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少专宠小萌妻 第245章 那个男人,是谁?

时间:2018-04-19作者:茶花树

    第245章 那个男人,是谁?第(1/2)页

    天:

    第245章 那个男人,是谁?

    小夜掉入海中,眼前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

    那个人是谁,她不记得,也想不起对方的容貌,眼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好像有个男人朝她伸出手,胸口好像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痛苦得几乎让人窒息。

    被冰冷的海水包裹,水倒灌如口鼻中,她猛地惊醒过来,然后朝海面游去,就看到赫连城跟陆以晟也跳了下来,正往她这边游过来。

    “小家伙!”

    “时夜!”

    两个男人同时出声,然后又狠瞪着对方,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小夜看到他们,还有些恍惚,脸上写着迷茫。

    赫连城跟陆以晟一人握住小夜的一只手,朝着相反的方向拉。

    “松手!”

    赫连城的双眼中迸射出一道摄人的锋芒,似乎要将陆以晟千刀万剐,他泡在水中,海水似乎都要被他的怒焰煮沸。

    陆以晟紧紧握住小夜的手腕,沉静以对,“该松手的人是你!”

    两人四目相对,空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小夜被他们扯疼了,也没心思想脑子里突然闪现的画面,她无奈道:“两位大哥,你们想在海水里泡着请随意,但是别带上我行不?大冬天的我很冷!”

    陆以晟一愣,赫连城趁机将小夜的手拽回来,然后带着小夜往反方向游,小夜也没反抗,陆以晟见小夜顺从地跟着赫连城离开,眼底闪过一抹失望。

    救生船被放下,三人成功获救。

    小夜身上披上了厚厚的毛毯。

    白宁宁立刻假惺惺地跑过来,红着眼睛道:“小夜对不起,刚才我没稳住脚,就扑了上来,把你撞到海里,对不起对不起……”

    她先发制人,不给小夜告发的机会。

    小夜的发梢还在滴水,脸色也褪去了以往健康的红晕,变得惨白,她见白宁宁这副作态,不禁挑眉。

    她没想到白宁宁演起戏来跟江诗曼有得一拼,“你刚才不是还让我去死吗?怎么现在就变成不小心扑上来的?”

    赫连城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万分,他冷睨着白宁宁,唇角带着一抹嗜血的笑意,“白宁宁,自己跳下去还是少爷叫人把你丢下去?”

    白宁宁大惊,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她可怜兮兮地看向小夜,惊愕道:“小夜,你为什么要诬陷我?我真的是无心的,刚才游轮倾斜我收不住脚,你怎么能说我是故意的?”

    刚才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赫连城跟陆以晟的打斗上,也没注意到白宁宁的小动作,也是靠着这一点,白宁宁才敢在这儿有恃无恐。

    小夜被白宁宁的无耻给震惊了。

    这等颠倒黑白的本事,真是让她望尘莫及。

    小夜心乱如麻,懒得计较,“白小姐你赢了,你说是不小心就不小心吧,反正我无权无势也斗不过你,白小姐就算杀了我也是轻而易举的话。”

    白宁宁脸色惨白,目光闪躲,“小夜,你胡说什么?我本来就是不小心。”

    小夜微笑,“我就是说你不小心,何必再解释。”

    “但是你的口吻根本就不相信!”

    白宁宁反驳。

    小夜翻了额白眼。

    赫连城这时开口,“这件事到此为止。”

    白宁宁还装作委屈的模样,她跑到赫连城面前,说:“城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小夜误会我了。”

    赫连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白宁宁,你心里清楚得很,别不识趣。”

    白宁宁被赫连城的目光吓得一抖,她缩了缩脖子,声音低了几分,道:“我真的是不小心……”

    这时,萧涧走过来。

    “哥,先去客房换件衣服吧。”

    “不必了,我们现在就回去。”赫连城轻拍了一下萧涧的肩膀,道:“你的生日搅黄了,下次哥送你一份赔礼,小家伙,我们走。”

    小夜心不在焉地被赫连城拖着,白宁宁见状,也急忙赶上来,“城哥哥,我也跟你们一起……”

    赫连城回头,笑得冷冽。

    “好啊,咱们一起。”

    白宁宁被赫连城的笑容给吓得双腿一哆嗦,想起刚才赫连城还说要把她丢海里去,要是单独跟他们在一起,指不定要遭殃。

    “不,不用了。”

    她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赫连城冷笑,“说跟着一起走是你,不走还是你,白宁宁,你可真够矫情。”

    围观的宾客深以为然。

    白宁宁脸色刷白,她哆哆嗦嗦地看向赫连城,委屈道:“城哥哥……”

    赫连城却不再看她,转身拉着小夜离去。

    小夜从陆以晟身边擦身而过,因为心里在想事情,也没注意到他,陆以晟看到小夜冷淡的模样,以为她因为自己的告白开始厌恶他,脸色白了白。

    赫连城将其看在眼里,他颇有些得意,停下来,对小夜道:“小家伙,怎么不跟人打声招呼?”

    “啊?”

    小夜回过神,抬眼看到陆以晟,有些敷衍地打招呼,“陆以晟再见。”

    说完,又被赫连城拉着离开。

    陆以晟像是被定在了原地,任凭下属让他赶紧回屋换衣服,可是他依旧一动不动的,好像变成了木桩。

    海风很冷,陆以晟的心也更冷。

    夏暖知道陆以晟喜欢小夜,很可惜,他还不懂如何表达自己,小夜身边又有个强势霸道到极点的赫连城,只能感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游艇上。

    小夜过着毛毯,心不在焉地看着游艇划过后激起的
小说推荐