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第一章 说书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中州大地上,百国林立,战火不断。

    燕朝,四九七年。

    一樵夫无意寻得山洞,在里面发现玉简一块,其中内容流传出去,惊闻天下。

    “世上虽无仙人,却有仙物,得之可长生不老。”

    天下无数门派闻之而动,派遣弟子大肆搜寻。

    五零七年,天氺国武邙派在西域发现仙物,门中弟子死伤无数,掌门人王战得之,观有返老还童之神效。

    次年,武邙派被夷为平地,天氺国破灭。

    武邙掌门人王战力搏天下高手,内力枯竭,霎间身化白骨而死。

    据说,当时在场的近万余高手拼杀火热,血流成河,整座武邙山上尸骨遍地,方圆百里溪水中尽染红色。

    仙物先后易手,得之者无不丹田破碎,血肉干涸。

    后有传闻,所谓仙物不过是一魔虫,好吸食内力和血肉,虽可延续寿命,却要遭受莫大痛苦。

    天下门派群起讨伐:不祥之物,为祸人间,当铲除。

    魔虫刀枪不入,迅如闪电,非凡人能克之。

    腥风血雨二十多年过去,江湖各门派损失惨重,纷纷闭门养息,舔舐伤口。

    但在争夺魔虫的队伍中,却有人惊奇地发现,有许多消迹于江湖的名门正派长老级人物现身,他们无比苍老,但武功深不可测,为了“剿灭”魔虫大打出手,斗得天昏地暗。

    五六一年,燕国第一大派山海门突然插手,在绝对实力的碾压下,无数早已道尽途穷的高手死伤殆尽。

    十年后,天下门派齐聚燕国,声讨“魔虫”。风云涌动间,山海门危在旦夕。

    经过一场长达半年的旷世之战,山海门摇摇欲坠,几近破灭。但人们惊奇地发现,“魔虫”早已不在山海门。

    “魔虫”消失,任凭无数能人用尽百般手段都未曾找到。

    大义的旗帜倒下,人们自然不敢再明正张胆地剿灭江湖正派,但背后的小动作是必不可少的。暗流涌动之下,天下每个神秘而未知的地方都被探索,倒下了一条条生命的同时,也发掘出各种沾染着血迹的物品。

    燕国某地,鸟兽飞绝,有能人探秘,发现一柄锈迹斑斑的剑,其貌不扬,却有千斤重,削铁如泥。

    岳国某山脉,有能人无意经过,发现一颗夜明珠,带在身上,驱寒保暖,百虫不近身。

    天柘国某江河,有能人搜寻,发现一张无字天书,轻如薄物,凡力难损。

    天下震闻,蜂拥而至。

    西域某密林,有能人行路,发现一小巧玲珑,观其内无物,却可倾倒出清水。

    ……

    阴差阳错之下,浮现出无数隐藏的秘密。

    天下人争抢拼杀之余,却都心生疑虑。

    这世上,究竟有没有仙人。

    五八二年,江湖突现一神秘能人,名为李明杰。他连战天下十大高手,溃敌无数,在江湖留下赫赫凶名。

    次年,李明杰逼迫数个江湖大派为他寻物,有不从者皆被屠杀殆尽。

    同年,天下群起讨之,势要诛杀魔头李明杰。

    李明杰持一锈迹斑斑铁剑,只用一日,便将天下门派高手屠尽。

    那一日,天下颤栗。

    连续三年间,李明杰号令天下门派为其所用,搜集各种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花草、毒物。

    有传闻,他想修炼仙丹,求长生不老。

    三年后,李明杰消失于世,如同曾经的“魔虫”,难寻踪迹。

    有人说,他服了仙丹,飞升仙界去了。

    也有人说,他中毒身亡,殒命荒原。

    时间飞逝,逐渐的抹去了一切痕迹。

    人们茶余饭后,依然在悄悄谈论。

    这世上,究竟有没有仙人。”

    ………………

    随着这抑扬顿挫的声音歇下,整个厅堂安静得落针可闻。

    许久,有人性子急躁,忍不住问道。

    “先生讲得生动,您几位说说,这世上究竟有无仙人?”

    有人起了头,其他人也按捺不住,议论纷纷。

    “定然是有的,不然诸多传说故事都是凭空捏造不成。”

    “嘿,兄弟武断了,你说有,可曾见过?”

    “这……”

    又有旁人插话。

    “这都是陈年旧事了,有些大门派传承已久,定然记载了不少秘史,说不得就能证实仙人存在。”

    “你我等小人物,即便证实,又如何得知?”

    一语接一语,热闹非凡,却争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是听先生的吧!”

    有人听得不耐,提议道。

    “对,听先生的,先生所知不少。”

    众人吵闹一番,腰间刀剑震得哗哗作响,又都把目光投在中间正襟危坐的人身上。

    之前那引人震撼、发人沉思的故事,便是出自他口。

    这人并无出奇之处,但对于各种传说故事却能随口道来,如数家珍,并让这些识不得几个大字的武人都被其丰富饱满的音腔所吸引。

    他穿着一身灰色粗布衣裳,头戴方巾,手里持着一把纸扇。

    他侧身倚桌,桌子擦得镜亮,上摆一壶茶,一碟盐水花生,一块黑木当做拎儿。

    这般行头来看,确实是一位说书先生。

    观其容貌,约不过十五六岁,生得清秀斯文,温润如玉,且肤色白嫩,眼眸深邃,自有一股气息内敛、深沉稳重的做派。

    他恐怕比在场的人都要小,但在这种混乱的世道,没有人会计较年龄,人在人的眼里,也都只是人而已。

    对于四周不绝于耳的喧闹声,他似若未闻,只是轻轻放下纸扇,端起桌上茶杯。

    捻盖,稍拨茶叶,吹几下,小押一口。

    动作姿态,说不出的优雅得体。

    围观众人瞧见这一幕,都探长了脖颈,渐渐压下到嘴边的话,静静地候着。

    他们早已熟识,知晓这位小先生喝完了茶,会继续说下去。若他想卖个关子,反而会直接起身走掉的。

    柜台上,半卧着身子的老掌柜也有些意犹未尽,他伸手招过来一个机灵的小二,打着哈欠说道:“给小先生上壶香片,就说掌柜的我请了。”

    小二点头,扭身要去泡茶,就听老掌柜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

    “算了,上壶龙井吧。”

    这是一家茶楼,只有两层,结构由砖木组成,虽无太多华丽雕画,却胜在遮风避雨、牢固结实。

    赶上连绵雨季,闲适下来的人们大都喜欢窝到这种场所,调侃吹牛、听书品茶。

    在中州大地上,异族妖怪比之人族,数量更筹。因而,一座最靠近远古密林的城镇,里面生活栖息的闲人,决计不会是一般人。

    他们,也不会喜欢品茶的生活。

    他们有的是在朝廷有职位的官人,也有的是脱下军服,请假寻乐的边戍兵。但大多,都是依靠远古密林过活的……可以称之为江湖中人。

    他们武功高强,接了一些悬赏任务,到远古密林探秘寻宝,或捉头异族贩卖到中原地域。

    虽都是些脑袋挂腰带上的活计,但得到的酬劳,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诱人心动。

    能让这些人聚到一块,可不容易。

    说书先生喝到了龙井茶,品出滋味,神情舒展了许多。他饮完,端起空茶杯,对着老掌柜遥遥一举,算是谢过。

    听众大都膀大腰圆,身材魁梧,此时虽都面露不耐,却也耐着性子,焦急地等待下文。

    可惜,他放下茶杯,展开了纸扇,却兀自摇头。

    “今个讲够了,其他的,不可说,不可说啊。”

    “噫……”

    众人听了这话,齐声叹气,大感失望。

    他们纷纷从口袋掏出几枚铜钱,丢在桌子上,三三两两地奔入雨帘中,寻酒楼作乐去了。

    若不是为了听这小先生与众不同的“秘史”故事,这群粗犷大汉怎会跑到茶楼里坐着。

    越是武功高强,就愈加对传说中的仙侠充满向往之情,无缘相见,听一听也是过瘾的。

    说书先生独歇一阵,透过门扉瞧了半晌雨,才拾起衣袖,将一枚一枚的铜钱捡了,随手丢进口袋里。

    桌上留了几枚,当做茶钱,他脚步轻快,渡进了厚重的雨幕中,很快不见了踪迹。

    ……

    上安城不大,隶属北周国,临近远古密林,因而稍显繁荣。

    这里的流动人口,尽是些江湖异士,到这穷山僻壤之地来,目的也都相似。

    为了,异族。

    这个世界上,并非人族独秀于林,千奇百怪的异族盘踞暗处,亦是不容小窥的力量。

    各国朝廷不仅要解决人族内部纷争,还要时刻警惕来自荒原、戈壁上的威胁。

    兵马固城,尚且腾不出太多人手,就有皇族想出策略。

    以民间力量削弱异族,许以重金酬劳,众当往之。

    于是,一座座边陲小城就都繁忙起来,更有商者瞅准时机,兴建客栈、酒肆,为丛林冒险者提供生活饮居,并存而息。

    有流言,这片远古密林中,有捉妖猎人存在,他们是人族最神秘的守护力量,始终在默默无闻地与异族中最强大的妖族抗争。

    妖族中具有威胁的存在都会被他们诛杀剿灭,因而才给世间人们缓解了极大压力。

    否则,即便是江湖中人,凡躯的他们也难以同成年异族战斗,不过徒送人头罢了。

    只是,这点知者甚少。

    ……

    一场秋雨,不知要下多久。

    连绵山脉与灰蒙的天空接连,将黑漆漆的夜色衬托得浓郁如墨。

    上安城坐落在远古山脉外沿,于冰冷厚重的雨幕中形若巨兽,又有无数灯火闪烁其中,铺卷成一条灿烂的星河,仿佛倒映大地上的夜空。

    一间客栈里,某个房间并未关窗,雨珠肆无忌惮地打进来,淋湿了窗前人的衣衫。

    他一双眸子明亮,静静地盯着远处景象,任凭风雨袭面,纹丝不动。

    若是傍晚时那些茶楼里的人见到,便能认出这人,便是那位娓娓而谈的“说书先生”。

    此时,他已经换了着装。

    一袭灰衣,未悬饰佩,脚踏皮靴,满头黑发随意挽了起来。

    “明日历练开始,两颗妖心……”他喃喃自语,伸出一只手,感受冰雨的湿润。

    许久,眼见城中灯火灭了大半,他才闭了窗,转身走到桌前。

    上面置着一个小小的瓷碗,里面有大半乌黑色液体,看起来黏稠恶心。

    他取凳坐下,打怀里掏出一把手掌长的匕首,不知何材质所造,刃尖锋利无比。

    捏柄,浸泡……抬起翻面,再浸泡。

    不多时,匕首敛去了锋芒,变得乌黑丑陋。

    碗里的黑色液体,似乎被匕首吸收,已然空空如也。

    他眼瞧见,神色如常,自顾地将匕首持在手里把玩。

    这是一种由近百种草药组成的药剂,作用较为单一,制作也很简单,就是收集原料比较麻烦。

    世上没有银子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他每次历练,都会到就近的上安城里来,通过各种方式赚取银两,而后托付人去采集草药。

    历练要求,出门只能携带衣物、武器,其余自给自足。

    不然,他堂堂的捉妖猎人,也不愿为了金银俗物去兼职说书先生。

    “赶快成年吧,那样就再也不用出门历练了。”他有些不满地哼哼几声,从怀里掏出一块有些坚硬的面饼,费力地嚼吃起来。

    就在这时,叩门声响起。

    他动作麻利,将瓷碗倒扣在桌上,匕首收进怀里,才紧皱眉头去开门。

    这个时段来敲门扰客的,不离十是附近粉灯场所的烟尘女子。

    她们或许姿色不足,也可能魅力不够,但做了这行总得吃饭不是,于是就有一些脑光灵通的,到城中客栈寻些野客。

    送上门的生意,加上价格不贵,也自会有人心动。

    他见得多了,对男女之事却没什么兴趣,另一方面,也是囊中羞涩……

    扯个缝,探头一看,竟然是个熟悉面孔。

    来人没有进来的意思,只是低声而语。

    “木恒,族长让我传话,说此次历练,需取五颗妖心。”

    他闻之一愣,有些诧异,要知道以他的实力,诛杀五头妖,还是极为困难的。

    但眼前这人是捉妖猎人村落留在世俗的耳目,平日里负责传信带话、筹备物资等事宜,且是族长亲信。

    他迟疑片刻,点了点头,沉声道:“麻烦刘叔,我知道了。”

    这叫刘叔的人上下打量了木恒几眼,面上流出一抹笑意,从袖中掏出一个鼓囊囊的钱袋,丢进木恒怀里。

    “虽不可奢侈过活,日子也不能过得太清苦了。”

    木恒听了,神色有些犹豫,还是抓起来要还给刘叔。

    毕竟族长时刻教诲他,作为捉妖猎人,万万不可被金银俗物蒙蔽眼睛。

    刘叔身影如风,眨眼间已顺着楼梯消失不见,只有声音在木恒耳边响起。

    “今个茶楼我也听了半晌,说得不错,忘记给赏钱了,这个算补上。”

    木恒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轻轻推上门,将从其他房间传出来的喧杂声拒之门外。

    夜已深,木恒盘腿坐在床上,运功调息。

    取五颗妖心,对他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只是不知,族长为何突然增加历练难度……”

    他心里若有所思。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