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656章 妈妈,求抱抱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精彩小说免费!

    君子夜从未见过向赫连城这样不要脸的男人,那么无所顾忌,肆意妄为,全然不将规则放在眼里,跟君子诺相比,就是两个极端。

    很巧,偏偏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款!

    君子夜被带了回去,段沐擎也被抓到了别处,被隔离了起来。

    “进去。”

    赫连城冷着一张脸,催促道。

    君子夜暗戳戳地看着赫连城还在流血的手,心想着都流了这么多血了,这个人怎么还没失血过多而死呢?太不科学了吧。

    赫连城双眼微眯,略微凌厉地说:“你该不会在想我怎么还没失血过多而死吧?”

    君子夜惊讶:“你怎么知道?”

    下一秒,她就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下来,她哆嗦了一下,赶紧摇头,说:“口误,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想?现在你流了这么多学血,赶紧去包扎一下吧,我看着都疼。”

    赫连城听到君子夜一口一个先生,心情相当烦躁。

    他一张脸阴沉到谷底,一字一顿地说:“叫我赫连。”

    “啥?”

    君子夜歪头。

    赫连城居高临下地看着君子夜,阴测测地说:“再敢叫我一句先生,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妈耶,这人是施虐狂吧?

    君子夜嘴角抽了抽,乖乖地点头,说:“赫连……”

    听到她重新叫这个名字,赫连城的心情好了许多,他哼哼了一声,说:“赶紧进去。”

    君子夜推门而入,发现是个婴儿房,里面有一个小脸皱巴巴的,看着有点可怜兮兮的小团子,正在哭唧唧地蹬腿,一旁的保姆急得头都大了。

    看到赫连城赶紧说:“先生,真的没办法,小少爷不肯吃东西。”

    赫连城皱着眉,冷声说:“废物,滚出去。”

    保姆们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君子夜走过去,盯着小团子看了很久,小团子看到君子夜,哭声渐渐笑了很多,似乎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妈妈,甚至还伸出小手咿咿呀呀地求抱抱,君子夜双手抱着臂,然后点评了一句,“真丑。”

    小团子似乎听懂了君子夜的话,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立刻集满了水光,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可是见君子夜迟迟都不愿意抱抱自己,小团子突然不忍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他这一哭可不得了,手脚齐用蹦跶着,似乎在闹别扭,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他都哭成这样了,这个女人总该抱抱自己了吧?

    可是他显然算漏了君子夜的冷漠,她就静静地看着,还问:“这小孩儿怎么哭了?”

    赫连城忍无可忍,走过去,说:“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

    君子夜无辜地说:“的确很丑嘛。”

    孩子是早产儿,比一般的婴儿要瘦小得多,再加上他的皮还没有张开,又一直哭个不停,小脸一直是涨红状态,看着的确不好看。

    小团子如遭雷击,他妈嫌他不好看!

    “哇哇哇!!”

    小团子哭声震天,恨不得把天花板都吼破了。

    君子夜捂着耳朵说:“这小家伙是哨子转世吧?也太能吼了吧?”

    “那你是大哨子?”

    赫连城冷冷地讥讽。

    君子夜:“……”

    这人是怼她怼上瘾了是吧?

    只见赫连城俯下身,用非常僵硬地动作轻拍着孩子的小胸脯,说:“乖,别哭了。”

    “噗,有你这么照顾孩子的吗?一看就是生手。”

    君子夜无情地嘲讽着。

    而且小团子似乎也不太待见他爹,赫连城不碰还好,一碰哭得更加厉害了,站在一旁的女仆看到了,紧张兮兮地说:“先生,先生你这样哄人是不行的……小少爷会不舒服的。”

    赫连城的脸黑了。

    旁边的君子夜见了,笑得更加厉害了,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是不是尿裤子了?”

    赫连城皱着眉,然后对旁边的女仆说:“过来看看。”

    女仆赶紧上前,看了一下,的确是尿裤子了。

    君子夜赶紧跳开,说:“啧,这个小团子真脏,竟然还尿裤子,是不是还拉粑粑了?一点都不注意个人卫生,你确定这是我生的?”

    小团子一听,哭声震天。

    女仆在给孩子换尿片的时候差点招架不住,她纳闷道:“小少爷今天是怎么了?哭得好厉害?”

    可怜孩子小小的一团,瘦巴巴的,哭得这么厉害,真担心他嗓子哭坏了。

    赫连城的眉头也紧紧地皱着,却也不知道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

    君子夜在一边看不下去了,她捂着耳朵说:“好烦,所以我最讨厌孩子了,我要出去了。”

    她刚要转身,赫连城就叫住她。

    “给我站住!”

    “还有事?”

    君子夜扭头,问。

    赫连城目光冷冷地直视着她,言语中透着一股压抑的愤怒,说:“他是你的孩子,是你哪怕不要性命也要保下来的孩子!你现在就这个态度?甚至连碰都不愿意碰一下?”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绝情?

    君子夜闻言,缓缓地转过身,她忽然一笑,说:“是啊,那个我为了抱住这个孩子,连命都不要了,所以她已经彻底消失了,如今,我是君子夜,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女人了。”

    赫连城表情阴鸷无比,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生吞活剥了。

    他不信!

    他不相信这个女人对他,对孩子一点感情都没有!

    可是,现在的君子夜,眼神时那么的冰冷,虽然时刻都是带着笑,但是笑意却未达眼底,只要给她一点机会,她就会头也不回地离开,永远都不回来。

    该死!

    赫连城胸口好像要炸开了似的,疼得呼吸都变得困难。

    消失了吗?

    那个女人真的已经从世界消失了吗?

    是他逼死了她?

    赫连城陷入了自我矛盾中,周身的气息也越来越冷。君子夜感觉赫连城的情况不太妙,不管怎么说,她到底还是在这个男人手上,要是真的激怒了对方,她也别想有好日子过,想到这儿,她态度软了下来,摊手道:“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抱肯定也没用吧,小

    团子要哭谁拦得住?你这个当爹的近不得身,不是吗?”

    女仆在一旁轻声地说:“夫人,俗话说母子连心,孩子最依赖的还是十月怀胎生下她的母亲,说不定你来的话,小少爷就不会哭了。”

    等等,谁是夫人?

    这位女仆小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君子夜见女仆跟赫连城都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她,小团子也哭个不停,她挠挠腮,说:“那我试一试?”

    女仆给她鼓励的眼神。君子夜走上前,看着哭得都流汗的小团子,沉默了一下,然后对孩子伸出一根手指,小团子本来还在哇哇得哭个不停,哪知道君子夜刚把手放过去,小团子两手齐用,抱住君子夜的手指,哭声也止住了,

    还用一种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她。

    “小少爷不哭了。”

    女仆惊喜道,“果然小少爷刚才是因为妈妈没抱才哭的呢。”

    赫连城脸上的阴郁也消散了不少,他看着还有些呆滞的君子夜,出声说:“你抱抱他。”君子夜看了赫连城一眼,然后实现又回到小团子身上,她看着这个还皱巴巴的小团子,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直奇妙的感觉在蔓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