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661章 差别待遇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精彩小说免费!

    不跟伤患一般见识。

    君子夜这样想着,然后不耐烦地说:“吹一下就行了吧?”

    赫连城眼睛一亮,说:“没错!”

    君子夜从赫连城发光的双眼中竟然看出了一丝不怀好意,总觉得这个男人在算计些什么,她一直在告诫自己,对方是伤患,不要跟有病的人一般见识。

    她刚要俯下身,赫连城这丫的又开始逼逼,“你这样不行,坐到床上来。”

    “坐床上去干什么?”

    君子夜皱眉。

    赫连城理直气壮地说:“你这样我还要歪着身体,你坐在床上来,我就不用歪着了。”

    “你怎么跟个女人一样磨磨唧唧?”

    君子夜服了他了。

    赫连城却瞪了她一眼,“那你到底吹不吹?我变成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

    “那也是你活该!”

    君子夜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

    赫连城眯眼。

    君子夜摊手,“我可什么都没说,反正吹了就行了吧?”

    “嗯哼。”

    赫连城扬起高傲的脑袋,真让人忍不住想要一鞋底抽上去,君子夜脱了鞋子,爬上床,赫连城又开始说话了,“你这样不行,要这样……”

    他手把手地教,君子夜不想他再逼逼,一一照做。

    她双脚跪在他的两腿外侧,问:“这样?”

    赫连城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的美景,循循诱导地说:“没错,就是这样,吹吧。”

    君子夜俯下身,一只手将散落的长发撩至耳后,另一着手撑在床上,然后轻轻地吹着赫连城的伤口,随着她的动作,发梢轻轻地在赫连城的腹肌上撩动,有点痒痒的,就好像有一双温柔地手在抚摸似的。

    赫连城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他眼神变得幽暗,见着跪坐在自己身上的君子夜,那个姿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别的东西。

    君子夜就感觉那里有点不对劲儿。

    她抬起头,问:“你丫的竟然还带了匕首?”

    下一秒,赫连城突然反守为攻,翻身将君子夜压在身下,如同一只饥饿已久的恶狼,疯狂的啃噬着自己的猎物,他疯狂的啃咬着君子夜的唇瓣,好像恨不得将她拆分吞入腹中。

    君子夜没想到赫连城竟然搞偷袭这一套,挣扎着想要从她身下逃离,可是赫连城的力气却大得惊人,她一时间竟然没办法挣脱掉。

    “你丫的,给我住嘴!”

    君子夜好不容易得到喘息的机会,怒斥道,但是下一秒就被擒住唇瓣,被迫与他共舞,君子夜发誓,她的嘴唇肯定肿了!这丫的事真的在啃啊!

    赫连城想小夜想得快要发疯了。

    在得知她失忆忘记自己后,心里某个地方就变得空荡荡的,很痛苦,很难受,一听到她提起那个姓君的,就气得快要发疯。

    这个女人是他的!

    一辈子都只能属于他!

    既然她忘记了,他就重新在她身上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好了,让她每次动情的时候,都只能想到他。

    君子夜好不容易找到破绽,然后将赫连城猛地推开,自己翻身滚下床。

    她赤着脚,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还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眼睛狠狠地瞪着赫连城,怒道:“混蛋,你想死吗?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对我做这种事的?”

    赫连城无所畏惧地看着君子夜,他扬起下巴,唇角却勾起一抹狭促地笑,说:“何必这么生气,你不是也动情了吗?”

    君子夜身体一僵,她的身体也在开始发热,她怒瞪着赫连城,看到他腹部的伤口已经开始冒血,冷笑着说:“伤口还没痊愈就想那种事,你是发青的种马吗?你怎么不直接死了算了?”

    赫连城懒洋洋地撑着身体,说:“我才不死,我死了你就跟野男人跑了,我就算死,也一定要拉着你一起!“

    君子夜从赫连城的脸上竟然看不到开玩笑的表情,他好像是认真的。

    她全身气血翻腾,几乎对有种无可奈何的愤怒,她恨恨地瞪着赫连城,说:“你简直就是神经病!”

    说完,转身走出病房。

    “你不会跑的吧?”

    赫连城的身影还在身后响起,他说:“你赶跑,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会把你追回来的!”

    回应他的是一道重重的关门声。

    君子夜自然是没有离开的。

    她靠在洗手间,拼命把冷水浇在自己脸上,希望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为什么她会招惹上这种男人?

    他简直就是个疯子!

    当初的她,为什么会给这种男人生孩子?

    她明明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男人才对!

    心乱了。

    该死!

    ……

    小团子用哭闹捍卫了自己的主权,终于争取到了跟爹妈待在一起的权利。

    “哇哇哇……”

    病房里,小团子可怜巴巴地待在婴儿车里,伸出小胖手想要妈妈抱,可是君子夜就是不抱她,小团子感觉自己妈咪又嫌弃自己了,于是扯着嗓子使劲儿嚎。

    赫连城烦不胜烦,“这还让不让人安心养病了?你能不能别嗑瓜子了?没看到小混球哭了吗?”

    “咔擦咔擦咔擦……”

    君子夜面前一堆瓜子皮,她眨了眨眼,说:“哭吧哭吧,哭多了就不哭了。”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赫连城气急败坏地跳下床,去哄孩子,可是人家根本不买账,看到他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

    赫连城的脸黑得跟锅底有得一拼。

    君子夜就是故意气赫连城的,病人需要安静,她就非要吵的他不得安宁,看完赫连城吃瘪的样子,暗暗偷着乐,她拍了拍手,说:“你没小孩子缘聚别凑上去好不?来,小团子,让我香一个。”

    君子夜提前小团子的衣领,一把将人抱起来。

    旁边的保姆看得胆战心惊,紧张兮兮地说:“夫人,不能这么抱孩子,小少爷会不舒服的。”

    这个孩子有多矜贵,这群保姆可是深有体会。

    小家伙矜贵娇气得不得了,一点不顺心就会哭,抱也必须要万分小心,一不舒服了,就立马哭给你看,他们生怕小夜这么简单粗暴的抱人方法把孩子给弄哭了。

    哪知小团子一回到自己妈妈怀里,立马就是岁月一片静好模式,安静如鸡,不哭也不恼了,别提多听话。

    两只小胖手还紧紧地抓住君子夜的衣服,生怕老妈一不高兴就把自己丢一边了,这么乖乖巧巧好宝宝的样子,眼睛还眨巴眨巴地,拼了命的撒娇卖萌只求自家妈咪能多抱抱自己。看的一旁的赫连城跟保姆万分不是滋味,这个小混蛋差比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