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675章 很爱很爱他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联邦。

    在夜幕中,一个惨叫声划破天际,男人死不瞑目地倒在地上。

    而在他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稍显娇小,面容稚嫩的少女,少女长了一副非常讨巧的相貌,可爱,一看就是小绵羊一样无害,可是此刻脸上却带着一丝不符合她长相的阴冷笑容。

    不是阿朵,又是谁?

    她将不小心溅在自己脸上的血擦掉,用看垃圾一般的眼神看着对方,轻哼了一声,说:“就你这样的垃圾还想来暗杀阿诺,真是不自量力!”

    随后,她又将视线移到了旁边吓得瑟瑟发抖的男人身上,脸上恢复了天真纯良的笑容,只是已经见识过她手段的男人知道,这个少女,是披着天使皮囊的恶魔。

    “别过来!我让你别怪我!”

    男人吓得大吼,然后腿下一股凉意,竟然吓得尿裤子了。

    阿朵见了,哈哈大笑起来,说:“我说大叔,你几岁啊,竟然还尿裤子,真丢人,你羞不羞?”

    男人拿枪死死地对准阿朵。

    开枪。

    “砰!”

    “砰砰!”

    子弹出膛,可是每一次就好像刚刚从阿朵身边擦过,根本无法伤她分毫,“怪物!你这个怪物!”

    “哈哈……”

    阿朵又笑了两声,她忽然身形一闪,眨眼间,就出现在男人面前,单手就将男人给提了起来,用一种少女特有的软糯语调说:“大叔,给我说说看嘛,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派你来暗杀君子诺的?”

    “你做梦!”

    男人想要自杀,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抬起手,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咔嚓声,“啊啊啊啊啊……”

    男人痛苦地大喊。

    然后两条手臂都无力地垂下去,显然就在刚才,阿朵将男人的两条手臂给卸了下来。

    男人疼得痛哭流涕,却还是咬紧牙关,一个人都不说。

    阿朵也觉得没意思,她手一松,男人掉在地上,疼得抽搐起来,阿朵又突然抓住男人的头发,将他的头抬起来,露出一对很可爱的虎牙,笑眯眯地说:“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只能用别的法子了。”

    男人心脏狠狠抽了一下,他不知道阿朵会对他做什么,可是身体却一直不断地从脚底冒出寒气,一股难以抑制地恶寒遍布全身。

    这些暗杀者,一般都是死士,在出来执行任务前都经历过反拷问训练,根本不畏惧那些刑讯审问,可是男人在阿朵手上,紧紧坚持了半个小时不到,就全部说了出来。

    而男人此刻,几乎快没有人形了。

    “林家?”

    阿朵的主脑里还是搜索林家的信息,她摸着下巴,说:“不提起来,我还真想不起那个倒霉玩意儿,哪儿蹦出来的玩意儿,竟然也有胆子来暗杀阿诺,很好,非常好。”

    “阁下,那个男人死了。”

    机械的声音传来。

    阿朵在君子诺这边,也培养了自己的生化人兵团,力量强大不输新人类,却更容易控制,她冷眼看着地上那摊“血肉模糊”的玩意儿,说:“早说不就好了?非常弄成这样才肯开金口,呵。”

    ……

    pub里灯红酒绿一片声色景象,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拥着两个美艳的舞娘,露出一口大黄牙,说:“那个君子诺真是不识相!竟然敢查我们的账!这次我就让那个男人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说:“那个君子诺的确不识趣,平时他们君家要搞什么政策,我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长老院这边都不过问,这倒好了,让他们以为我们好欺负,还削减我们的财政支出,真是不识

    好歹的东西!他以为君家能够在联邦立足是靠得谁?”

    “长老院低调,不参与那些纷争,但也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撼动的!”

    “君家这次敢把矛头指向咱们长老院,就必须付出代价!”

    “派出的死士回来了吗?”

    “估计快回来了。”

    “这些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每个人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他们执行任务,还从未失过手,这次君子诺必死无疑。”

    “下任总统被暗杀,肯定会引起混乱,那就必须尽快选出新任的总统候选了。”

    “金家不错,上次给我们进贡了不少好东西,还有两个品级上层的美人,呵呵,老李天天腻在温柔乡里,可快活了。”

    “我早就说金家继任不错,你们非说君家好,现在看出来了吧?君家就是养不熟的狗,会咬人!”

    “那下一任就确定是金家的吧?”

    “可以。”

    众人你一言我一言,完全沉浸在酒色之中,他们似乎笃定这次君子诺必死无疑,都肆无忌惮地在那里纵声大笑。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来。

    林老众人以为是送酒的,没有留意,让人放进来。

    “嘎吱……”

    门缓缓打开了,一个穿着侍应生服装的少女走了进来,然后缓缓地关上了门,要是有人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门口有一只垂在地上的手,但是随着门慢慢的关上,谁也没有注意到。

    “把酒放下就行了。”

    林老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继续跟身边的舞女完了。

    然后,一个银铃般动听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来,“你们谁是林冲之?”

    林老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再循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是刚才进来的侍应生,他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问:“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直呼我的名字?”

    阿朵看到林老,笑了笑,露出一对虎牙,稍显狠厉,说:“原来你就是林冲之啊?”

    “你到底是谁啊?”

    阿朵从身上摸出一把枪,对准林老。

    “砰!”

    子弹从林老的脑门正中间穿过,林来连死前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阿朵的动作太快了,从拿出枪,然后开枪,动作一气呵成,流畅无比,就是眨眼的瞬间就完成了。

    那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

    所有人都惊骇无比,用极度错愕地眼神看着阿朵。

    “你这家伙!”

    旁边的保镖反应要快一点,赶紧拿出枪想要将阿朵击杀,可是有人还没拿出枪,就被阿朵开枪打中了,有的是拿出枪,还没来得及瞄准,就倒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舞女尖叫起来,一瞬间,包间里炸开了锅,这些反射弧慢一拍的人也跟着朝着外面跑去,可是毫无例外,都死在了阿朵的枪下,包间里,歌声震天,那些尖叫声完全被歌声所掩盖,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包

    间里发生了什么。

    两分钟后。

    门开了。

    阿朵从门口的尸体上跨了过去,然后堂而皇之地离开pub。

    从进来,到离开,只用了短短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却轻而易举地取走了数十人的性命,阿朵走在月色的街道上,哼着小曲,心情颇好。

    君子诺因为长老院施压的原因,跟部下们讨论了很久,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才回家。阿朵刚将身上的血污洗掉,她有换上自己最喜欢的红色裙子,肌肤雪白,与红裙相互映衬,肌肤嫩的跟要滴水似的,她看到君子诺走进来,就一蹦一跳地跑过来,身轻如燕,轻车熟路扑进君子诺的怀中,“

    阿诺,你回来了。”

    君子诺轻轻揉了揉阿朵的头顶,无奈道:“不要疾行。”

    阿朵笑嘻嘻地说:“怕什么,就算摔倒了,你也会抱我起来,不是吗?”

    君子诺对古灵精怪的阿朵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注意到阿朵还在滴水的发梢,琥珀色的眼眸微敛,沉吟道:“你这么晚了,去哪儿了?”

    阿朵反应也是极快,说:“我没有出去啊,只是刚才在院子里野了一会儿,流了点汗,害怕晚上睡觉把你给熏着了,就去洗了个澡。”

    君子夜知道阿朵嘴里没几句真话。

    他叹气道:“最近不太平,你不要乱跑。”

    阿朵眼睛亮亮的,她凑近君子诺,故意用暧昧的声调问:“你担心我啊?”

    君子诺长期被阿朵调戏,如今已经能够平静地面对她的骚扰,说:“知道我担心,你就安分一点。”

    “呵呵,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谁能伤到我?”

    阿朵不以为然。

    “总有翻船的时候。”

    阿朵最讨厌别人在她耳边唠叨,多说几句,就别怪她动手,但是她却特别喜欢君子诺对她唠叨,因为他是真的关心她,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透露著独属于他的温柔。

    哪怕被君子诺唠叨一辈子,她也乐意。

    “好了,以后我不乱跑了,行不行?”阿朵嘻嘻一笑,说:“而且,我这次出去,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你可要好好谢谢我……”

    君子诺反应极快,他皱起眉,说:“你对长老院的人动手了?”

    阿朵狠厉一笑,“那群畜生敢派人暗杀你,幸好被我揪出来了,我还顺藤摸瓜,查出了他们的身份,然后就顺便把他们也解决了!什么玩意儿,也敢对你动手,不自量力!”

    她脸上逐渐呈现出凶狠的神色,似乎还很兴奋。

    “阿朵!”

    君子诺厉声道。

    阿朵回过神,耸肩道:“他们都对你下手了,我以牙还牙,有什么问题?”

    “这些事,你不该插手!”

    阿朵撇嘴,说:“你就是太傻,我早就说过了,我可以成为你的刀刃,谁敢阻碍你,我就灭了谁!你却偏偏让我待在家里,太大材小用了。”

    君子诺见阿朵毫无悔改的念头,脸色沉了下去,皱眉道:“接下来一个月,你都不准离开总统府半步。”

    “为什么!”

    “让你长教训。”

    君子诺上楼,阿朵气得全身发抖,“太傻了,太傻了!怎么有这么傻的人!”

    若是换做其他人,肯定恨不得利用她杀尽所有阻碍,只有君子诺,他不想让她沾血,他似乎觉得她像个普通女孩儿一样无忧无虑的过日子就好。

    因为他不想把她当做工具。

    阿朵有时候很爱君子诺的温柔,有时候又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太傻。

    可为什么,她却越来越没办法离开这个男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信号。

    “阁下,找到母体。”阿朵眼底闪过一抹厉色,她看着楼上的方向,忽然笑了,说:“给我处理得赶紧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