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60章 发现端倪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第260章 发现端倪第(1/2)页

    天:

    第260章 发现端倪

    “这棵连理树有上千年了吧。”

    君子诺看着根系交错纵横的大树,以及上面挂着的缎带,指着问:“这些缎带是怎么回事?上面好像有字……”

    “这棵连理树是南国有名的姻缘树,据说只要在树上挂上写着心爱人的名字的缎带,就会被掌管姻缘的神祝福,这辈子都会在一起。”

    蓝晴走到君子诺身边,突然将一个鸭舌帽戴在他的头上。

    君子诺一愣,错愕地看向她,眼中带着不解,蓝晴双手背在身后,微弯着腰,偏着脑袋对他笑,低声说道:“你不是担心别人认出你吗?带上这个,大家就看不清楚你的脸了。”

    君子诺闻言,哭笑不得,他看着头上的帽子,寻思道:“大晚上带个鸭舌帽,大家不会觉得我更怪然后多看我几眼吗?”

    “额……”

    蓝晴一听,深以为然,“这倒也是……”

    她有些失望地将君子诺头上的帽子摘下来,低声喃喃道:“哎,我还花了20几块钱呢。”

    对她这种无业游民,每一块钱都要分成两块钱来用。

    20几块钱已经是巨款了。

    君子诺侧目看向蓝晴,见她盯着帽子发出感慨,敛眸细思片刻,然后将蓝晴手上的帽子夺回来,又戴在自己头上。

    蓝晴诧异道:“你干什么?”

    君子诺将帽檐压低了一下,将他的大半张脸都遮挡住,说:“其实想想,戴上帽子要跟保险一点,就算觉得奇怪多看几眼,看不到脸也没问题。”

    其实是不想让她难堪吧?

    蓝晴发现君子诺真的很会替人着想。

    处处细心的男人,试问谁会不喜欢?君子夜,你可千万别死啊。

    她真不想在看到这个男人因为君子夜的死露出痛苦的表情了,因为看到他难过,会有种心碎的感觉。

    很多年轻男女结伴走到连理树面前,将写有名字的缎带一起挂上去。

    蓝晴问:“呐,君先生,你相信这个世上有姻缘吗?”

    “有。”

    君子诺笃定道,他走近连理树,说:“我跟小夜,就是命中注定会相遇的。”

    真是句句不离小夜啊……

    蓝晴心里默默吐槽。

    她叹了口气,颇为惆怅道:“哎,也不知道我的真命天子什么时候能遇到,他该不会还在娘胎里吧?”

    “呵呵。”

    君子诺不禁笑出声,“你还年轻,慢慢找,只要缘分到了,一定能遇到。”

    “这都是空话,别安慰我。”

    她除了一张脸,和一点点防身术,什么都不会,可比不上那位被夸得天花乱坠的“君子夜”,更找不到像君子诺这样优秀的男人。

    君子夜却正色道:“我是认真的。”

    “哦?”

    “你比你想象中的更加优秀,只是缺少一个展现自己的契机,尝试着与人交流,说不定那些人当中就有你的真命天子。”

    “真的?”

    君子诺风度翩翩地一笑,“我从不说假话。”

    蓝晴凝着他,看了许久,忽然笑起来,“那好,我就信你一次,你等等,我去买缎带。”

    君子诺站在原定,等着蓝晴买来缎带。

    “你也要挂缎带?”

    蓝晴挑眉,反问,“怎么?我就不能挂缎带?”

    “不是。”君子诺摇头笑道:“不是说只有两情相悦的男女才挂上去,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也能挂!”

    蓝晴将一条缎带用马克笔写上自己的名字,另一条缎带空着,然后将其打了一个结,说:“我先排个队,等找到真命天子那天,我再带他来一次,把他的名字写上去,到时候就能让姻缘之神祝福我们了,我是不是很机智。”

    君子诺笑道:“嗯。”

    蓝晴走到连理树面前,左右环顾,寻找最适合挂缎带的位置,她相中了某处,可是身高却是硬伤,她垫着脚想要将缎带挂上去,可始终够不着。

    君子诺走过去,将她手中的缎带拿过,说:“我帮你吧。”

    他比蓝晴高出了一个头,对蓝晴来说很吃力的高度对他而言轻轻松松,看到君子诺轻轻松松将缎带挂上去,蓝晴突然伸出手,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

    君子诺不知道她在干什么,问:“怎么了?”

    蓝晴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他,比划着,说:“我才发现你很高啊,你是不是快两米了?”

    君子诺哭笑不得,“我还差了些,一米八九吧。”

    “好高!”

    蓝晴笑吟吟道:“听说高大的男人能给女人安全感。”

    “或许吧。”

    君子诺笑笑,他眼角的余光无意识地瞥到某条缎带上,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那是赫连城跟小夜的缎带。

    上面写着赫连城,时夜。

    当初,赫连城作弊吧缎带挂在最上面,结果被大风吹了下来,第二天工作人员看到地上的缎带,就好心又把缎带给绑回去,却变成了最低的位置。

    “怎么了?”

    蓝晴循着君子诺的视线看过去,也看到赫连城的缎带,她不禁感慨,“不会吧,赫连城?该不会是帝都的那个赫连城吧?我听说他是有名的花花公子来着……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不过,在帝国,谁敢跟赫连城取相同的名字?

    应该是恶作剧。

    君子诺看到赫连城三个字时,突然想到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