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二章 树精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密林尽头,是一望无垠荒野,经风反复洗刷,连带着大地外衣也披上了浓浓萧瑟,几只晚行大雁还在匆忙赶路,悲怆的哀鸣声传荡很远。

    此时,秋雨终于歇了。

    “哒、哒、哒。”

    一道灰色身影,在黑色坚硬的土地上快速奔跑。其身后林子里,大片金黄色的野草和矮树不断倒伏,显然有体格庞大的东西经过。

    “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前方是一块孤独的黑石,它突兀地存在那里,并不高大,却坚硬结实、棱角分明,从林中拔出一道光秃秃的尖。

    灰色身影猛然加速,化为一道流光,笔直地向黑石冲去。

    其身后,一个庞然大物失去了密林的遮掩,现出了真面目。

    它宛如一棵无冠的高大古树,浑身都是类似于盔甲的一块块的树皮,上面布满了褐色条纹。树皮与树干的缝隙里,生长着密密麻麻的青苔、蘑菇。

    如果离近了,能清晰地看见树身上爬来爬去的蚂蚁,它们在辛勤劳作,探寻食物。

    而它本来应该是树根的地方,竟然生长着两条粗壮的腿,连带着泥土,就像刚从地下拔出来的萝卜。

    它是一只树精,顾名思义,它是一棵树,成精了的树。

    还好,它虽然巨大而凶猛,并且拥有强劲的力量,但也存在智商上的短板。

    树精只需再多走十步,就可以追上那个灰影,然后将其诛杀。它兴奋地发出无声的嘶吼,驱动身体迈大了步子。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它高高地抬起腿,要将那道灰影踩死在脚下。

    然而,灰影消失了。

    非常的突然,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此时,它与黑石只有一步的距离。

    ……

    “砰。”

    惊雷般的声音,震耳欲聋。

    黑石底基牢固,仍是剧烈地颤动了几下,可想而知,那是多大的撞击力量。

    树精滚倒在一旁,枝杈散落遍地,枯叶漫天飞舞,积落了厚厚一层,仿佛刚经历了暴雨的洗礼。它无声无息地躺伏在地上,已经真正变成了树,只是树干中仍在流淌的液体在证明它的奇异。

    因为,那是它绿色的精血。

    片刻后,灰色身影在黑石顶上出现,无比渺小,依稀能看出是个人的模样。

    一个健壮修长的身形,腰脊笔直,黑亮长发整齐地束于耳后,面容英俊还很干净,眼睛明亮有神,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衣服是最普通的灰色粗布,看起来穿了不少年头,有经过清洗留下的泛白印痕。

    这人,正是木恒。

    他头发上沾着几根枯草,此时正低头看着地上那个两人都环抱不过来的庞然大物,目光闪烁。

    “这是最后一只了。”

    木恒说着话,自黑石上跃下,从腰间拔出一把乌黑的匕首,走到粗大的半截树身前。

    用力刺下,锋利的匕刃切开厚厚的树皮,再反复凿一个点,一层层地沿着纹路破开,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挖出了一个脑袋大、手臂深的洞。

    他停下了手,用袖子拭去脸上的汗珠,露出欣喜的笑容。

    洞的最深处,赫然有着一块金黄色的圆球,上面满是褐色条纹,只有拳头那么大,最不可思议的是,它居然还在跳动。

    一下一下地跳动,虽然微弱,却无比有力。

    木恒从胸口掏出一张不知什么材质制作的网,小心翼翼地将圆球罩住,而后用匕首从底座狠狠一削。

    “轰隆。”

    圆球落入网中,树精庞大的残躯剧烈地颤动了几下,惊得木恒迅即起身,脚下连点,呼吸间已经退到了百米开外。

    顷刻间,树精疯狂地在地上滚动,它虽是垂死挣扎,依旧展现了恐怖的力量。

    木恒定定地看了一会,将圆球放入怀中,摇头自语道:“不愧是树精,没了心还这般凶猛。”

    话音未落,他已经往另一个方向奔去,速度极快,转眼就不见了踪迹。

    天色渐晚,夕阳迟暮,一阵猛烈的寒风袭来,林间无数擎天巨树剧烈地张牙舞爪,被逼落了叶片,只剩下古老陈旧的枝干在摇曳摆动。

    光秃秃的树身依然高大巍峨,无数棵叠成一片,灰暗如潮、波涛如海。

    此时,这片远古密林显得无比幽寂恐怖,透着莫名的神秘色彩。木恒却早已习以为常,只是埋头忙着赶路。

    他的身影在树林和荒野中跳跃奔走,数不清行了多远的路,终于抵近了一座低矮的山脚下。

    说是矮山,只是较之附近那些高耸入云的山。

    依旧是大片树木包围山石,密密麻麻地叠嶂,厚实而沉重,唯一不同的是在一侧林间生长了许多竹子。

    一片茂密的竹林,顺着林中一条蜿蜒细长的小路走到头,就到了矮山的半腰。

    忽而,话语声响起。

    “木恒,回来啦。”

    竹影错错,落叶纷飞。

    两个持着宽背刀的壮汉从林中钻出来,笑着跟他打招呼。

    木恒抬头一瞧,眉头微动,也笑道:“陈哥李哥,今个是您两位老哥守门啊。”

    “可不,昨个有一只柳妖潜入进来,想盗取妖石,还好被族长及时发现,不然就让它给得手了。”其中一个脸上有伤疤的虬髯汉子道。

    他蹲下身子,往地上撒下一种灰色粉末,又说道:“不然也用不着我俩到这里守门。”

    另一个短发汉子笑骂道:“你都在这埋怨一天了,守门也是为了大伙的安全不是。”

    木恒闻之一愣,觉得有些疑惑。他自然清楚,即便是在这异族遍地的远古密林,柳妖也是极为少见的。

    它们有万般变化,可以幻化为任何的植木、花草甚至是石头,肉眼根本难以分辨真假。

    那疤脸汉子往地上撒的灰色粉末,便是可以对付柳妖变化的手段,只要它们沾上一丁点,身上就会发出荧光,难以隐藏踪迹了。

    看到两个汉子忙碌地布置下各种陷阱,木恒心中一暖,由衷地说道:“有两位大哥在,大家睡觉才安心呢。”

    “哈哈,木恒说话我爱听。”两人纷纷大笑,又说道:“快进去吧,天马上就黑下来了,早点休息。”

    “哎。”木恒应了一声,迈步往里走去。

    从竹林钻出来,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空旷,密密麻麻的竹楼竹屋整齐坐落,规划有序。一条条并不笔直却平坦的碎石路印在地上,延伸到深处去了。

    街上行人稀少,皆是些身背利刃的壮汉,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器具。

    木恒知道,这些造型奇特的东西,虽对人无用,但对于妖,却是非常可怕的武器。

    天色已晚,透着灰蒙蒙的色彩,碎石路两侧挂着许多灯笼,散发着昏黄色的幽光,如同萤火点点。

    嗅着熟悉的空气,木恒欣然一笑,往里走去。

    “木恒,回来啦。”

    “嘿,木恒。”

    “晚上不要再出来哦,安心睡觉。”

    “哈哈,人家木恒都快成大人了,你们还当小孩子看。”

    “木恒,晚上好。”

    一声声粗犷却熟悉的问候,让木恒心中一热,他脸上挂着笑,挨个回应。

    盏茶功夫,到了最高的一处竹楼前,木恒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噔、噔、噔。”

    脚步声响起,到了二楼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排高大齐顶的书架,占去了大半的房间。侧面开着一口窗,用木棍支着,柔和的晚风从外面吹进来,舒服惬意。

    木恒盘腿坐下,安静地运功调息,仿佛隐于黑夜中。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