。

    王倩见落无尘脸色逐渐黑了下来,还以为他生气是怪自己偷了他的银子,连忙说道:“以后我会拼命挣钱,尽快把银子还给你。”

    落无尘闻之面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闷声说道:“你觉得我,像缺钱的人吗?”

    王倩被落无尘犀利的眼神看得心中扑通通地跳,听了他的话,还以为另有所指,面颊红得像初开的桃花,艳丽动人。

    “我和我哥的命也是由你所救,如果你要我的人,我也……我也……”

    她羞涩不已,只觉得脸蛋红得烫手,那一句“从了你”却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她长长的眼睫毛跳动着,美丽的大眼睛偷偷地盯着落无尘的脸,怎么瞧都觉得好看,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情愫来。

    这个时候,落无尘哪里还看不出身旁佳人的心思,他扭头看去,只见她露出来的一片肌肤粉白细嫩,似乎能拧出水来,未施粉黛的脸上生着两朵妩媚的红晕,当真如出水芙蓉一般,可爱动人。

    落无尘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下身一股无名之火腾腾燃起。他那一颗坚韧的道心竟然失守,就另一种奇妙的感觉占领……

    利刃出鞘,剑指苍穹……

    微风轻拂中,两个脑袋越离越近,已经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口中呼出的热气。

    “砰!”

    一声巨响。

    两个几乎快缠绕到一起的身影顿了一顿,随即像受惊的小兔子,猛地跳开了,各自假装镇定地做自己的事。

    落无尘手里握着马鞭,用力地扯着,不知道是否有什么深仇大恨;王倩用纤手扣着衣服,那里似乎多了个新洞出来。

    马车里面,苏醒过来的王徒靖呲牙咧嘴地用手揉着脑门上的大包。

    他脸上的神情,却如白日见鬼了一般。

    “谁能告诉我,劳资刚才看到了什么?!”

    他一脸懵逼,在心中咆哮道。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