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684章 你早就应该消失了!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精彩小说免费!

    博士的话音刚刚落下,忽然脑门上多了一个漆黑的枪口,他一惊,只见赫连城不知道何时掏出了枪,用非常阴鸷充满戾气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笑容阴测测地说:“那要不要我现在让你也消失呢?”

    博士的冷汗刷刷的留下来,他看得出来,赫连城现在并没有跟他开玩笑的意思。

    “赫连……赫连先生,你非要把事情做绝吗?”

    赫连城握住枪的手纹丝不动,他不偏不倚地看着对方,忽然又露出了无辜的笑容,说:“明明是你们怎么也不愿意配合我啊,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想办法,否则我不介意现在就在你的头上开一个洞!”

    “这……”

    “答应,还是不答应?”

    赫连城逼问。

    博士现在真是骑虎难下,他真是赌错了,为什么他会认为这个男人会心甘情愿为他们效力?

    “我,只能试试……”

    “我要具体计划!”

    赫连城不容置喙地说。

    博士沉默了片刻,然后有些艰难地说:“现在的人格,是属于君子夜对吧?我听说她当初最深爱的人就是联邦的继任总统,或许,可以从这件事上面下手。”

    赫连城双眼微眯,问:“你有多少把握能成功?”

    “三成。”

    “太低了!”“现在没办法,这种情况我们也没预料到,那个人格到底恢复到什么状态,我们也不清楚,三层都是保守估计,或许更低,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毕竟当初人格损害太严重了……”博士感觉自己好苦

    逼,明明一直都是高高在上,被人供着的存在,却屡次在赫连城手上吃瘪。

    赫连城缓缓放下了上手的枪,漆黑的双眸中闪烁着一抹未明地光芒,淡淡地说:“那就这样吧……反正那个男人,也快来帝国了。”

    博士如释重负,大大地呼了口气。

    ……

    君子夜觉得现在不能再坐以待毙,继续留下,岂不是真的要嫁给那个男人了?

    得赶紧跑路了才行。

    君子夜正在盘算着路线,以及怎么成功地将小团子带出去,赫连城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看到她托着腮,明显在发呆,双眼微眯,不阴不阳地说了句。

    “你该不会是在盘算怎么逃跑吧?”

    君子夜猛地回神。

    她反应是极快,天生笑脸,再配合上一脸的无辜与茫然,说:“怎么会!我只是单纯地在思考今晚上吃什么!”

    “呵。”

    赫连城从来不相信她的话,这个女人也是睁眼说瞎话的高手,根本分不清她嘴里说出来的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他索性也就不分了,全部不信就是。

    赫连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过去,看着在婴儿车的小团子,小家伙眼睛圆溜溜的,睫毛却相当长,像两把小扇子似的一闪一闪的,咿咿呀呀的特别可爱。

    看到儿子,赫连城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唇角微微上扬,伸出手戳着他的小脸蛋,说:“这个孩子今后肯定也是女人环绕的情种。”

    “我才不要他变成花心大萝卜呢!”君子夜见小团子被他老爹戳着,很难受地扭动着小身子想要躲开,还偏偏躲不掉,小脸皱在一起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忍无可忍,将他的爪子打开,说:“我的儿子对感情必须专一,才不会跟你一样,是个

    花花公子!”

    赫连城闻言,嗤笑一声,说:“被女人环绕有什么不好的?没有女人喜欢才有问题,你希望你的丈夫是个没人喜欢的人?”

    “对!”

    君子夜歪着头,挑眉说道:“他的好我一个人知道就行,其他人怎么理解无所谓!”

    赫连城闻言,漆黑的双眸逐渐暗沉了下去,他静静地看着君子夜,忽然说:“忘记跟你说个好消息了,你心爱的君子诺很快就会来帝国,到时候你们两个老熟人可以好好叙旧了。”

    君子夜一听,脸色大变。

    她死死地盯着赫连城,脸色非常难看,咬牙切齿地问:“你故意的吧?”

    赫连城看到君子夜不高兴就浑身舒畅,他挑了挑眉,露出非常欠揍的表情,笑着说:“怎么能说故意的?邀请各国领导人来参加我们的大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谁说要跟你结婚了?要脸吗?我答应了吗?”

    “你答不答应,现在还重要吗?”

    “很重要!”

    “我觉得不重要。”赫连城嗤笑,眼底带着戏谑,“不仅是我觉得不重要,就连君子诺也觉得不重要,不然他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过去这么多天,甚至都没有过来找你?”

    君子夜被戳中了要害,她双眼锐利地瞪着赫连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赫连城悠悠地说:“别用这样的眼神瞪着我,我说的是事实,你不觉得你现在很碍事吗?你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你在乎的那个男人早就不在乎你了,身边也没什么朋友,何必占着这个身体不放?”

    说到这儿,君子夜要是还不懂赫连城用心那就太蠢了。

    “我说你干嘛要说这番话呢,原来是想让我消失,让那个女人出来,是吧?”君子夜笑了一声,说:“但是不可能,这个身体本来就是我的,那个人格从一开始就不该存在,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出现!”

    赫连城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显然,动了杀机。

    君子夜却有恃无恐,“你杀了我,这个身体也完了,所以现在大家互相牵制,别以为你眼睛瞪得大我就会怕你,现在麻溜的,给我滚出去!我真是一点都不想看到你。”

    赫连城冷笑,他忽然捏住君子夜的下巴,讥讽道:“你以为你现在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是谁给你的?给你点颜色就蹬鼻子上脸了?”

    君子夜将赫连城的手拍开,“说得我好像很想呆在这儿似的,你要是愿意,我现在就走!”

    说完当真站了起来,就要往屋子外面走。

    赫连城的脸黑了。

    “给我回来!”

    君子夜也不是真的要走,她知道现在走不掉,再说了君子诺要来,她能往哪儿走,她又坐回沙发上,嗤笑一声,“德行!”

    于是赫连城的脸更黑了。

    有时候他真想活活掐死这个女人。

    “你怎么还不走?”

    君子夜见赫连城被自己气得厉害,可还是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忍不住问起来,她可不想一直跟这个男人待在一块儿。

    赫连城懒懒地斜了她一眼,说:“我想在哪儿就在哪儿,你管得着吗?”

    这是要跟她耍无赖吗?

    君子夜笑:“我管不着,我闪行了吧?”

    赫连城看到君子夜转身离开的背影,漆黑深邃的眼眸闪烁着一抹未明的情愫,他倒是也不担心君子夜会离开,因为君子诺会来帝国,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跑掉。

    他又看向婴儿车的小团子,因为君子夜离开,小嘴扁着,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没良心的东西,那不是你妈。”

    赫连城骂了一句,又去戳了一下人家嫩的出水的小脸蛋,小团子不出意外的哇的一声哭了,奶妈听到动静赶紧跑过来哄人,问:“先生,小少爷脸皮子薄,你动作一定要温柔些。”

    赫连城冷哼,“我就碰了一下,这小东西也太娇气了。”

    “孩子都娇气,这是正常的。”

    奶妈低眉顺眼地说。

    小团子一哭就止不住,最后还是将君子夜找回来,小团子重新回到妈妈怀里才止住了哭声,君子夜责备地瞪了赫连城一眼,说:“不会带小孩就不要碰!”

    赫连城静静地看着她,问:“你真的把他当自己的种?”

    “废话,她本来就是我的孩子!”

    君子夜翻了个白眼。

    哪知,赫连城却一字一顿,纠正道:“他不是你的孩子,是属于‘她’的!”

    君子夜微愣,她看向赫连城,嗤笑道:“但是孩子流着我身上的血,就是我的了。”

    周围的空气倏然变得阴冷起来。

    赫连城目光带着一丝凌厉,如同鹰一般盯着君子夜,一字一顿地说:“你抢走了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孩子!你是卑鄙的强盗!”

    君子夜从赫连城身上感觉到一股非常强烈的怒意。

    这个男人,动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的态度就开始改变了,或许是真的意识到她跟另一个人格是不同的两个人开始的吧,其实偶尔她也会觉得赫连城有点可怜,他做了很多事,无非是想要找回她,可那是不可

    能的。

    她不可能因为一时的同情就抹杀掉自己的存在,如果他们还公用一个身体的话,那就永远不可能。

    她微微一笑,说:“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才是正主了?现在我只是夺回了属于我的东西罢了。”

    “呵。”

    赫连城逼近她,一步一步,步步紧逼,说:“这样的时间不会太长,她会回来的。”

    “难说。”

    君子夜笑得轻狂。

    两人的气势都变得凌厉起来,小团子感觉到爹妈的气氛不太对劲儿,哇哇的哭起来,奶妈在旁边急得不行,实在忍不住,说:“先生,夫人……你们可别吵了,小少爷都哭了……”

    君子夜开始哄孩子。

    赫连城也移开视线,然后一言不发转身走人。看到赫连城的背影,君子夜脸色渐渐浮现一丝淡漠的神态,她突然感觉这样没意思极了,正如赫连城所说的,她回不到君子诺身边,而身边也没有什么值得深交的人,还被敌视为强盗,这样的日子,真的

    挺无奈的。

    可是,她又做错了什么呢?

    为什么她一醒过来,她的世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对她也太不公平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

    脑海中忽然多了一个轻飘飘地声音,“你本来就是个不该再存在的人格,要是就这么消失了,多好?”

    君子夜很快就反应过来那个声音属于谁。

    自我防御机制。“当初是我将你抹杀掉的,为什么你还会出现呢?真是太奇怪了。”自我防御机制的身形渐渐出现在意识的海洋中,当身体充满悲伤与抑郁时,她就会清除负面影响,当时君子夜在巨大的负罪感中崩溃,她

    为了保护身体,就抹杀了君子夜的人格,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竟然又出现了。

    君子夜沉默了片刻,非常诚恳地说:“其实我认为吧,你才是最应该消失的。”

    “你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吗?一个不受欢迎的存在,哪里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为什么你还会出现呢?太不符合常理了。”自我防御机制讥讽道。

    君子夜笑:“你之前就是这样打压另一个人格的吗?哈哈,抱歉,我不吃这套。”

    “你要是真的不吃,我就不会出现了。”

    自我防御机制说:“我就是你,你的想法我全知道,你是瞒不过我的,我是你身体最真实的反应。”

    君子夜叹气。

    那还真实麻烦。

    当初她就是这样毫无防备被这个玩意儿给偷袭了吗?

    “好吧,你说对了,我的确感觉现在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那你就应该消失!”

    在说完这番话后,君子夜明显感觉到自我防御机制很高兴,虽然只是一个身体机制,她却真切地感觉到对方的喜悦,真是个奇妙的感觉,她说:“可是,我还是不想消失怎么办?”

    “何必做无意义的挣扎?”

    君子夜沉默一会儿,然后认真无比道:“大概,看你气得半死,就是我唯一的乐趣所在吧!”

    于是,自我防御机制真的气得不说话了。

    君子夜确定“她”消失后,松了口气,也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放松警惕让那个玩意儿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不过,从自我防御机制那里,她也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本应该消失的她,竟然重新出现了。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另外一个她在经过长时间的休养后,也会重新出现呢?

    到时候,她该如何应对?

    时间转瞬而逝。

    大婚的日子来临,联邦的代表提前一天抵达帝国。君子夜明显浮躁起来,赫连城看穿了君子夜的心思,他唇角微勾,带着一丝凉凉的笑意,“你最喜欢的君子诺现在就在联邦的大使馆休息,要去看看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