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671章 局中局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精彩小说免费!

    林妙妙莫名其妙成了赫连城的新宠。其他女人看到林妙妙每天嗲声嗲气地靠在赫连城身边,一边喂水果,一边喂点心,殷勤地不行,几乎快白眼珠子翻到头顶上去了,真不知道这个长得不怎么样,家世也不怎么样的女人,是怎么入得了赫连

    城的眼的。

    而更令人佩服的事,那个每天就知道坐在一边嗑瓜子的女人竟然还锲而不舍地跑过来,完全没把那天的事放在心上似的。

    心理素质好得可怕。

    林妙妙其实也在暗暗观察君子夜,她就想不通了,这个女人明明不受待见,怎么还每天都跑过来,等着找骂吗?

    可是,赫连城除了那一次帮她出头,好像也没对这个女人怎么样,那个女人天天都坐在一旁嗑瓜子,赫连城也没有把人赶出去。

    林妙妙渐渐生出了一丝危机感。

    要知道,君子夜可以说是在场所有女人当中最漂亮的,碾压级别,男人没有不好色的,万一突然心血来潮又看上这个女人了,这对她来说可不利。

    得想个办法除掉这个女人才行。

    林妙妙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她踩着高跟鞋,走到君子夜面前,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问:“这位小姐,你一直嗑瓜子不觉得口渴吗?”

    君子夜眨了眨眼,她顺着林妙妙的话说:“好像是有点渴,要不,就给我倒杯水?”

    “喂,你自己没长手吗?”

    已经跟林妙妙结成一派的人立刻给林妙妙抱不平。

    林妙妙笑容虚假得要命,做出没关系的模样,对自己的跟班说:“算了算了,就是倒一杯水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妙妙,你就是对人太好了。”

    那些人立刻帮腔。

    赫连城的目光也移了过来,就像是一头慵懒的狮王,看着母狮在哪儿勾心斗角似的,有种看戏般的百无聊赖,林妙妙还在乐此不疲地继续沉浸在演戏中。

    她给君子夜到了一杯水,递给君子夜,笑盈盈地说:“给你。”

    君子夜挑眉,“谢了。”

    她的手刚刚碰到杯子,林妙妙的手势突然反转,然后将一杯水泼在自己身上,“哎呀!”

    林妙妙惊叫起来,连着退了好几步,惊讶地看着君子夜,无辜地问:“你干什么?为什么突然拿水泼我?”

    因为她刚才的位子刚好跟其他人是背对着的,造成了死角,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林妙妙这样倒打一耙,君子夜也哑口无言。

    跟班立刻帮腔,说:“太过分了!妙妙给你倒水,你竟然拿水泼妙妙,你也太恶毒了吧?专程想给妙妙难堪吗?爷不喜欢你,你也不用这样妒忌我们妙妙吧?”

    林妙妙委屈地走到赫连城面前,又看看自己胸前的水渍,说:“爷,我好像不被欢迎呢。”

    说着,眼泪似乎都要掉下来了。

    众女其实都是心明眼亮,刚才究竟如何,根本不需要纠结,就看赫连城偏袒谁而已。

    大家等着赫连城的答案。

    而赫连城淡淡地扫了君子夜一眼,问:“你有什么好说的?”

    君子夜也露出无辜的表情,说:“我没有啊,刚才明明是她突然把水泼在自己身上的,我什么都没做,先生,你不要相信她,她故意的!”林妙妙大惊,楚楚可怜地说:“我为什么要故意把自己的衣服弄湿?这位小姐,我跟你又不认识,无冤无仇的,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我知道,你一直待在这里却不被重视,心里有怨气,但是也不能这样

    污蔑我啊,呜呜呜……爷,我没有,我没有……”

    君子夜轻飘飘地说:“谁说你没有动机的?”

    林妙妙心里咯噔一下,她紧张地看着君子夜,说:“你,你什么意思?”

    君子夜挑眉,非常自恋,理所应当地说:“因为我逼你漂亮啊,你嫉妒我不是很正常的吗!”

    众女:“……”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就算的确如此,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难道不觉得羞耻吗!林妙妙似乎也被君子夜的答案雷得不清,她好不容易收敛住自己的面部表情,皮笑肉不笑地说:“呵呵,你还真敢说?长得漂亮的多了去了,难道我还要一个个的去嫉妒?明明就是你嫉妒我受也的宠爱,才

    让我难堪的!”

    “丑人多作怪。”

    君子夜翻了个白眼。

    林妙妙被气得不行。

    就算她长得不是倾国倾城的级别,但是也绝对不丑好吧!

    她扑倒在赫连城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说:“爷,呜呜呜,我刚才真的是好心,你相信我……”

    赫连城不动声色地将林妙妙推开一点,似乎有点嫌弃,他瞥了君子夜一眼,冷淡地说:“你把我的宝贝弄哭了,你说该怎么办?”

    君子夜也撅起嘴巴,不高兴道:“她自己要哭,我还能拦着啊?”

    赫连城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你还敢顶嘴!我命令你,立刻给妙妙道歉!”

    林妙妙眼底闪过一抹得意,她暗暗地看了君子夜一眼,露出炫耀的神色,要多小人得志就有多小人,君子夜似乎也生气了,说:“你不讲理,我明明就没有拿水泼她,她自己装出来的,你眼瞎啊!”

    赫连城大怒。

    “君子夜,你不要以为我会一直纵容你!”

    君子夜眼眶微红,她全身都轻微颤抖,说:“你不相信我?”

    “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君子夜瞪了林妙妙一眼。

    林妙妙柔弱地倒在赫连城怀里,说:“爷,她好凶啊,还瞪我呢,呜呜呜……”

    君子夜露出快要吐出来的表情,学着林妙妙的腔调说话,“爷,她好假哦,刚才还对我露出炫耀的眼神呢,呜呜呜……”

    林妙妙:“……”

    之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女人还有戏精的潜质?

    但是赫连城的表情却很严肃,他冷声说:“道歉!”

    君子夜脸一下子垮了,“你真要我给这个女人道歉,搞没搞错啊?”

    赫连城笑了,只是笑容中透着一股阴狠劲儿,“你觉得我现在再跟你开玩笑?还是说,你不想要那双小爪子了?嗯?”

    妈耶,这个男人真够凶残的。

    一言不合就想让人断手断脚的。

    君子夜露出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瞪着林妙妙,说:“对不起!”

    林妙妙小声地嘟囔:“一点诚意都没有。”

    君子夜翻了个白眼。

    赫连城说:“你没听见了,妙妙说你没诚意,重新道歉!”

    君子夜皱眉,“你别太过分了。”

    “三!”

    “喂,你来真的啊?”

    “二!”

    “我告诉你,别把我逼急了!”

    “一!”

    “对不起!”

    君子夜妥协,她对林妙妙鞠躬,说:“刚才,真对不起,我不该把水被打倒泼在你身上,请你原谅。”

    林妙妙大获全胜。

    她得意非凡,说:“知道错就好,我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我家妙妙真是宽宏大量。”

    赫连城不咸不淡地应和着。

    林妙妙笑得更高兴了。

    但是君子夜的脸色却很不好看,她转身要走,林妙妙又叫住她,说:“这就要走了?你在这儿留下这么多垃圾,总该打扫一下吧?”

    君子夜瞪着她,林妙妙缩了缩身子,“你还瞪我?”

    赫连城说:“把这里打扫干净!”

    君子夜赌气,气呼呼地说:“扫你大爷!”

    她刚要走出去,门口就站了一排保镖,赫连城轻描淡写地说:“给君小姐那个扫帚过来。”

    “是!”

    很快,扫帚就拿了上来。

    君子夜转过身看着赫连城的方向,说:“你真要让我扫地?”

    赫连城一脸冷漠,反问:“你觉得我是跟你开玩笑?”

    君子夜沉默片刻,然后拿着扫帚,将地上的瓜子壳扫掉,不过她天生就不是扫地的料,或者是故意的,将地上的灰全部扬了起来。

    “咳咳咳……你到底会不会扫地啊!”

    林妙妙看到一个瓜子壳溅到自己衣服上,气急败坏道。

    君子夜全程冷漠脸,“还真不会!”

    “不会就慢慢学。”

    赫连城的声音插进来。

    君子夜直直地看着赫连城,说:“不带你这样的,这种报复行为太幼稚了吧?”

    赫连城懒懒地说:“幼不幼稚不提,有效就好。”

    “你赢了!”

    君子夜竖起个大拇指,然后认命扫地,林妙妙就在旁边呼来喝去指这儿指那儿的,赫连城也不管,扫地扫了半个小时,终于一尘不染,君子夜将扫把一丢,转身走人。

    “你就这么走了?扫帚也不收拾一下?”

    林妙妙说。

    君子夜冷哼,对林妙妙的找茬不屑一顾。

    赫连城厉声叫住她,说:“你去哪儿?”

    “要你管!”

    君子夜跑掉了。

    林妙妙感觉自己大获全胜,又说病房里人太多,会影响赫连城休息,赫连城就让其他人离开,林妙妙这下高兴坏了,竟然突然就得到了赫连城的宠爱,好像天上掉馅饼似的。

    她又想扑倒在赫连城怀里,“爷,这个女人态度也太差了,你不要再让她来了,否则会影响你休息的。”

    “你在命令我?”

    赫连城俊美的脸上浮现一抹勾人的笑容,但是笑容中却有种说不出的狠厉,林妙妙突然感受到一股非常强烈的压迫感,她心中大骇,不知道赫连城怎么突然变了态度。

    “爷?”

    她颤颤巍巍地唤了一声。

    赫连城却厌恶地将她推开,“滚滚滚,长得这么丑也好意思往我身上扑?“

    林妙妙惊呆了。

    “爷!”

    赫连城突然反转的态度让林妙妙有点不知所措,她做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爷,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你告诉我,我改行不行?”

    赫连城见林妙妙竟然还能问出这么蠢的问题,他歪着头,露出残忍的笑容,问:“你真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林妙妙脸色惨白,她真的很想知道答案。

    赫连城勾唇,说:“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成了她选中的炮灰。”

    林妙妙至始至终,还没弄明白,赫连城口中的“她”究竟是谁。

    把林妙妙赶走后,赫连城的直属部队队长任青走进来,“爷,夫人已经朝着地牢的方向去了。”

    赫连城懒懒地支着头,说:“那就由着她去吧。”

    任青愣住,有些迟疑地问:“……不拦住吗?”

    赫连城笑得高深莫测,“拦还是要拦的,不过最后还是要放她走!”

    任青更加不明白了。

    爷不是很在乎夫人吗?怎么会眼睁睁看这儿夫人跟着别人男人离开?

    只听赫连城自言自语地说:“反正不管她跑得多远,最后还是会回来的。”任青疑惑地看着赫连城,对他的自信有点费解,但是赫连城这么说了,那么,他一定早就布局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