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七章 力揽狂澜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虎精目中闪过一丝寒芒,低声咆哮一声,便要下达进攻的命令。

    “嗖。”

    一颗小小的石子,光一般从未知的角落射了出来,正正地打在它黑色的大鼻子上,咕噜噜地弹到了一旁。

    “呼……”

    整个空地安静下来,没有丝毫的声音。那只虎精根根毛发树立起来,一双血眸中透着摄人的杀气。恐怖的气息在弥漫,挤压得空气都凝固了起来。

    “是谁,这么大胆子?”

    这是,在场所有人和妖的想法。

    “哒、哒、哒。”

    清脆而悠闲的脚步声,仿佛带有某种神秘的节奏,踏在了所有妖的心里。

    一个人从碎石路走过来,脚踩在了空地上,停住了。他单手背后,似乎根本没有将周围凶猛的妖兽放在眼里,只是随意地杵在那里。

    空气中血腥味浓郁,他四下看了几眼,眉头微皱,脸上凝出一抹冷意。

    “妖,胆敢吃人,当诛。”

    审判妖罪,他的声音凛冽如寒冬。

    他明明就是个凡人,浑身上下普普通通,但离他近的几只小柳妖虽在张牙舞爪,仍是忍不住地往后缩了缩柔软的身体。

    妖的直觉告诉它们,眼前这个人,有着恐怖的势,那是来自灵魂的压迫感。

    很显然,刚才的石子就是他丢的,因为他的手里还抓着几颗,正一下一下地抛着玩。

    “啊!”

    “木恒!”

    数道惊呼声响起。

    一只拖着大尾巴的狐妖轻飘飘地落在虎精身旁,盯着落无尘,震惊不已。它不懂,这个凡人为何还能从自己的妖毒中醒过来。

    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先是惊骇,随即是欣喜若狂,他显然没敢想木恒居然还活着。

    最激动的是张铁,他拎着大锤,站在人群的最前列,看到落无尘之后,张大了嘴巴,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

    张铁清楚地记得,自己按照族长最早的吩咐,等木恒传递了信号,就趁他取剑之时将他迷晕藏起来,结果等了三天都没等到木恒再次过来。

    张铁到落无尘房间一看,发现木恒已经没了气息,显然死去多时,他顾不得惊动潜伏在村落里的妖族,将消息告诉了族长。

    这一场捉妖猎人与妖之间的战争,就仓促地提前打响了。

    因为有了准备,捉妖猎人虽死伤惨重,勉强也抵挡住了妖族的猛烈进攻,并僵持了下来。

    ……

    “人族就喜欢装腔作势。”

    虎精大眼中撇出不屑,低吼一声,它身旁的大柳妖浑身散发浓烈绿光,向落无尘卷去。它的几根枝条在呼吸间变幻,生成无数根细长坚硬的刺,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一群捉妖猎人都关注着“木恒”,见他遭遇攻击,纷纷持着武器上前支援,转眼间被诸多小妖阻拦,双方拼杀在一起。

    老人身中妖毒,虽无性命之忧,但也被剥夺了力量,他知道“木恒”的实力十分薄弱,见柳妖扑杀上去,只能无助地闭上了眼睛。

    “嗷!”

    大柳妖的惨叫声凄惨无比,尖锐地响彻整个村落。

    “咦?”

    “那是!”

    众人惊疑不已,难以置信。

    落无尘依旧站在原地,他举起的手掌心里不知有着什么东西,散发着强烈的金光。

    而跌倒在地上的大柳妖,正痛苦地翻滚,它的身上,印着一大片灼烧的痕迹。

    落无尘垂下手臂,那抹金光就隐藏在掌心了。他的另一只手的手指上,有一道细小的咬痕,还在渗着血。

    “没想到,这具身体内蕴含至阳之血,虽没有法力,临时替代的话,威力反而大得不可想象。”落无尘低声自语道,脸颊上溢出冷峻。

    他盯着那只庞大的虎精,颇为不屑,淡淡地说道:“不过是些小妖而已。”

    那只虎精愤怒地呲着牙,血眸中带着理智,受到落无尘挑衅也没有亲自动手的意思。它不顾地上奄奄一息的大柳妖,仍是低吼一声,身后又刮起数道妖风。

    这次是一只花妖和两只高大的树精,发出无声的嘶吼,扑向落无尘。

    两只树精伸出长满了木枪和鳞甲的大手,刮起呼啸的劲风向那个小小的人抓去,脚下步伐沉重,震得地动山摇,声势惊人。

    花妖扇起三色花冠,几片还沾着水珠的花瓣离体飞出,遇风便涨,眨眼间已经变成了荷叶般大的锋利花刀,上面的齿刃寒光毕现,妖艳中透着狰狞的杀意。

    数只关切的眼睛,紧紧地盯在落无尘身上,眼见危机袭来,目眦尽裂。

    攻势到了近前,劲风甚至吹动了落无尘的长发。他咧嘴一笑,双手迅速变动,快的只能看得到一抹残影,眨眼间结成一个手印,掺和着血画符,向攻击过来的树精推去。

    “掌心雷。”

    “轰隆隆。”

    凭空生出的一道紫色雷霆,只有拇指粗细,打在两只树精身上,余力未尽,击溃了花妖的攻势,最终莫于它的体内。

    三只大妖来不及挣扎惨叫,一瞬间化为了三堆灰烬。

    “嘶……”

    这是,倒吸冷气声。

    震撼,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的妖都感受到了,刚才的那股似乎足以毁天灭地的雷霆力量,它们望向那个小小的人,眸中露出颤栗恐惧的神色。

    妖怕雷电,因为那是天的力量。

    捉妖猎人们沸腾了,包括老族长在内,虽并未言语,但他们脸上的惊喜之色,却足以证明心中沸腾着的激动。

    凡人都认为,雷霆是天的力量,而这里的天上,住的是仙人。

    虎精血眸深处流出一抹畏惧,它低吼一声,厉声人语道:“你们还不现身,此次我等若是落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妖风阵阵,卷起漫天枯叶,遮蔽得整个村落的天空都阴沉了下来。

    虎精身旁卷起腥臭的黑风,尘埃落尽,又多了几个庞大的身影。

    一头小山丘般大的黑熊,躯体沉重,浑身黑毛如同一根根林立的钢刺,寒光闪闪,狰狞可怖,呼吸间萦绕着丝丝妖气。

    三头毛发通白的狼,有牛犊那么大,双眸中透着冰冷的杀意,肌肉紧绷,利爪微张,一抹浓烈的血红色在它们眼中闪烁。

    一只树精,躯体极小,如同一颗枯死的老树。它身上的树皮上浮现着复杂的纹路,边缘处带着火焰的痕迹,炎木共存,无比奇异。

    那只狐妖伏在地上,大尾巴摇摆间,已经变为了三条,幻化无穷,它的三角眼中不时闪过粉色的光芒,摄魂夺魄。

    这群精兽都修行在百年以上,实力极其强大,恐怖的气息弥漫着,并愈加浓郁,黑烟笼罩了整个村落,空气中透着腥臭的气味。

    数道强大的气息压在落无尘身上,他胳膊上的汗毛都诈了起来,这并非恐惧,而是人身体的本能反应。

    敌众我寡,必须先出手,不然难以睥睨。

    落无尘表情凝重,将那只受伤的手指再次用牙一咬,鲜红的血就流了出来,他动作飞快,将掌心的每块石子涂抹均匀。

    “嗷。”

    三只狼妖长嚎一声,化为三道银色流光,向落无尘扑了过来。它们身后,其余诸妖动作不慢,也一齐冲杀过来。

    妖气翻滚,杀气冲天。

    落无尘目中寒芒闪烁,脚下连连后退,手上动作迅速,在掌心又画下了一张复杂无比的符。他体内缺乏灵力,即便有至阳之血作为媒介,也难以牵引天地灵气,但落无尘自有办法。

    他伸出两指,点在眉心之上,用意念控制掌心符。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法由心生,生生不息。”

    一连串清朗的咒语从落无尘口中发出,气势如虹,连扑面而来的妖气都驱散了不少。

    他的掌心,点点金光迸现,而后越来越明亮璀璨,仿若一轮正午的太阳,绚丽夺目、灼热无比。

    几只大妖被这道金光刺得浑身痛苦,妖气也变得千疮百孔,它们停下了脚步,惊疑不定。

    落无尘双手猛地挥出,散发着金光的石子没于土中,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地上猛然升起五座土坡,越顶越高,呼吸间变幻成了五个身着金甲,手握金刀的天兵,体格高大威猛,气势汹汹,迈着大步向那几只大妖攻去。

    这些妖族强者虽屠人如同践踏蝼蚁,但对上力大无穷的金甲天兵,却是不够看的,顷刻间就被砍得妖气崩溃,遍体鳞伤,哀鸣着化为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落无尘目光闪烁,心里暗爽无比,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肆意地施放法术。

    要知道,前世资源匮乏,他的资质又较为寻常,空会很多道家秘术,却没有展现的机会。

    而至阳之血,在世间亦是极为罕见,是一种克制邪魅的血脉。

    狐妖颇为聪明,猜到这五个金甲天兵的存在定然与落无尘有关,它趁局势混乱,悄无声息地化为一道幽光潜到了他身后,深吸一口气,就想勾他魂魄。

    “呃……”

    它突然停住了动作,只觉得浑身失去了力气。

    落无尘缓缓扭过头来,淡然一笑道:“我身上的妖毒,就是你下的吧。”

    可惜狐妖已经没有机会回答,随着落无尘收回了画着掌心符的手,它的一双灵动的眸子就黯淡了下来,并缓缓地闭上了。

    几只大妖一死,其他的无数小妖更不值得一看,不多时就被金甲天兵和捉妖猎人们诛杀殆尽。

    落无尘在一旁看着,神色平静如常。他的脸色煞白,那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还好,召唤天兵之后,他们消耗的便是天地力量了,不然落无尘非得力竭而亡不可。

    他的心中似感慨,又有些唏嘘不已。原本对人生绝望的道家传人,却阴差阳错穿越到了一个妖物众多的世界,真是很有意思。

    “木恒。”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落无尘的沉思。

    他抬起头,正对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那瞳孔虽浑浊,却无比明亮。

    落无尘点点头,没有说话。

    老人在心中叹息一声,悲伤不已。

    老人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真正的木恒。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村落的危机,是因他而解。

    老人犹豫不决,沉思半晌,正想开口说话,只听落无尘低声道:“他已经死了。”

    即便已经接受了事实,但再次听到,老人还是眼前一黑,险些摔倒在地。

    身后的张铁将族长搀扶住,目露凶光,沉声问道:“木恒,可是你杀的?”

    听到这么奇怪的问话,落无尘摸了摸鼻梁,遥遥一指地上的死狐狸,沉声道:“狐妖下了妖毒,而我,醒过来就到了这里。”

    他顿了顿又说道:“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他最后传给我的意识,是让我来救你们,所以……”

    落无尘话没说完,但老人和张铁都懂得,如果没有他的出手,自己这些捉妖猎人,将不复存在。

    老人好像一瞬间老了十岁,他眯着眼睛看着落无尘,老泪纵横,哑声说道:“你……会离开这里吗?”

    落无尘沉思片刻,才说道:“恩,但我想先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

    他还有许多较为费解的问题,比如自己的身体,再比如,这个世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