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十四章 平盂城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两人被风吹得脸疼,不得已之下,只能分出一股内力到头上去,万一要是破了相,那岂不是场悲伤的比试。

    落无尘的身体从小积累,加上在远古荒野上的飞速进步,内力已无比浑厚,好似源源无穷。他的速度极快,两脚几乎不着地。

    而白风年长些,内力虽不及落无尘,但好在善于技巧,再加上底子牢固,倒也没拉下多少,两条腿捣腾的只看得到残影。

    一柱香不到,两人几乎同时到达,竟是没分出胜负。

    四目相对,见对方也是满头大汗,呼吸急促,纷纷开怀大笑起来。

    官道蜿蜒起伏,如同一条刻印在大地上的黑色长龙,虽并不粗大,却无比的坚韧结实。

    它从未知的地方延伸过来,又与从别的方向连过来的路交汇,组成了非常古老的交通枢纽。

    那从各个方向汇集到一起的路继续向前延伸,直至被一座低矮沉重的石城吞了进去。

    而此时,落无尘和白风两人站在官道上,仰头望着前方的平盂城。

    城门大开,上方石砖上刻有字眼,为平盂二字。

    “走走走,终于到平盂了,老子要舒服到上天。”白风早已迫不及待,大步流星地往城中走去。

    落无尘心中波动不已,深深吸了口气,也赶忙跟了上去。

    城门下有十几名身穿铁甲的燕国城卫,皆是身材魁梧的壮汉,面色冷峻,手中持着寒芒毕现的铁质长枪,浑身上下透着摄人气息。

    城门行人稀少,城卫对于两个衣衫褴褛的人从身前走过并不在意,目不斜视,神色如常。

    这一幕让落无尘暗暗称奇,他可是知道白风那一身行头脏乱成什么鬼样的,这些军士竟然也不盘问。

    见落无尘满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白风趁着心情极好,小声解释道:“这些镇守边城的军士,皆是燕队中最精锐的存在,经历过战场洗礼的,别说你衣着奇怪,即便身无寸缕的进城,他们也不会正眼瞧你一眼。反正只要你是人,别在城中闹事,就没人会去管你。”

    落无尘闻之一愣,诧异地问道:“那些异族也敢进城吗?”

    白风脸上闪过一丝耐人寻味,淡然说道:“那可不一定。”

    “还有,这座平盂城,并非最临近远古荒原的,千里之外的洛城才是,那座城是进入荒原的最后一站,也是物资运输和补给的重要地域。最重要的,是那座城虽然偏僻,却因位置特殊,城内奇珍异宝应有尽有,美女佳人更是随处可见。嘿嘿,特别是一些异族的舞女,不仅身材极品,那容貌滋味……”

    白风越说越兴奋,眯着眼睛搓着手,好似已经幻想到了什么非常有趣的事情。

    就连不远处的冷面城卫也终于侧目过来,看着那个猥琐无比的“叫花子”,眼中露出淡淡的鄙夷之色。

    落无尘面色尴尬,赶紧拉着白风往里走去,扯开话题问道:“那既然洛城如你说的那般好,咱俩来这平盂城干嘛?”

    白风甩开落无尘的手,整理了一下破烂的衣装,脸色臭臭地说道:“走错了路而已……”

    落无尘极度无语,心中暗道:“敢情你白带了那么大一张地图!”

    ……

    “糖葫芦,不甜不要钱!”。

    “馅大皮薄的包子哎,刚出锅的喽”。

    “豆腐,好吃的豆腐”。

    “卖字画,名家画作,快来瞧上一瞧”!

    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熙熙攘攘。

    熟悉无比的声音一股脑地钻进落无尘的耳中,震得他心中扑腾腾地跳的同时,也唤起了积尘的零星回忆。

    “真好。”

    落无尘脸上浮现出满满的追忆之色,喃喃低语道。

    白风神色无比淡然,走在前面带着路,对两旁的喧嚣视若无睹。

    实际两人所过之处,臭气熏天,行人唯恐避之不及。

    经过叫卖字画的摊位时,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男男女女的数不清有多少人凑着热闹,看起来这些名家的字画很受欢迎呢。

    落无尘心下好奇,也踮起脚尖,探长脑袋想挤进去看上一眼。

    身旁白风看到,拉着落无尘就走,口中却道:“有什么好看的,这些所谓名家不过是些三流之辈,能画出什么好东西……”

    他顿了一顿才又说道:“我那里倒也收藏了几副《春宫图》名作,回头借与你看便是。”

    跟着白风穿过数条街巷,进了一个挂着山海二字牌坊的店铺里。

    店内很空荡,一个蓝衣老者正趴在黑色的柜台上,鼾声如雷,还不时伸手在胡须上挠几下,看起来睡得很是香甜。

    白风上前,把剑柄在柜台上重重敲击了几下。

    “恩?……情报分甲、乙、丙三等,价格与等级类同,请问两位?”蓝衣老者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嘴巴里已经熟练地说出来一大串的话。

    他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了身前的情景,没好气地说道:“讨饭的话请去酒楼,我这里可没什么吃食。”

    他像赶苍蝇地摆摆手,又趴了下去,似乎要继续他的美梦。

    白风嘴角重重抽动几下,从怀中掏出个什物,运内力拍在柜台上,深深镶进木中。

    巨响惊得蓝衣老者险些跳了起来,他瞪着眼睛瞅了一眼白风,又诧异地看着多出来的凹槽,连忙撸起袖子把里面的东西扣了出来。

    是一块金色小牌子,上面刻有莫名的纹路,中间有着一个甲字。

    白风冷声说道:“甲级山海令,将已完善的远古荒原西北地图快马送往门派!”

    他的话语未落,从身后解下行囊,把厚厚的一卷兽皮也砸在了柜台上。

    顿时飞尘四起,灰蒙蒙地把三人笼罩。

    蓝衣老者面色骇然,慌忙走出柜台,咳嗽着撩衣跪地,双手将令牌举过头顶。

    白风神色冷漠,取走令牌收入怀中。

    蓝衣老者这才起身,又躬身拜了一拜,才带着白风急步往后院行去。

    看样子,是去准备快马了。

    落无尘看得哑然,却也知道这多半是人家门派里的等级规矩,与自己是不相干的。

    盏茶功夫,白风才回来,已经换了副表情,喜滋滋地跟落无尘说道:“大功告成,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走吧,咱俩去好好放松一下。”

    落无尘早已饥肠辘辘,欣然同意。

    平盂城不大,只有近万人口。

    据白风介绍,城中最繁华的一条街上,却只有一家酒楼,名为“满月”,在燕国境内大小城中都有店面。

    传闻诗仙李太白曾在朝都满月楼的主楼上醉酒题诗,留下美名传扬……

    白风讲到此处,眼中满是崇拜神色,看来是对那诗仙李太白的潇洒事迹很是仰慕。

    落无尘撇撇嘴说道:“那你可曾去过燕国朝都的满月楼,为何不饮酒作诗?”

    白风面色一黑,汕笑道:“呵呵,饮酒倒是可以,但是作诗吧,就免了。”

    落无尘存心调侃,继续追问道:“为何,你居然作不出诗来吗?”

    “那满月楼后台太硬,一般人在墙上乱写乱画会被打死扔出去的。”白风没好气地说道。

    平盂满月楼足有六层,估计是整座城里最高的建筑物了,远远就能看见巨大的酒幡迎风招展。

    白风轻车熟路,带着落无尘避过了人满为患的一楼大堂,在三楼寻了个靠窗的座位。

    店小二不过十二三岁,脸上稚气未褪,穿着灰布衣衫,肩上搭着灰抹布。

    他小步跑到二人桌前,面带笑容,朗声说道:“两位客官,吃点什么?”

    可见这满月楼对礼仪做得很是到位,且不说不能单从外表看人如何,就两个人那杂乱的头发,脏得辨不出模样的脸,衣服破旧不堪,乞丐也不至于这般悲惨。

    自二人坐下,空气中就弥漫着让人作呕的臭味。那店小二虽皱着眉头,却始终面带微笑,不动声色。

    并非用饭的时段,所以三楼并无其他人,倒也不怕引出麻烦来。

    白风潇洒一笑,撩了撩黏手长发,口中缓缓说道:“清蒸熊掌、红烧土鸡、糖醋鲤鱼、香酥肉片……”

    他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菜,缓了口气才又说道:“再来一坛最好的酒!”

    那小二也不用纸笔,居然就一直微笑站立,看白风点完了菜,才说道:“您二位稍等片刻!”

    眼瞅着小二麻溜地下了楼,落无尘忍不住开口问道:“他们不怕咱们付不起钱吗?”

    白风呵呵一笑,说道:“钱不够,命来凑。”

    ……

    酒上得最快,轻轻拍开封口,醉人的香气就弥漫了出来。

    白风拎起坛子,先给落无尘倒了一碗,才给自己满上。一口饮完,他咂咂嘴,笑着对落无尘说道:“酒是不错,但还是差了些味道。”

    落无尘淡然一笑,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酒确实不错,有一股独特的甘甜味道,就是太淡了些,酒香不足。

    菜不慢,接二连三地端上来,摆满了桌子,佳肴香味熏得两人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二人搓搓手,迫不及待地开始扫荡,筷子挥舞的只看得到残影,不带一丝停顿。

    饶是那遇事不惊的店小二都楞在一旁,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在吃饭的两人。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