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十五章 山海门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这是多少天没吃东西了,这是哪个门派的大侠?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把武功用在吃饭上面的。

    店小二满眼小星星,生起浓浓的敬佩之意,忍不住拍手赞叹,口中暗道:“两位大侠,好身手!”

    许久,白风将一块银饼丢在桌上,拥着不停揉着肚子的落无尘,两人边剔牙边摇摇晃晃地下了楼。

    “嘿嘿,落无尘,有比吃饱更爽的事吗?”

    “当然。”

    “说来听听。”

    “顿顿吃饱……”

    声音渐渐远去,店小二瞠目结舌,愣在那里。

    酒足饭饱,落无尘提议去找个澡堂子好生洗洗,他看着白风说道:“感觉有些脏了,你看你身上衣服都没法看。”

    白风无语,心道也不知是谁快看不出人样来了……

    他四下望了几眼,突然嘴角露出个邪恶的笑容,拍了拍落无尘肩膀道:“哥哥带你去一个有水有乐子的地方。”

    两人穿街走巷,不多时便到了一片楼阁前,站定了。

    “春凤楼?这澡堂子的名字怎么感觉像前世的青楼……”落无尘心中暗道,古怪地瞅了一眼身旁带着“君子谦谦”气质的“乞丐”白风。

    比之满月楼也不逞多让的华丽建筑,整齐堆砌的红砖绿瓦,层层叠叠,皆是精美的雕梁画栋。门口高悬着两个大红灯笼,粉色的窗纸看起来别具一格,映衬之下,光彩夺目。

    落无尘饶有兴致地观赏一番,更瞧出来一股古典古色的滋味来。

    隔着门墙,已经可以闻到一阵香粉气扑面而来。

    白风脸上洋溢着笑,拉着落无尘迈着大步子走了进去。

    “哎呦,两位爷,可把您给盼来了!”

    一个脸上涂得胭脂粉底不比白风脸上泥巴薄的丰满女子殷勤地拥了上来,大眼睛水汪汪地不停放着电,粉嘟嘟全是肉的胳膊就往脖子上搂。

    不过,她招呼的是走在前面的两位大腹便便的裘衣富人。

    随即,她看到了身后的白风和落无尘,那满面笑容如同雪花落进热锅里,瞬间消融不见,尖着嗓子喊道:“两个臭要饭的,这里是你们能进的地方吗,赶紧死出去!”

    她说着话,脸上带着厌恶的表情,用一块青色丝巾在身上拍打几下,好似和乞丐同处一厅便脏了衣物。

    “哎,你们几个龟奴眼珠子让狗叼去了啊,乞丐进来都没看见,你们……”她话语飞快,片刻间吐出连串的脏话,招呼着从角落里钻出来的几个壮汉。

    白风面色一冷,修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寒芒,从怀里掏出一颗足有拇指大小的金珠子,右手轻轻一挥,那金珠就卡在了女子丰满暴露的白皙之间。

    这女子对金银之物何其敏锐,光看色泽就知道身上的这颗珠子乃是上等纯金,她的身体剧烈颤动几下,后面的话就被她连同吐沫一同咽了下去。

    “自己掌嘴!”白风的声音极冷。

    女子眼神一变,面上又挂满了妩媚的笑容,手中倒不含糊,毫不犹豫地就是一巴掌拍到了自己脸上。

    红起了半边脸的同时,也震掉了大片的粉底,露出底下一褶一褶的肉,原来是个半老徐娘。

    她飞快地把金珠塞进怀里,好像生怕谁抢了去。“两位贵客,恕小女子有眼无珠,还请多多担待呦。”她娇哼一声,居然就想往白风怀里躺过来。

    白风动也未动,冷笑道:“滚,去叫最好的姑娘出来。”

    落无尘黑着脸站在一旁,心中暗道:“我说这澡堂子怎么建得这么豪华,原来真是家青楼。”

    他知道那老女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老鸨了,反而对她的行为感到敬佩。如果人是为了金银俗物而存活,那就不要太在乎因钱财而失去的尊严。

    白风说话时的气势,更让落无尘钦佩不已,原来嫖娼也可以这般理直气壮……

    入夜,落无尘一个人坐在床上打坐。

    他并非不需要男女之事,前世他也是融入正常都市生活的人,只是在心中下意识地抵制这些糜烂生活……

    于是他叫了些酒菜,并赶走了几个试图进入房间的年轻女子。

    漫长的一晚,有人好梦有人无眠,落无尘沐浴焚香睡得很好,而白风也睡的不错,就是动静大了些。

    第二天,两人日上三竿才起床。收拾干净的落无尘看起来精神抖擞,他也穿了袍子,是淡青色的。

    为了第二天有换洗的衣物穿,白风想得很周到,他从身旁裸着身子的众多佳人中挑出一个,银子扔到其脚下,那个女子衣服都没穿就飞奔了出去。

    次日,叠得整整齐齐的新衣服就在桌子上放着了。

    本来给落无尘做了两套,一件长衫,一件短袍。看着白风崭新的白袍披身很是潇洒,他毫不犹豫地将青袍穿上了。

    黑色长发被松松的绾起,面容棱角分明,身体修长,略显精壮,黑漆漆的眼眸淡然又冷漠,不时地闪过莫名的光芒。

    再配一身华丽锦袍,更显得气质轩昂,温文尔雅。

    “真是可惜了一副上好皮囊。”白风瞪着眼睛看了一会,口中自语道。

    “如果我能长这个样,天下美人岂不尽入我手。”

    他自恋地揉搓着自己的下巴,又嘀咕道:“再说,我长得也不差啊。”

    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从窗口传了出去,破碎消散于喧闹嘈杂的街市中了。

    “怎么了?”落无尘穿戴完毕,见白风坐在窗前一脸白痴样,诧异地问道。

    白风道:“今个天色不错,适合赶路……”

    简单的吃了早饭,又吩咐人做了十几张饼,和一些酱肉包在一起,装进了行囊。

    长青剑寒芒依旧,被落无尘细致地擦拭得很干净,轻轻放在床上,再用细布缠好背在身后。

    之前这一路,它可没少立功,又杀兔子又斩鸡的。

    落无尘的水袋里装满了整个平盂城最好的酒,是白风花重金买的,足够两人喝一段时间了。

    为了避免赶路的奔劳,白风盘下了一辆豪华马车,额外加银子多套了四匹马,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快。

    他教会了落无尘赶车,自己坐在车厢里面,两人不时地聊着天,渐渐地变得有一句没一句了。

    落无尘掀起帘子往里一看,白风已经鼾声如雷,嘴角流下了一条细长的丝线,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落无尘摇头苦笑,挥起马鞭重重地抽了下去,马儿嘶叫,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越往燕国腹地走,官道越加笔直,所以倒也不怕不认得路。

    断顶山是山海门的总座山门所在,山似被拦腰截断,顶峰极平,位于燕国中原之北的京州,山不高,居有十万人。

    本来不叫断顶山,远古时期一直是名为力神山,史书上有记载。

    传说上古仙界大力神曾在此处斗法,不慎触断了此山,因此而得名。

    山海门本来是燕国朝廷的一个情报机构,因故触引燕皇大怒,被踢到民间,就搬到这断顶山来了。

    繁衍生息、自成一派,竟也在江湖上占下一席之位。山上人口虽多,山海门的门众却不过占了三成,其余的都是家眷和附近乡民。

    白风睡到日落西山,才舒畅地打了个哈欠,钻出车厢来跟落无尘讲道。

    七日后,断顶山长长的山道上突然尘土飞扬,马蹄声密集,待尘埃落尽,才可看到是一辆五匹马拉着的马车,驶得飞快。

    冲到山门口,不待挎刀的山门卫士喝止,马儿就随着长长的一道“吁”声停了下来。

    一面令牌扔在为首的卫士怀中,众卫士一看,随即抱刀单膝跪地齐呼道:“参见三师兄!”

    白风跳下车,随意地摆摆手,才跟落无尘道:“先去客房喝杯茶,我去找师傅复命。”转身又令卫士道:“带我这兄弟去最好的房间。”

    众卫士抱拳称是,已有一机灵者上前为落无尘带路。落无尘对卫士笑道:“劳驾了!”卫士拱手一礼,连称不敢。

    悠然行在断顶山,落无尘颇有闲心地四处观望。那卫士倒也聪慧,特意放慢了带路的脚步,为落无尘留下足够的观赏时间。

    进了山门口,居然就是一眼望不尽的房宇楼阁,到处可见行色匆忙的赶路人。

    皆是手持刀剑,衣着鲜丽,气质无比冷峻,显然都是山海门的门人。

    又行了几条街,落无尘看到和之前平盂城内相似的闹市,街上热闹非凡、人声鼎沸,各种琐碎的叫卖声传进了落无尘的耳朵,他不禁站住了脚步。

    “这位兄弟,可带有银两?”落无尘笑问卫士道。

    大概觉得太过于奇怪,这位三师兄带过来的客人都不装银钱的吗。

    卫士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慌忙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双手递给落无尘。

    落无尘道谢接过,走到一位卖糖葫芦的老翁面前,从摊子上拔下两串,分了一串给卫士,然后递过银子,转身便走。

    “少侠留步,找你银钱!”老翁慌忙叫道,这锭银子买他几十个摊位都足够了。

    “不用找了。”咬了一口糖葫芦,入口的甜腻感觉让落无尘舒服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唔,熟悉的味道。

    跟着白风一段时日,落无尘也在无形中染上了大手大脚的恶习,此时终于有样学样。

    身后的卫士都快哭了,他们这些人可并非真正的门派弟子,平时还是要靠饷银度日的。

    早知道是买串糖葫芦,就给这位爷小点的碎银子了。糖葫芦在嘴里吃着就不是味,献殷勤也牙疼,怎么也是银子买的,吃!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