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592章 你死了,她也回不来了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

    要是现在慕晚清能动,一定会扑上去跟赫连城拼命,可是她现在全身瘫痪,除了对赫连城干瞪眼,什么都做不了,她心中咽不下那口气,冷笑着说:“你真以为你还能跟那个贱人在一起?她就是不折不扣的

    怪物,帝国的人不会放过她的,你们的关系永远都见不得光!”赫连城笑容艳丽,可惜笑意未达眼底,他伸出手,一点点地卡在慕晚清的脖子上,语调轻缓中带着一丝丝狠厉,冷飕飕地说:“能不能,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贱人,你还是先关心下自己下半辈子怎么活吧

    。”

    慕晚清想到刚才赫连城说的,要吞并慕家,现在她还有四大家族嫡长女这个身份,慕家要是真的垮了,她就真的完了,所有人都能踩她两脚还没有还手的余地。

    她是高贵的慕家千金,死也不要变成那样!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侮辱的!”

    赫连城一听,笑起来,“可惜啊,你现在就算死都做不到。”他居高临下,用一种非常不屑与藐视的眼神看着慕晚清,用“温柔”的语调说着残忍的话,“你不会有康复的机会,就算科技岛那边真的能帮你康复,你也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放心,咱们夫妻一场,我会每

    天让人给你按摩四肢不至于让它们萎缩,你会活得很久,看尽别人的白眼与奚落。”

    有时候,死反而是解脱。

    让慕晚清毫无尊严的活着,这才是对天生高傲,不把别人当一回事的慕晚清,才是最好的惩罚。

    慕晚清听后,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赫连城!我恨你!我恨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就算这么愤怒了,可惜慕晚清除了叫骂,什么都做不了。

    跟慕晚清的狂怒比起来,赫连城就显得要风轻云淡得多,他就这么笑盈盈地看着慕晚清发疯,说:“可惜啊,你除了在这里发疯,对我不能造成任何影响,阿姐,你不觉得自己现在很可悲吗?”

    “赫连城u连城!”

    慕晚清简直要疯了。

    她一想到自己今后几十年的时光都必须躺在床上,吃饭上厕所都必须有人照料,因为身体瘫痪,人体难免会失禁,如果不及时清理,肯定会沾在身上,慕晚清一想想,快要被自己恶心死。

    不要。

    她不要变成那样!

    慕晚清歇斯底里地发了一会儿疯,又痛苦地祈求起来,说:“阿城,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杀了我吧,我去给那个小畜生赔罪行不行,求你不要折磨我了。”

    赫连城却没了跟慕晚清继续谈下去的兴致,他转身对照顾慕晚清的人吩咐道:“看紧点,别让她死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用做。”

    “是。”慕晚清见赫连城这么狠心,对她的求饶全然不为所动,突然又尖叫起来,“赫连城,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那个贱人也是!她就是天煞孤星的命!谁碰谁倒霉n该她毁容n该她被通缉!哈哈

    哈!”

    赫连城本来已经走了,可是听到慕晚清说小夜的坏话,他的脚步突然又停了下来。

    他慢慢的转过身,静静地看向慕晚清。

    慕晚清还在骂:“我诅咒那个贱人被帝国军队的人发现,被千刀万剐,万箭穿心,她不是怀孕了吗?我诅咒她孩子不得善终!”

    赫连城听后表现得比较平静,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暴怒迹象,他淡淡地说:“医院这么喧哗怎么行?这不是打扰到别的病人吗?把那个女人的舌头割下来,别破坏了医院的宁静。”

    慕晚清一听,眼睛都瞪圆了。

    赫连城,要割她的舌头!

    下属听了也微微有些诧异。

    “割夫人的……”

    赫连城斜了那人一眼,冷冰冰地反问:“怎么?听不懂我的话?还是说,你想割自己的?”

    “不,不敢!”

    下属们上前,慕晚清尖叫起来,“赫连城,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要割我的舌头!不要割我的舌头!”

    要是连舌头都没了,她就彻底没有了还击的机会,甚至连过过嘴瘾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惜赫连城显然不是会心软的人。

    他笑着说:“阿姐,祸从口出,为了避免你嘴贱得罪人,我觉得还是割了舌头比较好,这样一来,也省去你咬舌自尽的麻烦事,对不对?”

    “不要,不要!”

    慕晚清彻底慌了,她赶忙道歉,“阿城,我刚才不该骂那个女人,你原谅我好不好?求求你,不要割我的舌头呜呜呜……”

    赫连城对下属说:“待会儿将割下来的东西拿去喂狗。”

    “是!”

    赫连城转身出门。

    身后是慕晚清充满绝望的惨叫声,“阿城,你回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阿城啊啊啊啊啊!!”

    ……

    虽然赫连城明白,刚才慕晚清说的话不可能成真,但是对于她说的小夜被帝国军队的人抓住不得好死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他问旁边的卿九,“有小家伙的下落吗?”

    卿九摇头,说:“暂时还没有夜小姐的下落,老爷请放心,要是夜小姐被帝国军队的人发现,我们的人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赫连城听后,突然转身看着卿九,阴测测地笑起来,说:“让帝国军的人先找到小家伙了,我还要你们干什么?留着你们是吃干饭的吗?”

    卿九:“……”

    “必须给我先找到她的下落!要是她先被帝国军的人找到了,我就把你丢海里喂鲨鱼去!”

    赫连城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他既然把话放出来了,就一定会实现。

    卿九狠狠哆嗦了一下,头埋得更低了,说:“我,我一定会尽快找到夜小姐的下落的!”

    赫连城冷哼了一声,径直往前走去。

    卿九连忙跟上去,汇报道:“老爷,慕家的人刚才过来讨要说法,还说要收回之前下放给咱们的军火生意的经营权,他们的当家已经到了。”

    赫连城冷笑,表情带着一股狠劲儿,说:“到我手上的还想拿回去,做梦吗?我正好心情不爽呢,往枪口子上撞是吧,这次就让他们明白,跟我赫连城做对的下场!”

    深夜。小夜敲晕了一名清洁工,将他的衣服换上,夜晚,是人最懈怠的时刻,军队的人对他们这些清洁工的排查也不严格,因为清洁工身上有代码编号,每经过一个关卡,编号会跟关卡核对,有通过权的才能通

    过,没有通过权的经过就会发出警报。

    过度依赖科技的后果就是连最基本的核查都做不好。

    小夜身上的代码编号看似只是个清洁工的,却被授权了所有关卡的通过权,这对别人而言或许是天方夜谭,但是对于精通电脑的小夜来说却很容易办到。

    在网吧的时候,她顺便黑了帝国隶属医院的网络系统,并且给自己得到手的代码编号授权最高级别的通过权。

    因为高端的警报系统,医院内部看守的人并不多,特别的深夜,在走廊上几乎看不到人影,小夜畅通无阻地来到慕晚清所在的病房,轻轻松松解决掉赫连城安排在门外守着的护卫,然后缓缓地推开了门。

    慕晚清此刻已经被割掉了舌头,她好不容易从剧痛中睡过去,或许是出于生物对危险本能的感应,她似乎感觉到有个人一直在盯着自己。

    全身鲤鱼打挺似的应激反应的动弹了一下,她猛地睁开眼,透过惨白的月光,她看到了一个人影。

    “哇哇哇哇……”

    慕晚清叫起来。

    可是没有舌头,她的声音根本发不出来,只能哇哇哇的吼,小夜对医院的隔音效果还是蛮放心的,她看到慕晚清的反应,挑了挑眉,说:“你被人割了舌头啊?哈哈,真是报应啊。”

    “哇哇哇哇……”

    你怎么在这儿!

    慕晚清死死瞪着小夜,小夜竟然通过她的叫声听出了她说话的内容,她笑起来,表情有种说不出的温柔,说:“当然是为了来杀你啊~”

    慕晚清的脸上流露出恐惧的表情来。

    就算真的求死,可当人真的直面死亡那一刻,依旧会感到恐惧。

    慕晚清拼命摇头,眼泪鼻涕直流,“哇哇哇哇……”

    你放过我吧……

    小夜似乎并不打算立刻杀了慕晚清,她坐在慕晚清身边,从身上摸出一把小刀,轻轻地在她身上划了一下,鲜血立刻溢了出来,但是伤口很小,流血的速度很慢。

    小夜很闲的样子,跟慕晚清聊起天来。“一个成年人,如果按照50公斤来算,又大约4000ml的血,失血超过2000到2500的样子,就会有生命危险甚至导致死亡,我现在每划一刀,你会损失5ml的血,那么我只需要划伤400—500刀的样子,你

    就会失血而死。”

    她的话就像是在科普似的,但是慕晚清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她似乎知道小夜接下来要做什么,开始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但是没有舌头的她,就连呼救都做不到。

    小夜见状,有些遗憾地说:“我本来还有很多问题想你的,没想到你却被割掉舌头了,现在连你的惨叫声都听不见,哎,真是蛮遗憾的。”

    说完,又在慕晚清身上划了几刀。

    慕晚清痛哭起来,“哇哇哇……”

    小夜不为所动,继续说:“你说,当时仔仔在你哪儿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绝望痛哭?她还那么小,还是个什么都没有涉及的孩子,却要忍受非人的对待,是不是可怜了?”

    话音落下,慕晚清身上又多了几刀。

    小夜的手法非常熟练,每一刀都精准控制着,不偏不倚,只流下5ml的血,慕晚清身上的刀口越来越多,脸上,手上,胸口,全都是细细的小伤,逐渐地,她变成了一个血人。

    慕晚清一开始还在拼命的挣扎,但是到后面失血越来越多,她气息越来越薄弱,变成了有进气没出气。“本以为杀了你我会很高兴,可现在看到你这个模样,只觉得恶心,你就算死了,仔仔也回不来了。”小夜露出伤感的表情,她的刀落在慕晚清的脖颈处,刀锋上的寒芒倒映出小夜冰冷的双眸,她说:“再见

    ,慕晚清。”

    最后一刀。彻底终结了慕晚清的性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