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十七章 追杀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不知多久过去,落无尘始终内沉识海,不断地运转内力走大周天循环,一遍一遍地冲刷经脉。

    内力并无色彩,肉眼难辨,它们生自身体,存于经脉,息在丹田,像孩童一般吸收养分,逐渐地成长壮大,拥有健壮的体魄。

    内力练到一定境界,诸多经脉结实粗大,深深遍布身体各个部位,连带血肉骨骼也一并经受洗礼,毛孔通畅,皮肤如铜墙铁壁。

    练功到极致,便可突破传说中的境界,伐毛洗髓,脱胎换骨。据说,到那时人便可吸收天地灵气,成为真正的修道者。

    落无尘却觉得不置可否,世上有直接成为修道者的修练功法,内力练到极致的路,只是最难的土法子而已。

    ……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走到离落无尘不远处停住了。他识觉何其敏锐,微笑着睁开眼说道:“老伯,请问您有何事?”

    落无尘可不认为这个普通农人会有什么恶意,况且他早已感知这老汉多次驻足附近,却踌躇不决,应该是有什么事情。

    那农人老汉面露难色,正犹豫不决时,就见落无尘睁开了眼,目中闪过一丝如同星光的寒芒。

    他亲眼瞧见,只骇得浑身颤抖不已,险些要跪倒在地。心中暗道,这位富家公子与春时来此地踏青的那些公子还不一样,不仅生得英俊,这股气质也是极为少见的。

    待听到落无尘开口唤一声老伯,他心中激动得险些昏死过去,黝黑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口中颤声说道:“公子在此处坐了三日,俺担心饿坏了公子身子,所以让家中婆娘做了些简陋吃食,在此备着……”

    这是一个阶级森严的世界,作为处于最底层的农人,他们并没有丝毫的尊严与地位,只要常年能有一口饱肚饭菜,就已经无比满足了。

    落无尘要是拂袖大怒,狠狠地咒骂老汉一顿,他也觉得是正常的,这些锦衣玉食的富贵人家怎么可能会吃他们家的粗茶淡饭,甚至连说上一句话都不大可能。

    人与人之间,自有着天与地之间的巨大差别。

    见落无尘一声不吭,老汉头颅越垂越低,脸上浮现出忐忑不安的神色。其实,他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而来。

    三日前,这位公子与他交谈之后,便在自家田间坐了下来,直到日落西山也不曾离去。

    老汉归到家中,与老妻说起这件事,就被她狠狠训骂了一顿。

    “世道本就不太平,天黑了你还让一个孩子独自待在田间,万一遇到危险了咋办!”

    老汉一想也是,生性淳朴的他当即起身,挑着灯笼拎着锄头,又寻到了田间。见落无尘还坐在那里,他不敢打扰,就远远地守了一夜。

    一直过了三天,落无尘都不曾起身,老汉也知道些修练之事,便每日带足了吃食到田里候着。

    最普通不过的脸,和发自内心的话语,让落无尘感受到了如春风拂面般深刻的温暖。

    他心中微动,脸上流露出无比真诚的微笑,轻声说道:“那便叨扰老伯了。”

    老汉听闻直起身子,心中欢喜万分,只觉得身前这位少年郎的样貌,竟然那么的亲切大方。

    几根竹竿和稻草搭成的茅棚,底下低矮的空间里摆着一张小木桌和两只木凳,桌上放着一个竹篮和一个陶坛。

    竹篮上用灰布盖着,里面是杂粮饼和咸菜块,还有几根洗净的甜瓜;而陶坛里是泡着青叶的清水。

    虽几日未进食,但落无尘腹中并不饥渴,他还是在老汉期待的目光中坐在了木凳上,从竹篮里拿出一块杂粮饼吃了起来。

    老汉的神色终于放松下来,又有些羞愧,他的家里实在没有好些的吃食了。

    “老伯您也请坐。”落无尘说道,他将另一条木凳向老汉推过去。

    老汉脸上带着拘谨的笑,连连摆手,说道:“俺站着得劲些,不喜欢坐着。”

    “老伯,您家是附近村子里的吗。”

    “是的公子,俺们村子就在不远处土坡后头。”

    “老伯村子叫什么名字?”

    “李村,俺们村里男人都姓李。”

    “唔,那老伯李村是直属于京州吗?”

    “俺们村子是平县最小的,而平县属于京州。”

    “喔……”

    落无尘颇有些费力地咀嚼着杂粮饼,边和老汉说着话,好不容易吃完,他又倒了一碗清水饮下,才如释重负地深呼一口气,站起身来。

    “多谢老伯。”落无尘由衷地感谢道,他已经把老汉的住址记在了心里。

    可惜自己身无分文,即便知道这老汉并非图谋回报,可也想留些金银之物助其改善生活,看来只能以后有机会了。

    落无尘不禁暗自苦笑,果然无论在哪,没钱都不大方便啊。

    “公子羞死俺了。”老汉的神色无比满足,脸上皱纹挤在一起,聚着欣慰的笑容。

    “看来要找个去处挣银子,不然以后生活都成了问题。”落无尘告别了老汉,行在路上想道。

    以后可是要做大侠的人,没个正经工作怎么能行,他摸着干干净净的口袋,突然觉得头有些痛了……

    “再不济就去劫道,总不见的活不下去……”某个迷茫的人渐渐远去,喃喃自语破碎在了柔风中。

    ……

    峡谷低矮,遍布着丈许高的菱石,山缝里稀稀拉拉地生长着白杨木,因缺少养分,已几近枯死,仍顽强地耸立着。

    深夜起风,从峡谷穿梭而过,发出如厉鬼尖叫的嘶吼声,传荡向远方。

    “铛。”

    “噗。”

    黑暗中突然响起金属碰撞声,无比刺耳,但很快被风声压盖了下来。

    片刻,两道人影跌跌撞撞地从黑暗中冲出来,显然内力耗尽,轻功无法施展。

    “堂主……你,你快走,我来挡住他们。”

    其中一道人影背上深深插着一支铁箭,让他身体再无力气,嘴里大口吐着鲜血。

    他停下脚步,抬起长剑,目中闪过视死如归的决然,在冷月之下,透着凄凉的血色。

    另一道人影顿了一顿,欲言又止,拔身迅速向远处逃去。

    十几息之后,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接近,衣衫破空,无比锐利。

    十名黑衣人手持长刀,一字排开,从黑暗中挤出身形,在山谷中停住脚步。

    一名黑衣人走上近前,蹲在地上仔细观察。

    沙石上有一滩血迹,正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他辨明了方位,正准备抬手指向,似突然想起什么,脸色巨变,抽刀就往身旁地上斩去。

    追杀的是两个人,前方的地上只有一个人的脚印。

    黑衣人速度极快,长刀寒芒闪烁,狠狠一下击在沙石地上,传出刀入肉的闷响声。

    一刀命中,他的脸色已十分难看,抽刀正要回防,一旁的一颗白杨树破裂开来,一道寒芒从中乍现,稍纵即逝,黑衣人的头颅已滚落到一旁。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呼吸之间。

    其余黑衣人反应过来,一拥而上,将那个潜伏于沙石地下的人乱刀斩杀。

    “追。”

    一声令下,剩余的九道黑影纵身跃起,隐迹而去。月光笼罩之时,那在荒原上不断跳跃的人影,仿佛是黑夜里的夺命蝙蝠,阴霾恐怖。

    山谷中,两具破碎不堪的尸体散落一地,殷红的血水浸入沙石中。白杨树随风摇摆,似乎无比欢喜。

    ……

    京州北,一片密林地。

    黑蒙蒙的一片树冠在夜风吹拂之下,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为阴冷的时段平添了几分寂静。

    月光穿不透密集的枝叶,林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灌木丛中闪亮着无数道幽蓝的光亮,不停闪烁漂浮,如同深夜鬼火。

    不时响起的细微低吼中可以辨别出,这是一群,饥饿的狼。

    它们浑身毛发乍起,呲着獠牙,凶狠的眼睛紧紧盯着一棵树下的人影。

    这群狼已围人许久,饥饿和对食物的渴望让它们不愿离去,而且灵敏的嗅觉告诉身体,那个一动不动的人浑身散发着充满诱惑的味道。

    至于它们为何还在远远望着,而不是扑杀上去。

    只是因为……它们恐惧。

    是的,那个人让它们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

    突然,那个人睁开了眼。

    一道如利刃闪现的目光在黑暗中亮起,似繁星璀璨,又像红日初升。

    照亮了漆黑的林间,也刺进了群狼的心,它们再也不敢留在这里,纷纷低吼一声,夹起尾巴很快就逃不见了。

    眼睛并不会发光,更不会起到灯的效果,那只是人的势,凌厉如刀剑的势。

    “有人往这边来了。”

    “他在被人追杀。”

    “九个吗,呵呵,有趣。”

    清淡的话语声从那人的口中传出,打破了夜的幽寂。

    百息后,沉重的脚步声从林中响起,还带着细碎的枯叶破裂声和喘气声。

    一个浑身血迹的人狼狈不堪地穿梭在树木中,已经十分疲倦,终于体力不支被一条长在地表的树根绊倒在地。

    他慌忙抬起头,手脚并用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惜身上已无丝毫力气,又挣扎着跌入枯叶丛中了。

    当林中响起尖锐的破空声时,他才痛苦地抬起头,面上带着绝望之色。

    “啊!”

    他惊恐地发现,自己身前居然盘坐着一个人,正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难道你也是来夺取仙物的……”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语气中透着浓浓死意。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