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剑道烟尘 楔子—都市诛妖

时间:2018-07-10作者:一碗白菜

    深秋,赶上最后一场雨。

    古旧的老城洛昌更显孤寂,于瓢泼大雨的黑帘中若隐若现,淋得久了,才发出几道悄不可闻的咳嗽声。

    仔细去听,原来是憋在另一头的闷雷。

    “沙沙。”

    小巷中,有脚步声响起。

    不多时,昏黄的路灯下,拔出一道修长的影子。

    黑墨短发,褐底长款风衣,年轻面孔。

    他撑着一把灰色的塑料伞,握柄是残缺的,露出里面生锈的金属杆。

    脚上穿了一双布鞋,白底黑面,此时正半浸在积水里。

    他盯着马路上稀稀拉拉驶过的车子,忽而想了想,伸手到口袋,摸索几下,掏出个什物来。

    半张开手,可以看清,是一张皱巴巴的五十元纸币。

    他低头瞅了半晌,微凝起眉头,似乎在犹豫,过了一会才终于下定决心。

    上前几步,招手……

    一辆顶上闪着绿光的出租车停住,窗户打下个缝,有低沉的男声从里面传出来。

    “小兄弟,去哪啊?”

    拉门,坐进去,收伞甩几下,关门。

    激烈的雨声,就听得不太清晰了。

    “迷醉酒吧。”

    他开口说话,声音竟然十分浑厚,与相貌不衬。

    的哥有些诧异,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才挂档起步。

    “这酒吧消费可不低啊,一晚上怎么着也得万把块呢。”

    的哥是友善提醒后座这位小伙,毕竟这个点还打出租的人,有几个口袋宽裕的。

    他似若未闻,只是将风衣掖紧了,把身子挤进有些坚硬的坐垫里,才开口说话。

    “这是市区,要打表吧?”

    听到从身后传出来的声音,的哥很不爽地撇撇嘴,探手一拍计价器。

    “滴,欢迎乘坐……”

    他神情缓和下来,捏紧了手中纸币,开始侧起头,借着窗外的光亮,看那拉成线流下来的雨珠。

    ……

    这是最繁华的街,霓虹灯彻夜不熄,高档轿车琳琅满目。

    灰色的伞自雨帘中挤出来,任凭雷声多紧,脚步不歇。

    他走了不一会,驻足停下。

    身前是一座装修得金璧辉煌的建筑,足有九层高,门前挂着led大牌子。

    “迷醉酒吧。”

    他看了一阵,又伸手掏口袋,摸索几下,取出来一块塑料表。

    按一下,蓝色屏亮起。

    “23:59”

    他把伞倚在墙角,迈步走了进去。

    一股浓烈的热浪扑面而来,其中夹杂着异香、酒味,更有……糜烂的气息。

    宽敞的大厅里人头攒动,在昏暗的灯光下肆意摇动,却又看不清面孔。有雪白肌肤暴露于空气中,朦朦胧胧,充满诱惑。

    音乐声无处不在,轻柔悦耳,遮住了几道呢喃娇喘……

    他面色如常,不着痕迹地避过几名隐在角落的黑衣壮汉,寻到消防通道,往楼上走去。

    到了顶楼,他停在一扇门前,似乎在等待什么。

    不过两秒钟,门无声无息地从里面打开了。

    他显然早已料到这种情况,只是自顾地整理了一下衣装,迈步往里走去。

    身后,门又兀自关上。

    “砰……”

    ……

    她长着一张让人窒息的面孔,身材袅袅婷婷,凹凸有致,腰肢细若水蛇,柔软丰润,皮肤白皙酥嫩,几乎要泌出水来。

    最重要的是,她侧躺在长椅上,未着寸缕。

    她抬起一双勾人心魄的美眸,盯着走进来的人,咯咯笑道:“你又来了。”

    他未抬头,只是看着脚下红艳的地毯,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小小的铁剑和两张黄纸。

    “我准备了三年,这次有把握灭杀你。”

    他的声音清淡,却透着摄魂冷意。

    女子也不恼怒,只是用细长的葱白玉指在大腿上摩擦,一下一下地划拉。

    “嘻嘻,小道士,你上次来,也是这么说的呢。”

    “你老老实实过你的生活,我可保你荣华富贵如何?何必要自找麻烦呀。”

    她的声音甜美,笑似银铃,配上那诱人的神情姿态,简直妩媚到了骨子里。

    他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双手捧起铁剑到身前,嘴唇嚅动,念起咒语来。

    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实际是一只修行几百年的妖狐。

    她凭借法术魅惑了一名富豪,潜伏在都市中,并让富豪为其行事,干些掘人心脏的邪恶勾当。

    截止被他发现,已经有上百人悄无声息地丢失了心脏,送掉了性命。

    经过调查,他将目光放在了洛昌最有名的娱乐场所——“迷醉酒吧”。

    这是洛昌首富李大贵名下的产业,其人权势滔天,黑白两道通吃,没有谁能发现这里潜藏的猫腻。

    三年前,他寻到这里,发现了狐妖的踪迹,经过一番搏斗,败退而走。

    即便他是道家传人,要跟一只修行几百年的狐妖斗法,也是欠缺火候。况且随着时代发展,道家并不景气,到了他这一代,更是萧条得不成样子。

    平日里,他修练之余,也得为柴米油盐而奔波忙碌,亦是荒废了不少大好时光。

    如今,他带着道门至宝,再次来到狐妖面前。

    不仅为了替天行道,也是为了那些枉死的普通人。

    感受到空气中逐渐浓郁起来的法力波动,妖狐知道这道士的厉害,不敢掉以轻心。

    她猛地站起身,丝毫不顾自己的春光大泄,伸出一只白嫩的手就向那人抓去。

    “臭道士,既然喜欢多管闲事,那这次就把心也一并留下吧。”

    她嘶吼叫道,浑身上下一霎间生出密集的白色长毛,后臀也甩起一根毛绒绒的大尾巴。她原本姣好的容颜,这时候变得狰狞可怖,凶煞狠毒。

    他被一股强烈的妖气冲得汗毛乍起,呼吸不畅,随即面色凝重地捏出几个指诀,脚下踩着奇异的步子,顷刻间就退到了另一个位置。

    看到体型庞大的妖狐以更快的速度扑了上来,他捏起一张符,运指翻转几下,正正地推了出去。

    “天雷符。”

    “轰隆隆。”

    一道细小的紫色雷电凭空出现,没于妖狐体内,将她整个炸飞了出去,滚落在墙角不动了。她浑身焦黑,毛发掉下大半,露出里面半熟的肉来。

    他瞧见,将剩下的那张符撰在手里,脸上闪过一丝肉疼。

    这是祖师传下来的符菉,到了他这一代仅剩下两张,都藏在远山道观里。为了诛杀罪恶滔天的妖狐,他特意回去取出来的。

    百年妖狐罕见,这威力巨大的符菉,更是稀少得可怜。

    趁着妖狐生死未卜,他持着铁剑,一个大跨步上前,就要再补一记。

    只要刺破她的妖心,她就真的死了。

    他手腕使力,一个急刺,就往她丰满的凸起捅去。

    这是削铁如泥的“斩妖剑”,破开妖狐坚韧的表皮,易如反掌。

    突然,她睁开了一双眸子,嘴角流出一抹邪异的笑。

    他心头猛跳,暗叫一声不好,正要回身撤走,便闻到一股浓烈的气味涌入鼻中。

    又香,又……骚。

    他只觉得眼皮沉重,再也坚持不住,一歪头昏睡了过去。

    妖狐伸出细长的手臂,将他的身体揽过来,紧紧搂在怀中。此时,她又化为人形,眉目含情,肌肤细腻,宛如一只白嫩的羔羊。

    他的头正枕在两处高挺之上,沉沉地呼吸,却是无福消受这美艳的一幕。

    她妩媚地笑,盯着怀中年轻的面孔,痴痴若迷,过了一会,竟然伸出香丁小舌,舔舐红艳嘴唇。

    “这具含有法力的身体,一定好吃得很。”

    她实在忍不住,咕咚一声咽下口水,就伸出锋利的爪手,欲要掏其心脏。

    这时,她酥肩微颤,随即猛烈地抖动起来,直至变成她整个身子都在抽搐。

    她怀中男子,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里面递出平静的神色。

    妖狐的背上,一节短短的剑尖露了出来。

    他伸过头,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

    “同样的手段,不可以用两次哦。”

    在狐妖逐渐黯淡下来的目光中,他费力地从鼻孔中掏出两团卫生纸,随手丢在了一旁。

    而后,他拉下风衣拉链,露出灰色毛衣来,上面赫然贴了足有几十张画着各种奇怪符号的符。

    他摸了摸鼻梁,自语道:“上次被你迷晕,若不是有我师傅留给我的玉佩,就险些损命此地了。所以,这次我把各种版本的静心符都画了一张……”

    他不知是在说给妖狐听,还是给自己听。

    顾不上休息,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灰色布袋,一抖变大了十余倍,将渐渐没了气息的妖狐装了进去。

    指诀捏出,布袋又恢复了小小的模样,被他随手收进了裤兜里。

    推门,脚步声远去。

    ……

    过了不知多久,内间里开出一道门,一个大腹便便,衣着华丽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他瞅着一片狼藉的房间,将目光放在了地板的血迹上,脸色阴晴不定。

    “该死的臭道士,坏我李大贵的财路。”

    他恶狠狠地骂道,眼露凶光,哪里有丝毫被魅惑的样子。

    ……

    清晨,街道上车水马龙。

    无数上班族卡起时间,嚼着茶叶蛋,身跨小电驴涌入人潮中。

    一个早餐摊子,只有桌椅两三张。

    他依旧穿着风衣,坐在小凳上,正端着一碗豆腐脑喝得香甜。

    上午,还要赶忙去工作,最近囊中羞涩,所以他连油条都没敢要。

    蓦然间,他发现周围多了许多表情一致的面孔,皆是冷峻严肃,如临大敌。

    他手中勺子顿了顿,便继续挖所剩不多的豆腐脑,送进嘴里。

    吃罢饭站起身,他还未有所动作,几个壮汉先涌了上来。

    腰间一凉,顶上了硬物。

    “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听到这压低了带着警告的声音,他四顾一看,松开了拳头。

    这些人,是警察。

    ……

    “年龄?”

    “26。”

    “姓名?”

    “落无尘。”

    “……”

    一番详细的问话后,他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接受抽血和其他流程的审查。

    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严阵以待,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女人则在不停忙碌。

    三天后,他被带到了洛昌最大的监狱,重铐加身。

    他虽猜到不妥,仍就没有反抗,只是依照指令行事。

    他再怎样,另一身份也只是个普通民众。

    即便降妖除魔,法力高强,也不能对普通人出手,这是禁忌。

    再说,即便反抗逃走,这个世界还怎么待得下去,亡命天涯吗?

    ……

    一个月后,监狱食堂。

    小小的电视里在播放新闻,声音传的很远。

    “洛昌市曝光史上最大盗心案……”

    “据了解,这名叫落无尘的男子,通过迷药手段窃取他人心脏,并以高价倒卖给涉黑团伙……”

    “根据受害者家属的意愿,我们通过最高法院了解到,目前已判处这名十恶不赦的罪犯死刑……”

    “铛啷。”

    他手中筷子掉落在桌上。

    ……

    夜里,冰凉的宿舍。

    “应该……如何做呢?”

    他喃喃自语道。

    呆坐许久,他伸出右手,运指在身上画了起来。

    随着一道微光闪烁,他的身形陡然消失。

    ……

    ……

    两天后,警方专案组发现李大贵躺尸在放置“无心”受害者的太平间,他手中握着一张光盘。

    里面清晰地记录着他如何指使手下,搜寻目标人物,并逐一下手挖心的过程。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专案组成员,遇此一幕,亦是感到毛骨悚然。

    可惜,这种真相在某种莫名的力量影响下,并没有公诸于世……

    一周后,被全国通缉“越狱”的a级罪犯落无尘现出踪迹。

    他从一座百层大厦上纵身跃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那一天,暴雨倾城。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