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十八章 袋子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仙物?”那人眼睛一霎间明亮起来,开口问道。

    这人哪里还愿答话,认命地趴在地上,等待命丧黄泉的一刻。

    九个黑衣人终于赶上,如同九头饥饿的凶兽,将树下的两个人团团围住。九把长刀锋芒逼人,带着浓烈杀意,都被主人紧紧握在手里。

    怎么,多了一个人?

    领头的黑衣人目中闪过厉色,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很是忌惮。夜深人静,孤寂密林,凭空多出一个人坐在这里,容不得黑衣人不提高警惕。

    一个小小的京州帮派,居然机缘巧合,得到了传闻是“仙物”的宝袋,朝都的大人物遣人前来索要,反而被偷偷杀了。

    作为潜伏于京州的神秘力量,他们奉命追杀调查了半年,数不清投入了多少人手,终于锁定了确切方位。

    追寻“仙物”损失巨大,但也将那个京州帮派几近剿灭。

    哼,民间力量也敢与朝廷对抗,当真是自以为是,螳臂挡车。

    想要留住“仙物”,也得有命才行。

    那位大人物说了,只要带着“仙物”回去,从此以后便可尽享荣华富贵。

    为了得到“仙物”,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任何知情人都得死。黑衣人浑身杀气弥漫,下达了命令。

    “杀!”

    九道寒芒闪电一般向树下人斩去,角度刁钻,力度之大足以撕裂空气。

    内力疯狂运转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如同雷鸣轰隆,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

    树下人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飞快地刺了出去,没有一点抖动,稳的可怕。

    越来越近,那柄剑几乎要跟长刀碰撞到一起。

    忽而,剑消失了。

    整个世界,到处都是光一般闪烁着的剑影,组成一张巨大而密集的网,将九个黑衣人笼罩。

    “噗通。”

    “噗通。”

    ……

    接二连三的身体倒地声响起,八个死不瞑目的黑衣人重重摔入枯叶丛中,血水流淌,沾染得遍地都是。

    领头的黑衣人挺立着身子,手中长刀低低垂下,口中问道:“阁下不是无名之辈。”

    “安心去死吧,你无需知道太多。”树下人从头到尾未动一步,此时正用一个黑衣人的衣服擦拭剑上的血,闻之淡然说道。

    “噗通。”最后一个黑衣人眼中闪过愤怒,但只能含恨地闭上了眼。

    夜风起,吹拂血腥味在林中四处飘散,引得无数凶兽发出渴望的吼叫,却不敢跨近一步。

    那里,不仅有美味新鲜的食物,也有恐惧和死亡。

    “你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地上趴着的人已经恢复了些力气,此时正被一堆黑衣人的尸体压在下面,只露出一颗满是血的脑袋和一张惊恐的脸。

    他动也不敢动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觉得呢。”

    这是一句无嘲讽之意,却满是嘲讽的话。

    “我叫陈庆,京州黑铁帮义字堂堂主,敢问兄弟尊姓大名。”

    “落无尘。”

    “落无尘兄弟可是在此处练功。”

    “嗯。”落无尘应道,嘴角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深夜在密林里练功,陈庆只是随口一问当然不会相信,落无尘自己也不会相信。

    他待在这林子里,只是为了次日方便捕捉些野味饱腹而已,没办法,身无分文可过不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落无尘身上没有半点银子,别说入店住宿了,连张饼都买不起,还好他早已习惯风餐露宿的生活,因此漫无边际地逛到晚上,就歇在了这片林子里。

    归根到底,足以用一个“穷”字解释清楚。

    “不知,刚才你所说的仙物……是指什么?”落无尘盘坐在地,低首问道。

    “哈哈,落无尘兄弟一定是听错了,刚才我逃命至此,慌不择言,语无伦次而已。”陈庆目光闪烁,咧嘴笑着说道。

    他这一笑,配上那满是鲜血的脸,当真是恐怖至极。

    落无尘不为所动,嘴角流出一丝笑意,淡然说道:“呵呵,是吗?”

    陈庆脖子一僵,随即叹息一声说道:“唉。”

    “为了那个所谓的仙物,我义字堂兄弟死伤殆尽,被这些朝廷的走狗追杀得如同丧家之犬。”

    他触景生情,不禁想起那些为了让自己活命而留下来断后的人,眼睛一红,滚烫的泪水滴落下来。

    他哽咽道:“我黑铁帮是京州数一数二的大帮派,行侠仗义在江湖上享有名气,就因为一个虚无缥缈,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所谓仙物而遭受朝廷屠杀。”

    “众所周知的事情,世上哪有什么仙人,不过是一些穷酸老道为了钱财,捏造出来的故事罢了。”

    “落无尘兄弟,你相信世上有仙人吗?”

    落无尘听闻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是啊,根本不存在的事,却害苦了我们帮里的兄弟,白白赔上了性命不说,还毁了家中妻儿老小。”

    陈庆一脸悲愤之色,他咬紧牙关,为黑铁帮的众人遭遇不幸痛哭流涕。

    安静的林子里,只有他悲伤的哭泣声,似乎连心软的月儿也看不下去了,隐在了青云之后。

    落无尘安静地听着,似乎也被陈庆的心情所感染,许久他才开口道:“唉,也是苦命人。”

    “那个,哭够了吧,快把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

    “啥……”陈庆惊愕地昂起头,看着落无尘。他脸上鼻涕眼泪混合着血迹,脏乱无比,此时还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自己这么悲伤,他竟然都不为所动?

    “你居然相信世上有仙物?”陈庆显然有些生气,愤慨地说道。

    “本来不太相信的,现在遇到了你,就比较相信了。”落无尘微笑着说道。他的笑容如同冬夜里的篝火,驱散了寒冷,带来了温暖。

    陈庆神色中闪过浓浓的黯淡之色,沮丧地垂下头,口中沙哑地说道:“真的没有仙物,只是一件比较罕见的宝物而已……不信啊,我给你看一下。”

    他身上伤口很多,右手费力地伸进胸口掏东西时,脸上也被扯着痛苦的神色。

    “来,我给你看……”

    他低着头,话说得很吃力,可也没能说完。

    因为,落无尘伸出了手,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呵……”

    这位京州黑铁帮义字堂堂主想从喉咙里发出声音来,似乎要继续展示他的表演,但落无尘已经不想看了,于是轻轻一用力……

    陈庆的头呈一个奇怪的角度扭了下去,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他一直隐于身下的左手无力地垂下,五指张开,一架小巧精致的弩弓掉落在枯叶中。

    那弩箭上闪着黑油油的光泽,显然涂有剧毒。

    落无尘将长青剑束于身后,才悠悠站起身来。此时他的方圆四周,密集地躺着尸体,血腥味浓烈扑鼻。

    黑暗中,他的眼睛无比明亮,但他的手,竟然在微微颤动。

    “第一次杀人,感觉还不错。”落无尘嘴角流出一抹莫名的神色,轻声说道。

    他突然想起什么,将陈庆的尸体从肉堆里拔了出来,伏下身子仔细摸索。

    一把匕首,一袋银子,一块令牌。

    落无尘目光不停闪烁,陷入沉思之中。怎么会只有这点东西,这些黑衣人又不是傻子,肯定是有所图谋。

    既然穷追不舍,肯定在这陈庆身上,有什么好宝贝。

    而刚才陈庆刚才那段精彩的表演,也足以证明,他的身上,有不同寻常的什物。

    落无尘又反复摸寻几遍,依然没有收获。

    难道……

    他目光闪过一道寒芒,狠狠撕下陈庆浑身衣物,直把他脱得光溜溜的。

    果然,一个小小的袋子样的东西掉落出来。

    呵呵,缝在衣服里。

    落无尘捡起,拿在手里反复观察,发现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布袋。

    袋子很轻,如同无物,还没有开口,无论落无尘怎么用力它都完好无损。

    落无尘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刀,将袋子放在树根上,重重劈了下去。

    刀刃带着袋子斩开树根,深深地陷在里面。

    落无尘面色一冷,抬起刀,运送三成内力,再次劈下。

    树根断裂开来,袋子依旧完好无损。

    落无尘面色阴冷,抬起刀,运送七成内力,再次劈下。

    长刀断开,枝叶漫天飞,黑土遍地都是,那镶入地底下的袋子,并没有发生丁点的变化。

    落无尘嘴角狠狠抽动几下,随即挤出笑容,越来越灿烂。

    “呵呵,捡到宝了。”

    落无尘掩下心中的火热与激动,将布袋装入怀中贴身放着,轻飘飘地往远处而去,真正的御风而行,片叶不沾身。

    十息后,他又回来了。

    将地上黑衣人的尸体一个个拖出来,在枯叶上摆成一排,落无尘低头沉思起来。

    他是良心发现,不忍心亡者抛尸荒野吗。

    非也。

    只见落无尘口中沉痛地低语道:“既然死了,就安心地去吧,钱财乃身外之物,你们也带不走……”

    他说着话,也难掩脸上的喜悦之情。兴奋地搓着手,利索无比地一个一个在黑衣人身上摸索起来,不一会便收集了十个叮叮当当响的银钱袋子。

    那个黑衣人首领尤为富有,除了银袋,居然还有一把串起来的金叶子,在落无尘的眼前散发着美丽的光芒。

    这些人武器倒是不少,除了长刀居然还有弩弓和各种暗器,落无尘不喜欢这些东西,就随手丢在了一旁。

    最后真诚地向躺在地上的诸位道了声谢,落无尘才美滋滋地转身离去。

    叮叮当当的声音愈行愈远,最后逐渐地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

    黑暗中,幽蓝的光亮闪烁着,密密麻麻。

    “嗷呜……”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