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主角培训师 第一百一十七章 药家低头

时间:2018-07-09作者:魔女幻想

    大黑的语气很平淡,药家之主在此时回来,它也一点不感觉意外,至于跪下,那就更不算什么了!

    “对了,那个叫药风的小子还没跪?”大黑忽然问道。

    “没,大哥站在外面,并没有下跪!”药寒迟疑了一下,点头道。

    “好小子,勇气可嘉!”大黑哈哈大笑,又是走到帝笑身边趴了下来。

    在大黑看来,药风这根本就不是骨气,而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而这类人往往是死的最快的,就更别说药风还是得罪了帝笑。

    更何况,给帝笑下跪那也根本算不上丢面子,别说是药尘封,就算是贤君给帝笑下跪,大黑也不会觉得奇怪。

    苏蓉看了药寒一眼,想让药寒劝说帝笑一下,药寒犹豫,最终还是摇头拒绝,在感情和理智方面,药寒最终选择了后者,当然,药寒在药家本就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如今会这样选择,也合乎情理。

    一日无话。

    就这样,药尘封带着药龙天和药风在偏院外跪了一夜,帝笑却是连面也没露,完全是把药尘封晾在外面。

    当太阳升起,药家外看热闹的强者不减反增,很多人都听说药尘封在药家外跪了一夜,主动给一个少年请罪,但是那个少年十分尿性,硬是连面也没露,很多人都在好奇帝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听说了吗?药家之主药尘封主动给人跪下请罪,听说已经跪了一夜了!”

    “我也听说了,到底是谁这么尿性?道尊怕是都没这样的能耐吧?毕竟,道尊也有求着药家炼丹的时候嘛!”

    药家外的强者越来越多,到了最后,不要说是三王之境的强者,就连一些不世出的大圣和皇主都特意跑来看热闹,众人都是对着药家指指点点,看向药尘封的目光更是充满了震惊,完全不清楚药尘封为什么这么做。

    吱嘎。

    药家的大门终于打开,帝笑背负着双手第一个走了出来。

    “居然这么年轻?而且这是谁啊,分明就是一个凡人,我看药尘封是老糊涂了吧?”有强者话语带着酸味,根本就看不起帝笑。

    “大人,我药家亏待大人,请大人责罚!”药尘封看到帝笑,头压的更低了,而此刻,看到帝笑的那一刻,药尘封的内心无疑是震惊的。

    药家留了一幅画,药玄子亲手留下的画,画上的是一个人,帝君!

    药尘封自然看过那副画像,但是此刻,药尘封却发现,画上的人和帝笑一摸一样,这就没办法不让他感到震惊了!

    “你是谁?”帝笑淡然问道。

    “药家之主,药尘封!”药尘封连忙说道。

    “药家的后人,药玄子怕是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后人现在可是很了不起啊!”

    帝笑面无表情,“你不用给我跪了,帝和药家的缘分已尽,这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

    “好霸道!”所有人心中都是这样的想法。

    “大人!”药尘封脸色大变,立刻就要想办法挽留。

    “爹,你不用求他,这小子分明就是一个凡人,帝君再厉害又能怎么样,又不是他厉害!”药风冷冷盯着帝笑,道。

    “还敢胡说八道?”药尘封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过去,药风的脸也是瞬间肿了起来。

    “我偏要说,姓帝的,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能让爹给你跪下,但是我绝对不会跪你,七变命玄丹所需要的灵药我已经快收集齐了,马上就可以开炉炼丹,只需要几天,我就可以成功炼出七变的命玄丹!”药风一脸傲然,依旧不对帝笑妥协。

    “你拦着我就是为了说这个?七变命玄丹?都这么大了才能炼七变丹药你也好意思说说,这要是我,怕是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真害怕丢人!”

    帝笑瞥了药风一眼,向身后招了招手,“走吧,咱们去天鼎拍卖会!”

    药寒跟了出来,药允儿犹豫了一下也是走了出来,至于帝笑最身边的地方,依旧是大黑和李玲儿。

    “这口气也太大了吧?二十岁能炼制七变丹药还丢人?这要是让那些资质弱点的炼丹师知道,怕是直接羞愧的自杀!”

    “谁说不是呢?我看八成这小子是在吹牛皮!”

    很多人冷笑,对帝笑的说法不屑一顾。

    “大人,寒儿他这是要跟你干什么去?”药尘封看到药寒也是愣住了,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是一个炼丹的好苗子,我打算稍微培养一下!”帝笑慢悠悠地说道。

    “他说什么?炼丹的好苗子?哈哈哈……”

    “怕是痴人说梦,简直就没有比药寒更差的炼丹天赋了,连一变丹药都炼不出来,还玩炸了那么多丹炉,这也算炼丹的好苗子?”

    听到这话,不知道多少人都是笑了起来。

    药龙天想笑,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但是药风可不管这些,现在也是属他笑的开心。

    “帝家的人天赋也不怎么样啊,不怕告诉你,我弟弟这辈子都不能当上炼丹师。”

    帝笑瞥了药风一眼,“这只是你自己这么认为!”

    此刻,帝笑不再理会药风,药寒带着他离开了药家的偏院。

    “我到要看看你打的什么主意!”药风忍不住跟了过来,当看到帝笑和药寒进了一家拍卖会,他的脸色微微一变。

    “爹,那个人走了!”药龙天看到帝笑离开,向着药尘封说道。

    实际上,这只是药龙天跪累了,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众目睽睽跪了一夜,脸都丢光了。

    药尘封叹息一声,“明中注定啊!寒儿居然能和这位大人走到一起,你大哥没福啊!”

    “这人有这么可怕?爹,他只是一个凡人!”药龙天质疑道。

    “你大哥就是因为小看了他,所以才失去了一些东西,你不懂,不懂啊!”药尘封面如死灰,连连叹气。

    药尘封知道,经过了药风这件事,药家怕是会因此失去一场大机缘,而药家和帝君的关系也会因此走到尽头!

    “不过那位大人说什么?寒儿是一个炼丹的好苗子?难道……”

    此刻,药尘封脸色变了,他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