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425章 第一次被表白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第425章 第一次被表白第(1/2)页

    天:

    第425章 第一次被表白

    这边火热一片,另一边,却弥漫着一股低沉萧索的清冷气息。

    这个晚上,谁都没睡着。

    卿九知道赫连城跟小夜走了,一开始还很担心这两人聚在一起又打架怎么办?少爷受了重伤,肯定不是夜小姐的对手,万一夜小姐下了狠手,少爷不就废了吗?

    他忐忑地等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等顺着脚印过去的时候,卿九当时就有种自戳双目的悔恨,他运气还好,没有看到赫连城跟小夜做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只看到两个人倒在地上,相互索吻的场景,可这一把冰凉的狗粮塞进嘴里,卿九还是受到了暴击。

    单身狗没人权啊!

    他趁两人还没注意到他赶紧溜了,心中还是替两人感到高兴。

    回去的时候,他注意到也正在往回走的陆以晟,诧异道:“陆先生,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儿?”

    陆以晟双手插在裤袋里,清冷的月光映在他的脸上,透着淡淡疏离的感觉,他说:“闲着无聊出来逛逛。”

    “哦,是吗?”

    卿九笑呵呵的,然后提醒道:“那你最好不要到那边去,我家少爷跟夜小姐……嘿嘿……”

    说到后面,卿九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陆以晟看了他一眼,然后视线又移到卿九指的方向,眼底闪过一抹落寞的神色,但是很快要掩饰了过去,他扯唇道:“放心,我还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

    “陆先生说的哪里话,如果不是陆先生将草药的事情告诉少爷,他跟夜小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和好。”

    陆以晟清冷一笑,“我只是把我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了而已。”

    说完,就朝着跟小夜赫连城相反的方向走去。

    卿九看了陆以晟一眼,确定他不会过去捣乱,这才放心下来,然后朝着茅草屋走去。

    ……

    陆以晟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小夜他们在做什么,但是闭着眼睛都知道,这个时候是不适合过去打扰的,他一早就知道这两人是有关系的,但这一刻,胸口还是闷得发慌,嘴里也苦得要命。

    他现在很需要一支烟来舒缓心情,可是被冲到这么一座原始的小岛上,烟这样的奢侈品就别想了。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

    陆以晟转过身,就看到一支烟递了过来。

    他抬眼看去,就看到阿阮带笑的双眼,她嘴里也叼了一支烟,说:“我感觉你现在应该需要这个东西,来一支吗?”

    陆以晟凝了她一眼,然后拿过她手中的烟,说:“没看出来,你竟然也抽烟。”

    阿阮两只纤细的手指捏住烟头,然后熟练的吞云吐雾,她的容貌在月光下有种近乎妖异的美,她挑眉道:“怎么?在你眼中,女人抽烟是不是罪无可赦了?”

    陆以晟将烟放在嘴上,说:“我可没那么说过,只是跟我接触的女性里面,没有会抽烟的。”

    “哈哈,跟你接触的都是名门淑媛吧,那些千金小姐要矜持,要典雅,怎么能做这么没品的事?”阿阮言语间有种说不出的调侃,陆以晟看了她一眼,说:“有火吗?”

    阿阮闻言,直接把头伸过去,两只烟交接在一起,两人都深吸了一口气,陆以晟的烟就被点燃了。

    他深吸了一口,吐出烟晕,紧绷的神经瞬间得到了释放。

    他问,“你怎么会有烟?”

    阿阮说:“最初来岛上的时候,我带过来的,不过数量有限,在岛上也是非常稀罕的玩意儿,只有立了功的人才能分到。”

    陆以晟一听,笑道:“那你现在是以权谋私吗?”

    阿阮“啧”了一声,用手肘撞了陆以晟一下,说:“你怎么说话的?在你心中,我是个以权谋私的人吗?”

    陆以晟保持沉默。

    阿阮撇嘴道:“你这人还真是过分,竟然这么想我,这都是我应得的,不过一直没抽罢了,好不容易分一支给你,没想到你还这么想我,把烟还给我!”

    说着,阿阮就想要将烟夺走,但是陆以晟的速度比她更快,他将烟拿开,然后吐了一口烟,喷了阿阮一脸。

    “咳咳咳……”

    阿阮猝不及防,被呛到了,发出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她眼泪花都冒出来了,气急败坏地瞪着陆以晟,可陆以晟却笑了出来,就像是干坏事得逞的孩子,有种得意的感觉。

    阿阮也不是真的想要夺走他的烟,都被抽过了,她可不想抽二手烟,她呼了口气,转移话题,“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把真相说出来,陆以晟,我对你改观了。”

    陆以晟说:“在你眼中,我就是那么卑鄙的人?”

    阿阮耸肩,“你不是喜欢小夜嘛,如果你不把真相说出来,他们两个很难再复合,你说不定真的会有机会代替那个男人,跟小夜走在一起,但是你却把真相说出来了,这不是在可以撮合他们两个吗?”

    “我不屑做那么卑鄙的事。”

    陆以晟高傲道。

    阿阮心里一咯噔,她抿了抿唇,忽然笑道:“你真的跟我见过的那些贵族很不一样,你太正直了,如果是我,肯定做不到你这样的坦荡。”

    她现在又何尝不是知道陆以晟伤心才刻意接近他?

    说起来,阿阮现在也是趁虚而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