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627章 从记忆下手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

    “阿嚏。”

    小夜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段沐擎回头看向她,问:“是不是着凉了?”

    说着就要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小夜披上,小夜见了,赶紧摆手,说:“额,不用不用,我没感冒,就是感觉有人好像在背后说我坏话!”

    段沐擎的视线静静地落在她身上,他一直在观察小夜的神情,发现她又恢复了风轻云淡的样子,之前的伤心失落好像从未出现过。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段沐擎问。

    他是留下来陪小夜的,一切行动都以小夜看清。

    小夜想了想,说:“我想再去见见赫连,他最近跟那个叫尤娜的女人走得好像很近,我这么多天没过去,不知道那个渣渣有没有跟那个女人鬼混!”

    一想到差点看到赫连城跟那个女人滚床单,小夜就脑门疼,恨不得将赫连城揍一顿。

    段沐擎说:“你很在意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小夜插着腰,理所应当道:“这不是废话吗?难道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还要笑呵呵的?他要是现在还敢跟别的女人瞎混,我非阉了他不可!”

    她目露凶光,看起来相当的认真。

    段沐擎目光微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夜盘算着今晚上就去找赫连城,因为他已经回别墅了,没有军队的人应该比较好潜入,段沐擎看穿了小夜的心思,说:“你不怕这次去了就脱不了身了?”

    小夜耸肩,“怕什么,反正他总不能吃了我吧?想出来,总有办法的,就算没有办法,不是还有你吗?你把我救出来不就好了?”

    段沐擎不再阻止,“如果这是你的意愿,我会尊重你。”

    小夜会心一笑,“谢谢你,沐擎。”

    段沐擎眸光微敛,将所有的情绪都藏在心底。

    ……

    这些天,赫连城的心情都不太好,找不到小夜,他整个人都处于易爆状态,一点就炸,别墅的人叫苦连天,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还没找到人!”

    赫连城怒骂道:“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吗?那么个大活人难道还能人间蒸发了?你们是不是都想被丢到海里喂鲨鱼?”

    “阁下,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那个女人似乎还有个很厉害的男人在保护她,我们的人去了都没有再回来,损失惨重,继续去,也只会损失更多。”

    “男人!”

    赫连城咬牙切齿地说。

    那个男人肯定就是之前照片上的那个人吧!他就是那个女人现在的姘头?她肚子里也是他的种?

    赫连城周身散发出摄人的戾气,眼底杀意翻腾,手紧紧捏成拳,发出“咔咔”的声音,一字一顿道:“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那个男人给我除了!”

    敢碰那个女人,就有死!

    “……是。”

    深夜。

    小夜轻车熟路地溜进了赫连城的别墅,到底是在这里住过几个月的,对这里的布局,还有设置的警戒都非常了解,她悄咪咪地来到赫连城的卧室,潜入进去。

    果然,赫连城在床上睡觉,身边没有女人,很好。

    别在腰身的菜刀没有用武之地了。

    小夜来之前就想好了,要是她过来的时候,赫连城又再跟别的女人厮混,她就剁了这对狗男女!

    小夜轻手轻脚走近赫连城,还没来得及凑近看看她,赫连城突然睁开眼,长臂伸出,将小夜拉在床上,死死地咬住。

    “我擦,你耍诈!”

    小夜大惊。

    赫连城竟然没有睡着,这人不会是知道她今晚上来,故意装睡等她来的吧?

    然而并非如此,赫连城不知道小夜什么时候会来,但是他一天找不到人,一天就睡不安稳,他现在眼中泛着狼一般凶狠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身下的小夜,怒道:“你竟然这么多天都不来,找死吗?”

    “我现在不是来了吗?”

    小夜两只手都被赫连城给按住,没办法动弹。

    赫连城气得脸都快变绿了,他咬牙切齿道:“我让你第二天过来,你说你等了多久?三四天都不见人影,你是不是想死了?”

    小夜哼哼一声,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啊?你丫的种马,就知道跟别的女人厮混,缺我一个又怎么样?”

    赫连城感觉到空气中有股酸味。

    他的怒气消减了一些,又露出了欠揍的笑容,说:“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管得着?我这样的身份地位,身边没几个女人像话吗?”

    小夜一听,又快气炸了。

    “你这个渣男种马!没有女人你要死啊要死啊要死啊u连城,你敢跟别的女人滚床单,我就敢阉了你,你试试!”

    气死她了。

    就算失忆了,但是一想到这本来就是赫连城的本性,小夜还是觉得脑壳痛!

    为什么她偏偏要喜欢上这么个渣?

    难道她是欠虐体质?

    小夜的挣扎很厉害,赫连城险些控制不住,他紧紧按住小夜的手腕,控制住她的身体,然后附身压了上去,悠悠地说:“你这个女人真狠啊,还想阉了我,是不是嫉妒了?还说不爱我,嗯?”

    小夜小脸气呼呼的,愤怒地瞪着赫连城。

    赫连城看着小夜,竟然觉得她也不是很丑,甚至还很可爱,他正是疯了,为什么会对这个女人产生这么奇怪的感情。

    小夜身体扭动挣扎了一下,抱怨道:“你能不能从我身上移开,我快被你丫得喘不过气了!”

    赫连城挑眉,他看到小夜圆滚滚的肚子,拿手戳了戳,还有点怨念地说:“这个球真的不是我儿子?”

    见赫连城好像真的再较劲,小夜推了他一把,然后起身,歪着头打量着赫连城,问:“赫连,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哪怕一丁点?”

    赫连城斜了她一眼,“你不是废话吗?”

    小夜眨了眨眼,指着自己,“我呢?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从没见过你这么丑的女人。”赫连城一脸嫌弃,“就算有印象,肯定也恨不得赶紧忘记。”

    小夜怒了。

    “我丑吃你家大米了9能不能好好说话!”

    赫连城见小夜又要暴走,赶紧按住她张牙舞爪的小爪子,说:“你既然知道我的事,那就给我说说你知道的。”

    小夜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问:“我说的你会相信?”

    赫连城悠悠道:“信不信是一码事,说不说又是另一码事。”

    小夜眨了眨眼,指着自己,说:“那我要是告诉你,其实我以前是你最喜欢的人,你信不信?”

    突然说出来,还有些难为情的。

    赫连城一脸嫌弃,“我,喜欢你?”

    小夜脸黑了,“怎么?你不信吗?”

    赫连城有点怀疑人生,盯着小夜看了一遍又一遍,说:“我自信我的品味还不错,我会喜欢你?你是不是做梦还没醒?”

    小夜咬着牙,说:“信不信随便你!”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赫连城拉住衣领又拎了回来,他将人紧紧圈在怀里,说:“你这女人怎么回事?脾气这么大?还没有谁敢对我这个态度的。”

    “抱歉了,我一直都是这个态度!”

    赫连城笑了,他的下巴抵在小夜的肩窝,喃喃地说:“所以我才感觉你对我来说,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而且我肯定也很纵容你,否则你才不敢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

    小夜垂下眼帘,心脏微微紧抽了一下。

    “你脸上的疤痕怎么来的?我打的吗?”赫连城的手指覆在小夜脸上那条狰狞的疤痕上,如果不是这个疤痕,她应该也很美才对。

    小夜闷闷地说:“因为我跟别的男人好了,被你打的。”

    “不准说话!”

    赫连城差不多也摸透小夜的性格,这个女人就是典型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撒起谎来跟真的似的。

    他之所以能够笃定一定不是自己伤的,是因为他根本伤不了她。

    就算再动怒,都不愿意伤害她分毫,又怎么会将她那么重要的脸划伤了?

    小夜想到当初那段记忆,还有些难受。

    她说:“我不想再提起那些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啧,你能不能别再蹭了,皮都快被蹭掉了!”

    赫连城搂着她就亲亲蹭蹭的,跟狗似的。

    “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别的女人巴不得我对他们亲近一点,就你还敢嫌弃!”赫连城说着,将小夜搂的更紧一点,说:“你既然来了,就在这里住下,不准离开我身边。”

    “那可不行。”

    小夜说。

    赫连城闻言,脸又黑了,他将小夜扳过来,面对自己,咬牙切齿一脸妒夫相,说:“难道你还想跟那个奸夫相亲相爱?我告诉你,死了那条心吧!”

    小夜哼哼一声,“那你身边还那么多女人呢!对了,你那个最爱的尤娜呢?她看到我在这儿,不会生气吗?”

    她可是很记仇的。

    现在还记得赫连城之前说过,尤娜是他最爱的女人!

    赫连城戳了戳小夜气鼓鼓的腮帮子,说:“只要你在,我就不找她,行不行?”

    “意思是别的女人就能找了?”

    小夜开始抓赫连城的语病。

    赫连城“啧”了一声,不悦道:“别告诉我,你还想让我一直死挂着你一个女人身上,你觉得现实吗?”

    小夜皮笑肉不笑道:“我也觉得不现实!所以让我一直留在你身边也很不现实!”

    “你还想跑?”

    赫连城怒目而视。

    小夜说:“我想跑,你未必拦得住!”

    赫连城气急败坏地说:“跟在我身边有什么不好的?我会对你很好,你为什么还要要求那么多?你这个得寸进尺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女人,赫连城总是没办法狠下心,要是其他女人敢对他这么要求,早就出局了,也就她还能安然无恙地留下,但是这不代表他会为了她妥协一切!

    小夜冷笑,“我就是得寸进尺,你不答应我也没勉强你啊!让我离开就行了!”

    “你!”

    “我怎么了我?”

    小夜毫不畏惧地直面赫连城的怒火。

    两人对峙半天,最后还是赫连城败下阵来,他烦躁地说:“你这个女人真是得寸进尺!”

    “呵!”

    “我,我尽量,行了吧!”赫连城怒气腾腾地说出这几个字,然后将小夜紧紧搂在怀里,瞪着她,说:“作为交换,你不准离开我的身边!”

    小夜挑眉,看来就算赫连城记不起她了,但是对她还是很纵容的,她会慢慢引导他,让他将一切都记起来。

    ……

    尤娜这几天过得很不好,她根本不想让赫连城恢复记忆,但是要是再拿不出成功,她肯定会被赫连城放弃,巨大的压力几乎将她逼疯。

    她熬夜翻书想要找点有用的资料,突然卧室的灯灭了。

    尤娜吓了一跳,忽然,窗外吹来一阵寒风,本应该关上的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寒风拂过,帘幔摇曳,隐隐约约一个黑影出现在窗前。

    “啊!”

    尤娜吓了一跳,“你,你是什么人!”

    因为被帘幔挡着,尤娜看不清来人的相貌,只感觉对方长得很高大,身形像个男人。

    “你想得到赫连城,对吧?”

    声音是被处理过的,尤娜听不出男人本来的声音,她惊骇道:“你找我有什么目的?”

    “我是能帮你得到赫连城的人。”

    “我凭什么相信你?”

    尤娜怀疑道。

    那人说:“我能对他的记忆动手脚。”尤娜立刻明白男人的意思,她惊讶道:“难道你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