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五章 真相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这个时间段,族长肯定在学堂授课。

    木恒脸上阴晴不定,犹豫许久,才下定决心。他将乌黑匕首放入怀中,夺门而出,往那座位于最东面的竹楼走去。

    不过片刻,木恒已经到了楼下,他看着敞开的窗户,略微思索,从正门口走了进去。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从扶手到桌椅,从墙上挂的壁画到地上摆放的炉子。木恒还记得,壁画的对面墙上,之前还钉着一张完整的白虎皮,如今却不见了。

    他走得很慢,没有发出丁点的声音,眼睛从各种什物上扫过,透出莫名的神色。

    他看着又阴又冷的楼梯,伸手轻抚胸口的衣服,感受着那坚硬的凸起,心中出奇的冷静。

    “木恒长大了。”他无声地说道,迈大了步子上楼。

    “噔噔噔。”

    靴子踩在木阶梯上的脚步声很清脆,打破了竹楼里的清静。因为这是族长的房间,除了木恒,一般人是没资格进来的。

    二楼屋里,无数的书整齐地堆放在木架上,散发着墨水的清香。窗口有阳光撒进来,掺和着柔暖轻风,更显得天气宜人。

    只是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还是有点阴寒冷意。

    木恒脸上带着贼贼的笑,先是顺着阶梯往下偷偷看了一眼,似乎在关注有没有人突然回来,才小心翼翼地自语道:“趁着族长不在,看看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功法。”

    他说着话,已经在宽大的书架上翻找起来,一本本地抽出来看,荡起大片灰尘。

    不一会,他就到了昨晚族长站的位置,打开一本书,翻开第一页来。

    他只是停顿了一霎,就翻了另一页,然后就随意地将书塞了回去。

    不过半个时辰,木恒将所有的书都翻看了一遍,才非常气馁地叹了口气,背着手悠然地下了楼。

    “这老头,也没存什么好东西啊。上次还说传给我新的拳法,现在故意装忘了,居然提也不提,真是小气,真是抠门。”

    声音远去,宽敞的房间又寂静下来,只是那几道撒进来的阳光,颇显得黯淡阴森。

    许久,角落里的花居然移动了起来,漂浮着到了书架前。

    接着一本书自动抽出,无声无息地翻开了第一页。

    没有白日见鬼的说法,但这足以惊骇旁人的一幕,独显得惊悚恐怖。

    一道妩媚尖锐的声音响起:“呵呵,这首诗,写得真烂。”

    花又回到了角落,如同从来没有动过一样。

    身的一侧,有小片的荧光在闪亮,与花纹相映,美轮美奂。

    ……

    木恒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地上,面色凝重。

    “云拥根株抱石危,

    回首风尘甘息机。

    盛年弃儿长别离,

    烟雾氛氲水殿开。

    离愁别绪指为这,

    荒原北望三千里。”

    这首写在扉页的诗,被木恒只扫了一眼,就牢牢记在了心里。

    “危机,离开这里。”

    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心中落寂无比。

    “族长,上千条性命啊。你让我独自苟活,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呢喃细语响起,破碎在了空气中。

    木恒心里清楚,这是必死之局,在没有外力支援的情况下,自己这一支捉妖猎人根本抵挡不住妖族的大举进攻。

    这片远古密林辽阔无垠,数不清有多少异族生活在里面,而妖族是数量最多的。

    朝廷那些将利益放在首位的人,是不会考虑远在荒原的一些人的死活,除非,妖族把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木恒觉得手脚发软,他不是恐惧,而是感到绝望。任谁清楚了自己的命运,会不在心境上产生变化,不仅仅是痛楚,更多的是悲伤与无奈。

    他蓦然想起,这座村落里的一切,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还没长大的孩子……

    每个人身上都染了妖族的血,所以,没有人能躲得过这次危机。

    这是,被抛弃的一群人。

    没有退路,唯有殊死一搏。木恒的神色无比坚定。

    下午,木恒照例到屋后空地上打拳,又搞了几百个基础体能,直到日落西山才洗了澡回到房间。

    他躺在床上,心里打定主意,等明天取了剑,就去与妖族拼命。

    ……

    深夜,皎月显得无比明亮,整个村落都沐浴在森白的月光下。

    “呼。”

    一股阴冷的风从窗户吹进来,卷起薄薄的窗纱。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浓郁的香气,如同花的香,又带着一抹淡淡的……骚味。

    木恒的床头,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位宫装女子,生得有沉鱼落雁之姿,精致小脸上挂着一抹妖异的笑。

    她的下巴又尖又长,洁白如玉,一张樱桃小嘴红艳诱人。

    她长长的眼睫毛动也不动,睁着一双美眸,目光放在熟睡中的少年脸上。

    好一会,她居然咕咚一声吞了下口水,伸出香丁小舌舔着嘴唇,吃吃地笑了起来:“咯咯,柳妖果然没有骗我,这个人族少年血肉之气旺盛,只闻着味,都要馋死我了。”

    她伸出一只细嫩的小手,一缕紫黑色的妖光从指尖流出,尽数没入木恒体内。

    她站起身,依依不舍地看了木恒一眼,才化为一阵妖风,从窗口翻滚了出去。

    这是一只修行百年的狐妖,她给木恒种下的,是会让他在短时间内逐渐消散灵魂的妖力,只需两日,这具没了魂的躯体,就真正成了妖最喜欢的美味佳肴。

    木恒的阳刚之气太过于旺盛,即便以她的修行也不敢直接下手,生怕灼伤到自己。但她自有法子,独享这一份珍贵的大餐。

    白发老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木恒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意识到他的暗示,并去他的房间寻找真相。原本以他的计划,是让已经知道情况的张铁以铸剑为暗号,待木恒取剑之日将其迷晕,用特殊手段潜藏起来。

    等木恒苏醒过来,妖族也早已散去,即便他无法接受村落被覆灭的事实,有自己特意留下的信息,他也不会太过于鲁莽地去报仇。

    毕竟自己曾多次教过他,只有活着才有机会。

    老人的私心反而害得木恒成为了第一个亡魂,他算错了木恒的心机,而木恒则死在了自以为是上。

    妖,远远比人聪明。

    月光下,木恒眉头紧皱,好似十分痛苦。他的身上,有一缕淡淡的魂在缓慢消散于夜色中。

    ……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