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635章 赫连,你会后悔的!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

    “答不答应,是我的事,你不需要插嘴。”赫连城对尤娜的咄咄逼人有些烦躁,若是换做其他女人敢对他这样,他早把人赶出去了,可是跟尤娜在一起的时候,头脑总是不够清醒,有时候迷迷糊糊地就答应

    她了。

    尤娜见赫连城的态度,心里咯噔一下,问:“阿城,你该不会是舍不得那个女人的孩子吧?”

    赫连城冷冷地看着尤娜,警告道:“我的事情你不要插嘴,该怎么做,我自有主张。”

    尤娜咬住唇瓣,有些不甘心。

    她明显感觉到赫连城已经开始烦躁起来,若是真的把他激怒了,对自己也没有好处。

    反正距离孩子出生还有那么长一段时间,她完全可以慢慢来。

    她退而求其次,又重新挽渍连城的手臂,笑起来,说:“那这件事我就不管了,我相信你自有分寸,那么阿城,你什么时候向皇帝陛下求亲呢?”

    赫连城闻言,勾住尤娜的下巴,似笑非笑地说:“这么迫不及待想嫁给我?”

    尤娜浅浅微笑,她的唇瓣贴在赫连城的耳畔,声音甜丝丝的,透着一丝暧昧,说:“我还不是担心你被别的女人抢走了?阿城,我爱你,也希望能够名正言顺地站在你身边。”

    “现在那个女人比得上你的地位?我身边除了你也没别的女人了。”

    赫连城不以为。

    尤娜差点脱口而出,那个时夜不就一直跟在你身边吗!

    而且还住在一个屋子里面!

    幸好尤娜不知道因为小夜的死皮赖脸,现在他们两个还是睡在同一个床上,否则非气炸了不可。

    “就算如此,我还是希望在向别人介绍你的时候,能够光明正大地说你是我的丈夫,而不是一个朋友,阿城,你就满足我这个要求,好不好?”

    尤娜撒着娇,紧紧地贴着赫连城。

    她身上的花香很浓郁,赫连城静静地看着他,眼神出现了一丝迷茫,鬼使神差的,便点了头。

    “太好了,阿城,我爱你!”尤娜见赫连城点头,高兴地踮起脚在赫连城的唇瓣上吻了吻,赫连城猛地惊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将尤娜推开,嘴上残留着别的女人的气味,让他有点恶心,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擦嘴的冲动

    ,有些懊恼。

    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这么轻轻松松地就答应这个女人?

    不过,娶尤娜对他没什么坏处,而且能够更快地将皇室的权力夺过来,再说了,他不讨厌这个女人,娶她也没什么,只是心中充斥着一股烦躁感。

    好像被人控制了似的,那种厌烦感挥之不去。

    习惯于强势控制他人的赫连城对这种被操纵了一般的感觉相当烦躁。

    他静静地看着尤娜,忽然眯着眼,说:“你身上的香水味有点重了。”

    尤娜猛地愣住。

    她隔了好几秒才勉强地笑了笑,说:“你不喜欢这种香水味吗?那我改天换一种吧。”

    “嗯。”

    赫连城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尤娜仔细观察着赫连城的表情,确定他并没有起疑心,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然后又问道:“那么阿城,你既然答应了,那什么时候去求亲呢?”

    赫连城淡淡地说:“下周吧,这周我挺忙的。”

    “好。”

    尤娜笑颜如花,她在原地转了个圈,笑着说:“阿城,我太高兴了,你马上就会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属于那个女人的?

    赫连城心中不由得觉得好笑,他不会属于任何女人。

    ……

    “赫连,你回来了!”

    赫连城一回家,小夜就扑了过来。

    他见小夜竟然还是赤着脚的,发怒道:“你怎么光着脚?鞋子呢?”

    经他这么一说,小夜也纳闷了,她扭头在客厅扫了一圈,疑惑地问:“奇了怪了,我鞋子呢?”

    赫连城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也太邋遢了!

    他儿子以后也会这么邋遢吗!

    那个臭小子要是敢跟他妈一个样,他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赫连城自然无比地将小夜拦腰抱起来,这样她就不用再脚碰到地上,找了一圈,然后发现鞋子被小夜踢到沙发下面去了,赫连城将鞋子捡出来,然后给小夜穿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惊觉,自己为什么要替这个女人做这种事?

    疯了吗!

    “赫连,你跟别的女人接吻了?”

    小夜鼻子灵敏得很,她在赫连城身上嗅了嗅,上面还有很重的香水味,她小脸一下子垮掉了,生气地控诉道:“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厮混了?”

    赫连城懒懒地看了她一眼,嗤笑道:“我跟那个女人在一起,跟你有关系?”

    小夜瞪大双眼,说:“所以,你刚才真的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咯!”

    赫连城:“……”

    为什么他莫名地有些心虚?

    小夜气死了,两边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说:“你都有我了,为什么还要在外面厮混?你是我的私有物,能不能有点自觉了?缺个女人你要死啊要死啊要死啊!”

    赫连城被小夜的话逗乐了。

    他用手戳了戳小夜鼓起来的腮帮子,说:“你哪来的自信说这种话?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私有物了?嗯?”

    尤娜说想让他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时候,赫连城不屑一顾,甚至觉得很可笑。

    但是小夜说他是她的私有物时,他竟然完全不觉得生气,只是想逗逗她。

    小夜执着地说:“你本来就是我的u连,我生气了!你为什么总是去找别的女人?那些女人有什么好的?你再找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我真要生气了!”

    “呵,你生气有用吗?

    赫连城笑容慵懒散漫,他想起答应尤娜的事,估计去逗小夜,像是都小狗似的去挠她的下巴,说:“我不仅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还要跟他们订婚,下周,我就要去求亲,你除了看着还能做什么呢?”

    “求亲?谁?”

    小夜呆住了,她愣愣地看着赫连城,脑子有些懵。

    赫连城挑眉,说:“还能是谁?那个女人你也见过,尤娜,果然只有皇帝的女儿才配得上我。”

    “你要跟尤娜订婚?”

    小夜双眼瞪大,她全身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冷得彻骨,她死死地盯着赫连城,眼中凝结气水雾,说:“你再说一遍,你真的要跟尤娜结婚吗?”

    赫连城没想到这件事对小夜的刺激这么大,有点大过头了!

    看到她眼中要掉不掉的眼泪,更加心虚。

    但是又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心虚,这个女人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他继续说:“当然是真的,下周就去,算了算,也就几天的事情。”

    “那我怎么办!”

    小夜怒道。

    赫连城看着小夜,笑起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老老实实待在别墅就行。”

    “所以你是要我当小三咯?”

    小夜问。赫连城还不知死活地刺激小夜,说:“你哪来的自信能够当小三了?小三至少要长得漂亮,你丑成这样,我也下不了口吧?再说了,我从始至终只想要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以为孩子出生后你还能继续留在这

    里?”

    小夜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她看着赫连城,既愤怒又失望。

    她忽然又冷静下来,平静地说:“赫连,你现在仗着记忆不全一个劲儿的伤害我,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赫连城倨傲道:“我从不为自己做的事后悔!”

    小夜将眼泪抹掉,然后站起身,眼神有些冰冷地看着赫连城,说:“很好,你说的话我都记下来了,赫连,咱们走着瞧,你一定会后悔的!”

    赫连城见她离开,问:“你去哪儿?”

    小夜没吭声。赫连城也不以为意,反正肯定是跑回他屋子里充气发脾气,说不定还等着他去哄,可是赫连城却不想惯着她,他觉得自己对她的纵容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原则跟底线,再这样下去,那个女人岂不是要更得寸

    进尺了?

    就应该晾晾她,她才知道谁才是主人。

    赫连城在书房将文件处理完了然后回卧室,发现小夜竟然不在。

    他皱了皱眉,四周打量了一圈。

    那个女人跑哪儿去了?

    他在卧室里面里里外外找了一圈没找到人,然后又跑到之前给小夜安排的客房去,发现门是反锁着的,果然这里面!

    “开门!”

    赫连城拍了拍门。

    小夜气呼呼地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说:“滚犊子,姑奶奶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呵,脾气还不小!”

    赫连城气笑了。

    敢这么对他说话还活着的女人,也就屋里这位了吧。“要发脾气随便你,别以为我会一直迁就你!”赫连城留下这句话,然后转身走人,就不能太惯着她,不然就会不知道天高地厚,晾她一会儿,估计自己就跑过来了,到时候他再装作大度的样子,这件事就

    算揭过了。

    赫连城再次回到卧室,然后慢条斯理地洗了个澡,又将头发吹干。

    在沙发上看了会儿杂志,又看了看时间。

    马上12点了。

    那个女人还不过来?

    该不会睡着了吧?

    不会,她才不可能这么早就睡觉。

    赫连城也没想过再去找小夜,他觉得那样没面子。

    他继续在沙发上等着,等小夜过来给他赔礼道歉,但是左等右等,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夜还是没有过来,赫连城心情不美妙了。

    那个女人竟然真给他赌气!

    她哪来的胆子!

    赫连城怒,也没打算去找她,而是直接翻身上床睡觉去了。

    但是他这阵子已经习惯了怀里有个软乎乎的小东西,习惯了那个女人靠在她的怀里,两人依偎相拥而眠,现在突然又变成一个人睡,总感觉这张床大得没边,空荡荡的。

    他翻来覆去地实在睡不着,甚至心情也烦躁起来。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给那个女人一个面子,他是个男人,不能真跟女人较劲,那样显得太没气量,也不够大度,这样给自己心里安慰后,赫连城又跑到小夜屋子面前,开始敲门。

    “开门!”

    隔了好久都没有听到回声。

    难道睡着了?

    赫连城猜测着。

    但是这个混球可不是那种别人睡着就不打扰对方的类型,他没有离开,而是锲而不舍地猛敲门,他就不信还吵不醒那个女人,他都睡不着,没理由这个女人还能安稳入睡!

    赫连城这个混蛋就是典型的自己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的渣渣!

    “时夜,你赶紧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屋里!”

    赫连城边拍边吼。可是屋子里面还是没有声音,他不信这么大的声音还吵不醒人,显然屋子里面的人摆明了就是跟他赌气,赫连城皱着眉,继续狂拍,并威胁道:“时夜,你再不开门,信不信我待会儿收拾你?赶紧给我开门

    !”

    屋里,依旧没有回应。

    死寂一片。赫连城心中突然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