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十三章 比试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白风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好似亲眼见证了那神话般的一幕幕,他唏嘘不已,神情中带着莫名的伤感。

    “如果老祖宗们不内斗,那人族现在肯定无比强大……”

    话语刚落,他歪着头看了落无尘一眼才又说道:“到那时候,在这危险的荒野上,到处都会是人类的足迹。”

    落无尘没在意白风言语中的含义,他仍在回味白风刚才所讲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人类的发展史,居然与前世惊人一致。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落无尘喃喃自语。他随即又问道:“那现在呢,人们还内斗吗?”

    “不斗反而见鬼了,依然的战火不断,那些手握大权的人,哪个不希望壮大自己的实力。”白风不知想起了什么,言语中满是嘲讽。

    “那这片中州大地上,岂不有很多势力?”落无尘心中一动,追问道。

    “何止是多啊,数不清有多少个国朝,终年战火纷飞。也就咱们要去的燕国好上一些,因国力强盛,且燕皇不喜侵略,倒也能过上安稳日子。”

    白风说得口渴,将牛皮袋里的最后一口酒装进肚子里,才撇撇嘴说道。

    落无尘最后问起白风在这荒野的缘由,两人同行多日早已熟络,白风也就没有隐瞒的意思,娓娓道来。

    中州大陆的人族崇武尚武,以武为强身之基,上到白发老人,下到幼生孩童,都必须要习武精武,以有自保之力。

    在中州大地之上,虽林立着诸多人族国朝,同时也存在着一些隐藏的力量。

    有武功高深之人自成一派,立山授徒,传承血脉。经过无数时间,这些不同于国朝的势力,逐渐发展壮大,形成了一股不容小窥的力量。

    国朝掌权者发现之后,自然大力清缴,却发现这些力量扎根于普通百姓,不仅没做伤天害理之事,反而利国利民,推广习武,便默认了他们的存在。

    长久之后,这股力量寄活于民间,已十分强大,也形成了独特的规则与约束。

    而他们,称之为江湖。

    白风悠然讲完,嘿嘿笑着说道:“我就是江湖上传说的侠客。”

    落无尘嘴角狠狠抽动几下,心中暗道:“此江湖非彼江湖……真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世界啊。”

    他故意咳嗽几声,似无意地道:“你讲半天,也没说清你在这里干嘛。”

    白风听闻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这不是怕你连这都不知道吗,先与你说了,免得你等下又问我。再说,我说的口都要渴死了,就不能让我歇歇。”

    他顿了一顿又说道:“我渴着不打紧,关键是要帮你普及知识,江湖险恶,一定要多增长阅历才是。放心,我比你年长,一定知无不答。”

    白风不知打着什么心思,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十分豪爽地拍着胸脯说道。

    落无尘抚额哑口,顿觉啼笑皆非。

    两人脚程很快,月余时间穿过数片荒原、密林,最后走着都不见了银色的冬雪,脚下竟是茂密生长的嫩草,才知道已经换了季节。

    在这里,落无尘终于见到了大片的人烟痕迹,不时能见到赶着庞大羊群的牧民在悠然行路。

    据白风讲,到这里就已经步入燕国国界了,属于燕国的西北方向,土地过于广阔,并不盛产粮食,但肥沃的草地却被牧民视为宝地。

    同时,他也最终告诉了落无尘他此次的任务。他是奉师门命令到远古荒野绘制地图的,一趟极度危险的旅程。

    穿越万里路,跋山涉水,连马匹都换了几十次,最终沦落到只能靠双脚行路,还差点死在精兽嘴里。

    需要克服万千险阻,但付出必有回报,完成任务后的硕果也很丰厚。

    落无尘看白风讲到这里时,几乎流着哈喇子,眼睛发光的样子,已经可以想象了。

    看白风的意思,他所在的门派只能排在江湖二流之列,门人主靠贩卖情报为主,中州大陆地图就是一项很可观的收入。

    但为提升口碑,必须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不断的更替完善,以确保地图的精准。

    用白风的话来说就是:“诚信才是为人之本,侠士之象。”

    见落无尘满脸的不相信,他有些气急败坏,从行囊中取出一卷厚厚的兽皮,在草地上摊开给落无尘看。

    “我还猜不透你的小心思,这次免费给你瞅瞅,就不收你银子了。”他说着话,洋洋得意地在一旁躺下,无比惬意地剔着牙。

    白风从牧民手中用银钱换了一头肥羊,还借了佐料,和落无尘两人幸福地烤着吃了,直吃得腹中胀痛才作罢。

    毕竟落无尘的厨艺,可不是一般的精湛。

    此时落无尘却没空搭理白风,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目瞪口呆了。

    一张巨大的兽皮平摊在地上,灰白底色上被各种色彩勾勒出无数道条条线线,还有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作以说明。

    落无尘只看到这张图,就已经能强烈地感受到这个名为中州大地的世界,究竟有多么的神秘壮阔、雄伟浩瀚。

    他在地图上找到了燕国所在,并在西北处看到了远古荒野。

    他用手指作了比较,从远古荒野的边缘到燕国边缘的那一片空地,直线距离只有小小的半个指甲那么长。

    落无尘心中震撼,他很清楚和白风二人赶了有多远的路。而事实是,即便是燕国,在整张地图上,也不过是沧海一栗。

    “这个世界,好大。”落无尘惊讶地道。

    “哼,别看就这一张图,我山海门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才画成这样,就这仍有许多未探索到的神秘地方未在图上注明。这只是括本,原图乃自上古传承下来的,为我门的镇派之宝。”白风站起身来,边收地图边讲道。

    这点落无尘绝对相信,那地图上不仅线路详细,就连一些国朝的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这些内容的添加需要探索和发现,更需要底蕴与积累。

    白风触景生情,不知唤起了什么回忆,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神色黯淡地跟落无尘说道:“近些年世道很不安宁,越来越多的异族高调出现,我许多师兄弟都埋骨于荒野了。”

    落无尘亦是心中沉重,他能理解白风的心情。人总是生活在充满无奈的环境之中,痛恨再多也无济于事,不能转身逃避,除非死去……

    “只有坚强的人,才有资格品尝痛苦。”落无尘望向远方的天空,口中喃喃说道。

    白风眼中一亮,仰起头也看向天空,脸上闪烁着莫名的光泽,他说道:“落无尘,你说的对,我已经受了很多苦,现在更需要坚强起来。”

    落无尘并未言语,他背着双手,脚步飞速往前方行去,只丢下一句话。

    “天塌压不碎蛋,有啥可怕的。”

    白风听闻一愣,随即畅怀大笑起来,迈步追了上去。

    再行几日,两人踏上了燕国的官道。

    宽阔平坦的一条路延伸到了不知什么地方,一层黑色类似于煤渣的东西撒满路面,走在上面不硌脚,不荡灰尘。

    于是在燕国西北边境居住的人都曾见到,两个衣着打扮比乞丐还惨的人奔跑在官道上。

    一个胡乱束着头发,身上衣服穿成了灰黑色,还东烂一块,西破一痕的,眼睛通红,面色憔悴,一看就是很久没有好生休息。

    另一个披乱着头发,穿着衣物已经完全无法分辨,更是破烂得像一身短袖短衫,露出里面黑乎乎的肉来,同样的疲倦不堪,憔悴不已。

    这两人,正是白风和落无尘。

    身边有个活地图,落无尘知道再行不过百里,便能抵达第一座集居的城镇,心中欢喜万分。

    他的身体经过长途跋涉,早已十分疲倦,此时才恢复了些力气。

    白风突然动起心思,咧着嘴笑道:“不如咱俩比试轻功和脚力,看谁先抵达平盂城如何?”

    落无尘当即同意,兴奋地摩拳擦掌,将已经快没了的袖子往上捋了捋,身后长青剑用布条再勒紧一些。

    做好了准备,落无尘运送内力自丹田而出,绕全身经脉游走一圈,而后灌入双腿。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很有默契地拔腿便蹿了出去。

    对,就是蹿,四个深坑还留在两人起跑的地方,在黑色的官路上很是显眼。

    要使速度快到一定程度,不仅仅是体力和内力的消耗,还有那增加了巨大阻力的风,在极速面前,更是给脑袋造成伤害……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